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46)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45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同学们,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天下的兴亡!”舞台上整齐的队列里正发出悲壮的歌声……

五四青年节到了。学校举行了盛大的庆祝活动,这天下午,礼堂两边红旗列队,标语排陈,小诗的广播室里,布线安灯,准备完毕。舞台上鲜花布景,灯光通明。领导致辞后,文艺演出正式开始。两百名高中大同学站在舞台上,引颈高歌,双声部轮唱,大合唱,海潮般声浪此起彼伏……小诗眼前浮现出100多年来民族屈辱史和自强史,1840年鸦片战争的炮舰,林则徐虎门销烟的浓云,三元里抗英的斗笠和棍棒……1842年屈辱的南京条约,1858年第二次鸦片战争,火烧圆明园……1890年的康梁变法、1895年的戊戌政变……陈天华的《吁天录》和慨然赴海、邹容的‘革命军马前卒’、秋瑾的‘秋风秋雨愁煞人’……“五千年未有之变局,三千年未有之强敌”……1898年的义和团运动,竟然迷信地用辫子和粪尿同荷枪实弹的八国联军对抗——他想起1644年满族人入关后华夏民族脑后新蓄的猪尾巴……1904年发生在旅顺口的日俄战争,清朝政府竟然保持中立……辛亥革命的武昌起义……1919年的五月四号,北京大学的青年们走上街头,高呼“外抗强敌,内惩国贼”的爱国口号……北伐战争……八年抗战……小小的日本居然打进中国长达8年……中国知识分子——中国的良心和脊骨——剖骨捧心,登高一呼:“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刻,每个人都被迫地发出最后的吼声!起来!起来!起来!用我们的血肉筑成我们新的长城!起来!起来!起来!我们万众一心,冒着敌人的炮火,前进!前进!前进进!”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同学们,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天下的兴亡!”

《毕业歌》的雄壮旋律再次响起来了,小诗握著冬冬的手,热泪盈眶,感到冬冬的手紧紧捏著自己……他仿佛走在五四青年的行列中,走在白发苍苍的老教授队列中,走在社会道德良心的新闻记者的队伍中,走在各界知识分子的队伍中,走在贫苦市民百姓的队伍中,走在标语横幅的队伍中,走在“打倒列强!”“打倒卖国政府!”“科学、民主”口号的声浪中……

歌声中,一位毕业班高中大同学庄重地走上前台,拿起话筒讲话:“亲爱的母校,亲爱的老师,亲爱的同学们,我们就要离开你们,走上新的生活之路。有的将进入高等学府,继续高擎人类心灵智慧灯塔之火的深造;有的将走上就业之路,寻求生活真理和造福社会大众……再见了!6年的母校,再见了!校园的灯光,再见了!校园的白杨……”一种别离的悲壮情怀环绕着礼堂,回荡在歌声之中……初中部三年级穿插演唱了一首‘游击队歌’后,校演出队表演了苏联歌曲《伏尔加河上的纤夫》,这是在省歌舞团老师坚持下排的节目。舞台上灯光一暗,传来了沉重有力的号子声:“哎嗨哟霍!哎嗨哟霍!齐心协力,我们向前拉!哎嗨哟霍!哎嗨哟霍!我们沿着伏尔加河,河水滔滔深又阔!嗨嗒嗒嗨嗒!嗨嗒嗒嗨嗒!伏尔加!伏尔加!母亲河!哎嗨哟霍!哎嗨哟霍!向着太阳我们唱起歌!哎嗨哟霍!哎嗨哟霍!……-”歌声深沉辽阔,表现了人类追求光明的伟大坚毅,全场爆发出热烈的掌声,小诗再次为苏联的艺术所折服,心中感慨万端!在旋律的进行中,看到了纤夫队伍中的中华民族,看到了猫娃……

换场的时候,一位毕业班大同学悄然出现在台前,以悲凉的嗓音唱起了一首抗战歌曲:

“哪一个山上没有树,
哪一个田里没有瓜,
要想打鬼子,
咱就顾不了她”

大同学仪表堂堂,身材伟岸,穿一身中式长袍,戴着眼镜,脖子上披一条长围巾,装束得像五四青年一样,一开口唱,台下就有女同学哭起来了。音声传情,俨然燕赵悲歌,唱第二遍的时候,台下已哭声一片。小诗热泪盈眶,又是一首好歌啊,看着台前那些毕业班大同学,真敬佩得不得了,他们都是中华民族的优秀人材!

大幕徐徐合上。舞台上传来了深沉悲切的朗诵声:

“朋友,你到过黄河吗?你渡过黄河吗?你还记得河上的船夫拼着性命和惊涛搏战的声音吗?如果你已经忘掉的话,那么,你听吧!”大幕拉开,灯光突然变暗,背景一亮,出现了千沟万豁的黄土高原——像中华民族衰老复杂的脑剖面,也像苦难中国的缩影。

小诗的广播室里传出“黄河船夫曲”的旋律。舞台上,巨大的黄河背景下,一队队纤夫佝偻著腰在滚滚波涛的黄河边奋力地拉着……小诗仿佛看到成千上万的中国知识分子齐心戮力在黢漆黑夜里躬腰搭背拉着——拉着中华民族的大船,拉着中华民族的明天,拉着中华民族的太阳!

这是高中部大同学在省歌舞团老师指导下编排的歌舞剧《黄河》。

灯光再一变,黄河从昆仑冰雪中冲奔而出,向东一去,顿成万里金龙,龙鳞万点,金光万丈……一段朗诵词后,响起了雄伟嘹亮的《黄河颂》:

我站在高山之巅,望黄河滚滚,奔向东南。
金滔澎湃,掀起万丈狂澜;浊流宛转,结成九曲连环。
从昆仑山下,奔向黄海之边,把中原大地,劈成南北两面。

啊,黄河,你是中华民族的摇篮,五千年的古国文化,从你这儿发源;多少英雄的故事,在你的周围扮演。

啊,黄河,你是伟大坚强,像一个巨人,出现在亚洲平原之上,用你那英雄的体魄,组成我们中华民族的屏障。

啊,黄河,你一泄万丈,浩浩荡荡,向南北两岸伸出千万条铁的臂膀,我们民族的伟大精神将要在你的哺育下发扬滋长。

我们祖国的英雄儿女将要学习你的榜样,像你一样的伟大坚强!

小诗再一次听到了《黄河颂》,他热血沸腾,心潮彭湃!

“但是,中华民族的儿女啊,绝不能像猪羊一样任人宰割,我们抱定了必死的决心,保卫家乡!保卫黄河!保卫全中国!”

《保卫黄河》的歌声像接天巨浪般汹涌而来,回荡在校园上空。

小诗感到自己也像怒吼的黄河,发出了战斗的警号!也像高中毕业班的大同学一样,明天要成为社会的栋梁,要像千千万万的知识分子一样,和人民大众一起,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在庆祝演出结束的时候,全校师生一齐高唱起《毕业歌》,那悲壮激昂的旋律再一次回响在礼堂上空:“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巨浪,巨浪,不断地增长!同学们,同学们,快拿出力量,担负起天下的兴亡!”每个人眼里都滚动着激动的浪花,每个人心里都默念著:“为祖国献身吧,中国青年!”

小诗和冬冬在散会的舞台上收拾器材,冬冬激动地说:“我感到今天有了和五四青年一样的情怀,像北伐青年一样的壮怀激烈,慷慨激昂,如果有可能,我也要像先辈一样马革裹尸,战死疆场!”一旁收拾道具的女同学谈论了一阵参加演出的感受,又开始说长论短,议论史老师,好像神经病是世界主题——2班的姚燕燕说:“……文工团有人捡举,说她爱穿奇装异服,穿高跟皮鞋……爱打扮,擦口红……追求资本主义生活方式,小资产阶级情调……”冬冬说:“史老师是好人,你们不要乱说啊!”1班的钱方说:“我们知道史老师是好人,冬冬你将来和史老师是一样的。”冬冬说:“一样就一样,史老师不过是受了刺激,也可能她生不逢时,投错了时代!”2班的秦小华就说:“有人还说她生活糜烂,作风不好。”“就是女流氓,乱搞男女关系!”旁边的乔莲莲加了一句:“还唱黄色歌曲……”“什么叫黄色歌曲?哼!”七嘴八舌,九状不离原词。“那些软绵绵的呗!像什么‘天仙配’啊,‘敖包相会’啊,‘花儿为什么这样鲜’啊……总之,是讲爱的歌曲……”“是‘花儿为什么这样红’,象征著春天和爱情……”女同学议论纷纷,一讲到‘爱’,立刻北风扑面。“我不要爱情,那都是资产阶级的东西……”4班的伍小莉说。冬冬就说:“我就要爱情,爱情是人类最美好的正常感情,和我们的爱国感情一样珍贵可爱!”马上就有人冷嘲道:“冬冬是大美人,国色天香,仙姿玉骨,当然有爱情,不像我们普通人……”,乔莲莲说:“要那么漂亮干什么,普普通通不是很好吗。我妈妈说,‘丑是家中宝,俊人惹烦恼。’”另一个女同学睃了一眼冬冬,跟着说:“‘要得人前站,还是俊的好喔’!”

“冬冬一定有人了,你看她脸上的颜色……”,“她和小诗俩人……你看小诗成天那个疯疯癫癫的……中国脚西国腰……嘻!”,女同学相互小声“扑哧”笑咬耳朵……“抬头老婆低头汉……”又有人不怀好意地臭了一句。

女同学议论的时候,小诗躲在广播室里收拾东西,他实在不敢听同学对史老师的议论。“史老师,我……”心情复杂无比,他想起了小学时候第一次见到史老师的情景-……无法说清自己对史老师的感情,只是想,史老师爱漂亮,难道是罪过吗?“我们要打倒资产阶级爱情!”舞台上又传来议论声,“现在是无产阶级专政,要讲革命理想,不要卿卿我我,哭哭啼啼,小资产阶级情调!”左派女同学已经占了上风。冬冬毫不松劲,寸步不让:“你们怎么批判,我都不认为史老师有错!”正在说话时,突然有学生会同学慌里慌张地跑进来:“你们这有没有二年级的同学?初二(3)班的铁禹剑和鹿薇薇私奔了!家长三天没看到他们回家,找到学校来啦!”“哧溜”一声,像脚底抹了油,女同学都跑出去看风景了。铁禹剑和鹿薇薇是二年级里最漂亮的一对学生,他俩的早恋在大一点的同学中早已不是秘密,经常逃课约会,也多次受到老师和学校的批评,不过走到今天这一步是谁都料不到的。“小诗!”冬冬在门口喊,小诗把头伸出来。“还在躲啊,没有事了。我们回家吧!”冬冬像个大姐姐一样地说。

“冬冬,你说,同学们的爱国主义,中国的民族主义,会不会受到误导和利用?”走在校园白杨树下的小路上,小诗想起了自己以前在墙头听到那边知识分子的议论,想起了那本南斯拉夫理论家吉拉斯(MilovanDjilas)的《新阶级:共产主义制度分析》书中的一些言论……自己还没有系统的认识,仅仅是猜测或预感而已。

“这……”冬冬一下子没词了。

小诗脑海里突然跳出一个概念:共产主义就是暴力专政,民族主义就是恐怖主义——他的脸被校园门口灯光下的大旗映红了。

夜幕慢慢降临了。校门口正向外涌出放学回家的人流。同学们群情激昂,有的还唱着今天听到的革命歌曲,更多的人高声议论着人类革命……大街上灯光通明,人来人往,脸上都洋溢着兴奋激动。已经进入五月初夏,天气似乎有点早热,百年屈辱的悲愤感正在燃烧,苦难民族的不屈感正在蒸腾,古老华夏的崛起感正在膨发——烦恼、怅惘、渴望正在寻求突破口,愤怒、焦躁、急切正在积聚爆发点,爱国主义正在被精心地编织,民族主义正在被巧妙地引导……一切能量都在等待,等待那临界点……

冬冬和小诗走在长江路上,小诗不要送,冬冬执意要送。在长江饭店巨大的标语牌下,冬冬拉了小诗一下,小诗站住了,看到了一双含情脉脉的眼睛。冬冬看着小诗,突然搂住了他的脖子……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五四青年节就要到了。学校开始了各项宣传活动,校墙报贴出了一张题为:“五四运动的方向就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方向”的文章,是高中同学写的,语词已经很激烈,“要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方向,向帝修反展开彻底斗争,红旗插遍五洲,将革命进行到底”等等……。
  • 清明这一天,妈妈早早起来,热了早饭,伺候丽丽起床,帮丽丽洗了脸;看丽丽脸都瘦了一圈,就心疼;又帮丽丽梳了头,扎了小辫,又给丽丽换上她爸爸平时最喜欢的绿花紧身小夹袄,辫子上系了两朵小白花,带上供果——昨晚蒸的白面馒头、三个小苹果,寿纸香炷,俩人步行回老家上坟。
  • 再说这天蚕种场,丽丽记得小诗说过星期天要来看自己的,一大早就洗脸刷牙,对着镜子梳头,编完两个小辫子,还扎上两个妈妈新给买的红头绳,还在照镜子呢,妈妈大早到外面打了点野菜回来,高兴地说:“伢子哎,今天打扮得这么齐整,要相亲啊?”
  • 这个星期天,小诗失约了,没像自己承诺的那样去蚕种场看丽丽。他在家焦急地等待赵仙才。上次和仙才碰头,谈到去新疆做工没有路费,仙才狡黠地一笑,说有办法,咬着他耳朵说了一个字——“偷”,把他吓坏了,那是犯法的啊!
  • 第二天,小诗上学了,谁都没有对他的生病缺课表示特别的关注,气氛变得严肃,学校里增设了政治课,现在要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了。每个同学都交了钱,也得到了毛选四卷。
  • “小诗!小诗!”孙明在窗口喊,小诗赶快爬起来,打开窗子,孙明直摆手,让他开门,小诗跑去开了前门,孙明还没进门,就说,“你三天没上课了,我还以为你到新疆去了呢……”小诗说:“你千万不要跟人家说哦,那只是说着玩的。”
  • 妈妈一看冬冬亭亭玉立,挺精神的,就很喜欢,问了姓名,就留冬冬吃午饭。冬冬也大大方方帮妈妈做饭。爸爸一看这个姑娘挺好,一问,冬冬说爸爸在音乐学校,爸爸说,噢,都是一个文化单位的,都认识,就坐下来欢欢喜喜吃饭。
  • 寒假期间丽丽没有来玩,小诗却接到传达室的一封信,丽丽在信上说:“可爱的小诗,我们再不能做朋友了。我已经不写诗歌了。再见!”像是绝交信,结尾时,画了一个‘心’,落笔一个‘丽’字。小诗赶到丽丽家,正是春节期间,铁将军把门,一片清冷。
  • 寒假的时候,爸爸再一次背着行李扛着伞,随工作队下乡。妈妈带两个妹妹回乡下的老家,临走时,留够了粮食和买菜钱,交代了安全事项,把小诗托付给自己在省城上学的大学生亲戚。小诗在妈妈走的第二天,就被接到了大学。
  • 雪地上,一个蓬头垢面的人,铐着手,衣杉肮脏褴褛,目视前方,蹒跚地拖着‘趿拉趿拉’的镣链声,红血流了一路,脚踝上脚镣磨擦的部位新痂溃烂,露出殷红的血肉,鲜血正慢慢汨出,染红了脚镣,流到雪地上的脚印里,很快融进了白雪,化为泥浆的赭黑。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