小说:毁灭(38)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37

寒假期间丽丽没有来玩,小诗却接到传达室的一封信,丽丽在信上说:“可爱的小诗,我们再不能做朋友了。我已经不写诗歌了。再见!”像是绝交信,结尾时,画了一个‘心’,落笔一个‘丽’字。小诗赶到丽丽家,正是春节期间,铁将军把门,一片清冷。寒假结束前,妈妈带两个妹妹回来了,爸爸下乡也回来了。新学期开学一个星期了,丽丽都没有到校。这天妈妈下班回来,说丽丽爸爸死了,都吃了一惊,不敢相信。

小诗跟妈妈到了丽丽家。家里号哭一片,丽丽爸爸已经老家亲戚帮助换了寿衣,丽丽妈妈正跪在地上呼天抢地,“孩子爸爸啊,你怎么就扔下我们走了啊!?”丽丽站在门边,穿了白色孝衣,正在小声抽泣。妈妈劝说了一阵,丽丽妈妈说,他爸爸去年底大吐血送的医院,今年春节前就走了,借了很多钱,不知今后怎么还,说罢又是号啕大哭。妈妈和老家亲戚都在旁安慰,爸爸也约了庞叔叔赶来,痛惜不已。丽丽妈妈说连晚就要送葬,板车都准备好了。爸爸问准备葬在哪里,丽丽妈妈说就葬在湖山公园不远的老家。小诗说我也要去,妈妈说明天你还要上学,就不要去了。爸爸和妈妈商量了一下,就掏了20元钱给丽丽妈妈。老家的亲戚已经把丽丽爸爸抬上了板车,丽丽跟着妈妈,走在板车后面。小诗一肚子的不情愿,跟着妈妈回家,看着小板车拉出巷口,一行人向西慢慢走去。小诗到了家,从自己的百宝箱里倒出所有的存钱,有5毛6分圪子钱,全部揣进荷包,紧了紧小棉袄,背上书包,趁全家人听收音机时,悄悄打开门,溜了出去,飞腿就向公共汽车站跑。

上了公共汽车,他一路就向右手路边望,在大西门这一站时,看见了丽丽妈妈一行人。他在前一站下了车,就向板车奔去。他一跑到板车前,丽丽一声不响就扑到他怀里了。一路黑黢黢的,小诗就帮着在后面推。上了大坡,一点灯光都没有。走了两个多小时,到了湖山脚下,丽丽指指那一片黑咕咙咚的房子说,那就是蚕种厂。又走了一个多小时,到了一片坡地,走进小路,看到一些草房。丽丽说老家到了。老家人点亮了油灯,全家人又是号啕大哭,吃了一碗山芋稀饭,就出来在老坟场中选择了一块地,开始挖坑。小诗帮着把齐叔叔抬起来,一起抬到坑边,放在一张芦席里,丽丽和妈妈就扑上去,抱住大哭。众人劝开,用芦席裹起来,放进坑里。丽丽和老家人就往里撒了很多采来的野花,丽丽妈妈朝坑里放进一双碗筷,已经哭得摊在地上。丽丽把自己的小诗本放进去,就跪在地上哭。老家人赶快把她扶起来,又哭得摊在怀里。小诗从自己书包里拿出那张写的‘路灯’的诗和自己抄写的丽丽爸爸的那首诗,最后看了一眼:

有些鸟是不能被关在笼子里的
它们的羽翅太辉煌了

一根翎毛曾飘落
我的病床带着歌声

放进坑里,又放了那只小瓷鸟,想了想,又放了几分钱进去,也放声大哭起来。老家人又把板车上带的枕头和鞋子拿来,丽丽妈妈把枕头放在齐叔叔头下,丽丽把鞋子放在脚边,两人就跪在坑边大哭……老家人就开始用锹填土,看看一座坟头出来了,天也就麻麻亮了。才看清这一带净是坟头,莽莽苍苍地竟看不到边,令人簌惊!丽丽在坟头上插上了一块纸牌子,上面是自己写的“爸爸千古”,又把自己用毛笔写的爸爸生前最喜欢的《采果集》那一段诗句的长纸带缠绕在坟包,那纸带就在晨风中飘飘忽忽地飞扬起来:

我年轻时的生命犹如一朵鲜花,当和煦的春风来到她门口乞求之时,她从充裕的花瓣中慷慨地解下一片两片,从未感觉到这是损失。现在青春已逝,我的生命犹如一颗果实,已经无物分让,只等著彻底地奉献自己,连同沈甸甸的甜蜜。

丽丽已经点着一炷香,哭着跪在坟前……丽丽妈妈点着了纸……

世界啊,我能让你快乐一些吗?小诗张开双臂,仰望苍天,真想大哭一场!

小诗趁亮往回赶,哀哭嚎啕还在声声传来……竟一头撞到一座坟包上,一看碑牌上写着“瞎婆婆恩仪永存——猫娃立”,坟前还堆著山芋供果,焚香缭绕……定定睛,猫娃来过这里吗?他急忙循小路向前奔去,只见一条通往山区去的荒凉的路,追了一截,远远的有些猫狗在晃动……哪里觅得到人影!折回头找著了路,等长途车到,上车赶到学校,也才8点钟,正赶上课。眼前老是浮现齐叔叔的面容,浮现丽丽插在爸爸坟头那块牌子上的“爸爸千古”……数学和语文课都没听,一上午恍恍惚惚,连冬冬喊他上广播室都没听见。到中午时,美术课华老师饭都没吃,就送小诗回家,冬冬也一路到了小诗家。爸爸妈妈赶快把华老师迎进门,“我们猜到小诗昨天晚上……”就告诉老师丽丽爸爸去世的消息,又问小诗,果然小诗昨晚跟到下葬地点去了。华老师听了就连连惋惜,说要到丽丽爸爸单位去看看,寒暄了几句就走了。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寒假的时候,爸爸再一次背着行李扛着伞,随工作队下乡。妈妈带两个妹妹回乡下的老家,临走时,留够了粮食和买菜钱,交代了安全事项,把小诗托付给自己在省城上学的大学生亲戚。小诗在妈妈走的第二天,就被接到了大学。
  • 雪地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人,铐着手,衣杉肮脏褴褛,目视前方,蹒跚地拖着‘趿拉趿拉’的镣链声,红血流了一路,脚踝上脚镣磨擦的部位新痂溃烂,露出殷红的血肉,鲜血正慢慢汨出,染红了脚镣,流到雪地上的脚印里,很快融进了白雪,化为泥浆的赭黑。
  • 一连几天,小诗在学校都躲著丽丽。他想着那天在文化馆墙上的一幕,心里有一种复杂而怪异的感觉,总觉得对丽丽有一种负罪感。
  • 两天前学校组织参观博物馆的阶级教育展览,中午时交待了下午回家做作文,就放学回家了。小诗到了家,吃了饭,爸爸就说下午要到文化馆去看彩排,有一台新戏要公演了。小诗就跟爸爸一起上文化馆。
  • “志刚!”小诗在一楼过道的一间屋门上敲。门开了,志刚正在画架上为那幅‘农村拉碾图’加线条,小诗进了屋,从书包里取出雷开夫的画像,志刚看了一下,觉得脸部阴影部分比原先好多了,小诗又拿出一张雷开夫在小店门口穿风衣讲演的素描画,粗粗的几根线条,已经勾勒出主要动态。
  • “小诗!小诗!”小诗正在家里中间屋子里画素描,他刚从画夹上取下自己根据记忆画出的雷开夫像,换上另一张纸,有人敲窗子。是新认识的同学吴志刚。志刚家在不远的市委宿舍,父母亲在市委上班。
  • 三天劳动结束,学校里又欢声笑语,书声朗朗,校高音喇叭响起‘社会主义好’的歌声——“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好,社会主义国家人民地位高……”,“……我国人民……革命形势大好……物质变精神,精神变物质……资本主义社会日薄西山、日暮途穷……”这天,小诗念完了广播稿,背上书包上范冬冬家去。
  • 这几天课外活动时,学校安排广播室读忆苦思甜的文章。下午小诗又来到广播室。任芳大姐姐拿着一本书,找出一段让他念,是夏衍的《包身工》,小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念这篇。念完了一段,大姐姐就拿出一张通知,小诗念完后自己也知道了,原来是要全校同学参加从明天开始三天的农村劳动……
  • 今天上午课间操时,小诗到了校广播室,两个高中女同学让他先熟悉一下设备的使用,打开收音机,接通扩大机,话筒和唱机的连接,了解一点广播朗诵的要求,小诗傻呼呼的,大家都喜欢,就让他读一篇文章,小诗一开口念,两个高中女同学就说好。
  •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校广播站传出雄壮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歌曲声,小诗正在操场上玩。“初一3班的吕小诗……”有人在喊。新学期第一堂体育课是体能测验。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