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49)

晨风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48

一轮圆月玲玲地升出大地,一个人影在树梢做出天猴探月的造型。墙内草地上,一个人刚想站起来,“咚”地一声一膝跪地,发出凄怆的问天:

为什么人家的天空……
能飞翔美丽的童话……能梳理独特的羽毛
能流动一张张真诚的脸……能升起一颗颗启明的星
能吹过一阵阵良善的风……能交织那么瑰丽的彩虹
能容得下那么多的批评
……

那树梢头的人影顺一根绳缓缓滑进院内,墙外传来一个小声的询问:“到了吗?”“到了!”又一个人影爬到了树上……这时,在墙内草地的另一头正蹒跚爬著一个白衣女子,她两眼含泪,向着月空发出悲愤质诉:
……
拯救我们亲爱的语言吧……
我们失去了心灵田园
美丽的月光
……

第二个人影一下地,小诗就小声地问:“在哪里?”仙才说:“跟我走!”俩人猫著腰顺墙根向井边摸去。一瞬间,小诗看到了那个正在地上挣扎匍行的白衣女人。

仙才指指那段新补的墙说:“你在那边望风。”就在井边挖起来了。前几天仙才来探过地形,原先的那段破墙已经补上了。墙太高,仙才特意准备了绳子。临上墙之前,又用预先泡过药的馒头把院里的两条狗引开了。馒头是小诗从家带的,仙才干这一行是三十年寡妇——老手了。小诗已经走到破墙那一段,从这里可以同时观察到几个方向——院部的灯光,草地和水井一带……

此刻,草地上,那对悲惨世界中的可怜的男女主角正慢慢地接近死亡的圆心……

百年病世!苦难的中国啊!

云空中有千万道怜悯的光芒射向大地,月霭中隐现出一张慈悲的脸。

那个女的披头散发,浑身泥污,向前伸着手,惊恐地说:“这是什么地方?为什么我要到这里来……这是疯人院?这是疯人院?!”
那个男的蓬头垢面,额上沁著血,戴着手铐的双手举向空中,热泪滚滚地说:“我们不是……”

他们都拖着伤残的身心,吃力地、坚毅地、充满了希望地,向前爬,爬著……

那片美丽的、温柔的、充满了爱的芳草地啊!

两个疯子四臂相接,四目相交,像有电流通过一样,两双嘴唇在接近,泪水在两个面颊上尽情流淌……

“你为什么到这里来……?”
“开夫!”
“我们是疯子吗?”
“不是……”

他们是在说疯话?还是表演?

突然传来了狗叫,两条狗向人影冲去。小诗向狗扔出了一块馒头,又向脚下放了一块,赶快向围墙跑去。一条狗衔起了馒头,另一条已经叫着追上来了。仙才早已顺绳爬上去了。小诗快步沿墙跟向树绳跑去,又在墙根放了两块馒头。等他爬上树,那狗已经咬著绳圈了。小诗看着狗头进了活套,顺着绳子往墙外一溜,狗已经吊上来了。那边仙才也吊上来一条。小诗只一楞,就觉得自己的身子在上升,原来狗还在那边挣扎。小诗这边被绳子又扯到树上,那边仙才早已躲得无影无踪了。小诗站在树上,看那条狗还在拚命甩头,抓住绳子往下一跃,跳到一对树杈上,狗又吊起来了,就手在树上打了个结。他扒在墙头向草地上看,又回头,瞅了老半天,才见到仙才像个老鼠一样悄悄从一座房后面溜出来,正在树下朝他招手呢。

月亮高高地升起来了,照着悲凉的草地,那对雕塑般冰冻在一起的男女……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六.一儿童节,这天,妈妈给两个妹妹穿了花衣服,上城河公园玩;老家托人捎来了包裹,又带了点炒花生,妈妈让小诗给在大学念书的秦表叔送一点去。
  • 五月五日不插艾,死了变成哈喇块。1966年的这阵子,中国农村的穷苦百姓又在开始一年一度的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端午活动。毛泽东发表毛泽东发表《五.一六通知》,小诗正在郊区医院看望丽丽。
  •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 五四青年节就要到了。学校开始了各项宣传活动,校墙报贴出了一张题为:“五四运动的方向就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方向”的文章,是高中同学写的,语词已经很激烈,“要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方向,向帝修反展开彻底斗争,红旗插遍五洲,将革命进行到底”等等……。
  • 清明这一天,妈妈早早起来,热了早饭,伺候丽丽起床,帮丽丽洗了脸;看丽丽脸都瘦了一圈,就心疼;又帮丽丽梳了头,扎了小辫,又给丽丽换上她爸爸平时最喜欢的绿花紧身小夹袄,辫子上系了两朵小白花,带上供果——昨晚蒸的白面馒头、三个小苹果,寿纸香炷,俩人步行回老家上坟。
  • 再说这天蚕种场,丽丽记得小诗说过星期天要来看自己的,一大早就洗脸刷牙,对着镜子梳头,编完两个小辫子,还扎上两个妈妈新给买的红头绳,还在照镜子呢,妈妈大早到外面打了点野菜回来,高兴地说:“伢子哎,今天打扮得这么齐整,要相亲啊?”
  • 这个星期天,小诗失约了,没像自己承诺的那样去蚕种场看丽丽。他在家焦急地等待赵仙才。上次和仙才碰头,谈到去新疆做工没有路费,仙才狡黠地一笑,说有办法,咬着他耳朵说了一个字——“偷”,把他吓坏了,那是犯法的啊!
  • 第二天,小诗上学了,谁都没有对他的生病缺课表示特别的关注,气氛变得严肃,学校里增设了政治课,现在要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了。每个同学都交了钱,也得到了毛选四卷。
  • “小诗!小诗!”孙明在窗口喊,小诗赶快爬起来,打开窗子,孙明直摆手,让他开门,小诗跑去开了前门,孙明还没进门,就说,“你三天没上课了,我还以为你到新疆去了呢……”小诗说:“你千万不要跟人家说哦,那只是说着玩的。”
  • 妈妈一看冬冬亭亭玉立,挺精神的,就很喜欢,问了姓名,就留冬冬吃午饭。冬冬也大大方方帮妈妈做饭。爸爸一看这个姑娘挺好,一问,冬冬说爸爸在音乐学校,爸爸说,噢,都是一个文化单位的,都认识,就坐下来欢欢喜喜吃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