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桃花潭水深千尺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画坏了的作品,冲刷之后,发现浸渍入画纸的残存颜料,颇可利用,于是等它干到适当的程度时,细心收拾、修整并添枝加叶就成了!

左右两道舒卷的烟岚和自上而下断断续续的泉水,不但增加了动感,同时也破除了颜色与画面的单调,加上斜刺里探头的桃花与缤纷的落英,凝聚了观赏者的目光,呈现出:“……桃花潭水深千尺,不及汪伦送我情。”(李白——赠汪伦)的意境!

“君子之交淡如水”,确实如此!平时天各一方,随着年龄的增长、阅历的堆叠,个个多半已能做到淡然处事,古井不波!可是偶尔身边良朋一通温情的电话,或远方好友薄薄一纸的安慰,那淡淡的情谊和浓浓的关注,霎时溶进你尘封已久、平静无波的心湖,激起浅浅的圈圈涟漪,慢慢变大,缓缓扩散……,引发你的思绪落向逝去的过往,挑起你脑海中涓滴不止的怀旧泉源!

一成不变的轨道,千篇一律的日子,平淡中掺杂的寂寞,枯燥里时有的忙乱,对于年长的人来说是可怕的!因此隔段时间的同学小聚或突如其来的好友碰面,那些许的关怀、几句的问候,经常会像轻掠水面的微风,将倒影搅得曲曲折折的;就像那泡茶时,温温的水汽往出冒、淡淡的茶香四处飘!薄如轻雾、缓似烟岚的友情,将你温暖的环绕、拥抱……

桃花潭水深千尺。(杨纪代 提供)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三、两农舍掩映在绿篁里,透著红尘外独有的遗世气息。

    溪边一丛修竹,挺拔高耸,试着想打破平行构图的呆板,只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慵懒散步的白云,发现了这一溪湛蓝,兴奋得散成一团团的小棉花球,调皮的斜冲过来一探究竟!

    静静的流水,开心的把他们毫无保留的映照反射出来,成了“一溪流水水流云”。

  • 每当离家在外、失意疲惫时;每当身陷困境、无法自处时;或者感到徬徨无助、孤苦无依、心情极度沮丧时,几乎所有的人,最初浮上心版的影像是“家”!首先想到的念头是“回家”!似乎“家”具有无法言喻的超能力!能抚慰你心灵的伤痕;能包容你错误的抉择;能温暖你冰封的心房;能纾解你僵硬的脊柱。
  • 马致远的这首〈天净沙〉可说是元曲中的绝唱,凡是看过的人,几乎没有不说好的,至于它究竟好在哪里,则又众说纷纭。那是因为各人所站的角度不同,欣赏的眼光不一,内心的感受迥异的缘故,才使得“秋思”被推崇得如此的完美、突出而无瑕疵。
  • 繁华过后,只剩峥嵘姿态,请别为我叹息!那只不过是为洗净自己,来年好换上春装!

    落叶尽逝,只余残枝秃干,不要为我惋惜!那只不过是按著自然规律,转眼又成新林!

    别视我为寒林!别认为这儿萧瑟!每一根树枝都诉说着一季的风华!每一株树干都有着不同的故事!

  • 于是枯木开始萌芽、抽条、长枝;藤蔓趁机攀爬、缠绕、拥抱;那嫩叶儿也四处争着推挤、探看、亮相!一对鸟雀儿乐呵呵的飞来报喜;“快来瞧瞧!枯木逢春啰!它重新活过来啦!它开始了美好的未来!它获得了‘新生’!”
  • 也曾瞥见蛱蝶的双翅、蜜蜂的奔忙;也曾听闻啁啾的鸟语、四散的花香;在在昭告著“春神”对大自然的展现!但为何我生命中的春天,仍是如此的溟濛不清?
  • 这橙红色调,是我的最爱,更经常使用,虽然难免让人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凄美感受,但走过了波涛汹涌,经历了恶浪疾风,如今拥有的只是轻缓的脚步与澹然的心胸,知道那余霞散绮的时刻,再怎么绚丽夺目,也终将被迅卷而至的夜幕吞噬!
  • 人一出生,即一步步朝向终点迈进,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拥有的权利!在这过程中,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戴上不同的面具,来不及摘下又戴上一副,越戴越多,多到找不着真实的自己了,午夜梦回,涌上心头的总是:“是否在心底深处有个纯真的你?是否在灵魂底部有个初始的我?能否找到?何处寻觅?……”这红尘俗世中,连“真我”都难保有,更遑论存留记忆、前瞻“永恒”了!
  • 这是张首展作品,特别受到我的青睐。尽管笔触不够成熟,构图不那么完美,但可是标准的水彩渲染画,也就是所谓的“高湿度画法”、“湿中湿画法”。
  • 这是张黄昏的田园景观。那天空七彩斑烂的晚霞,是经过多次上色的特殊处理;那远林、农舍、田野在暮色苍茫里,呈现著一天劳动之后的轻快与恬适。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