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50)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49

小诗和仙才俩人一路狂跑,跑上环城马路,路过音乐学校的时候,似乎看到一辆小车开出来,里面坐了个女孩。小诗没有看清楚,好像是冬冬。车子开得很快,‘呼’地一下从身边擦过去了。这么晚坐车干什么?要知道在那个年头,是没有人有资格坐小车的,除非高干阶层……小诗和仙才继续跑,大院门已经关了。俩人翻墙头,进了院子,家里黑灯瞎火,整个大院都沉入了睡眠。小诗把后窗打开——他早已留下了机关,先爬进去,接过仙才手里的书包,仙才一跃而入,显得精于腾越。小诗等仙才一落地,马上关上窗,拉下窗帘,打开灯。俩人舒了一口气,都往床上一倒。

过了一会,俩人大笑起来。小诗问: “有多少根?”“20来根吧。”仙才稳健地说,骄傲地合上眼睛。小诗躺了一会,“不对吧?”坐起来,“20几根……怎么会这么轻?”,翻身下床,打开包,仙才也蹲在地上,是一把竹板嘛!拿近灯光看,是黄澄澄的!“你这是把人家竹枕的材料拿来了嘛!”仙才脸一下拉得老长,接过来一看,再想说什么,老太太咬牙忘了没有了。小诗说,一定是哪个神经病臆想症干出来的事,听上大学的秦表叔说医学院的大学生,有晚上拿解剖刀上太平间切死人肉吃的。哇,俩人听了,都毛骨悚然,谁知道为什么要埋这些竹板在地底下?一脸颓丧。

小诗蹑手蹑脚进了厨房,拿出妈妈为明天蒸的菜盒子,一人吃了一个,又来了劲。小诗说怎么办?仙才乾坤皆生意,常态复萌,鹰视虎耽,农民义军领袖的样子:“那就按没有钱的方案来。饱弹饿唱,反正大路是摸出来的,小路是走出来的。”小诗说怎么走,仙才说可以先在庐城站买站台票进去爬货车,或者买第一站的票,上了客车,想法躲开查票的,一直混到蚌埠,再从蚌埠爬西去货车。“那是交通大枢纽,车多得很!”好像他已经去过多少趟似的。“再或者,什么都不考虑,从火车站小门冒充通勤工人,进去看到北上的货车就扒!但一定要注意俩人互相跟紧,千万不能掉一人走散,否则就水尽鱼飞了。”小诗都给他讲糊涂了。就问,“到底是什么方案吧!”仙才说干脆就从小门进去,冒充工人,不,家属子弟,直接爬货车,省得动那么多脑筋,小诗想这也倒简单,就定下来了。又问什么时候走,仙才说,“8月份走就好,不能等到暑假了。”又说:“8月天已经热了,路上可以少带点衣服……”小诗又问到要带些什么东西,仙才算了一下:“洗涮用具总是要的,毛线衣总要带的,裤子要穿一条,带一条,这样路上冷了可以套上。”掐指再算,“再加多带一双老汉布鞋,晚上睡觉时可以穿,要不然整天穿球鞋就太臭了。上路的时候带点干粮,带一军用水壶水,这样一个小书包就够了。身上的钱要藏好,放在衬裤口袋里,缝起来,不管怎么说,自己想办法,不要丢了或叫人抢去了。”

小诗就拖来一张小行军床,让仙才睡自己床,自己睡行军床。关了灯,仙才已经扯鼾,小诗就开始做梦。他梦见自己和冬冬在一起游泳,冬冬说:“小诗,你嗓子好,我们一起来唱首歌好不好?”他就和冬冬一起唱了《打鬼子》:

“哪一个山上没有树,
哪一个田里没有瓜,
要想打鬼子,
就顾不上她”

男女声重唱完,小诗又单独唱了一遍,冬冬赞赏说“唱得好!”一下就晕过去了,他就把冬冬抱住。冬冬搂着他说:“我好幸福喔!”接着就从他臂环里溜出去了。他一看,冬冬正在往下沉,就赶忙潜下水,看到冬冬原来在水下跳芭蕾舞《红色娘子军》吴清华呢。冬冬喊他,他就游上前,冬冬向他张开了怀抱,他搂住了冬冬。冬冬忽然说,“我心里好痛噢!” 就哭起来了。他一看冬冬已经呛了一口水,失去了知觉,哭喊起来:“冬冬!”就感到有个东西在自己头上跳了一下,一下醒过来了。原来刚才喊的时候,吓著了小猫。小猫原先正在床头上睡的,一下从自己脸上跳到地上去了。再一看仙才已经不在了,才夜里3点钟,仙才已经悄悄开门不告而别了。这才知道农村孩子的苦,这么晚不是上医院看父亲,就是到哪撮大粪,也许又到哪找‘黄金’去了。(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轮圆月玲玲地升出大地,一个人影在树梢做出天猴探月的造型。墙内草地上,一个人刚想站起来,“咚”地一声一膝跪地,发出凄怆的问天
  • 六.一儿童节,这天,妈妈给两个妹妹穿了花衣服,上城河公园玩;老家托人捎来了包裹,又带了点炒花生,妈妈让小诗给在大学念书的秦表叔送一点去。
  • 五月五日不插艾,死了变成哈喇块。1966年的这阵子,中国农村的穷苦百姓又在开始一年一度的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端午活动。毛泽东发表毛泽东发表《五.一六通知》,小诗正在郊区医院看望丽丽。
  •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 五四青年节就要到了。学校开始了各项宣传活动,校墙报贴出了一张题为:“五四运动的方向就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方向”的文章,是高中同学写的,语词已经很激烈,“要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方向,向帝修反展开彻底斗争,红旗插遍五洲,将革命进行到底”等等……。
  • 清明这一天,妈妈早早起来,热了早饭,伺候丽丽起床,帮丽丽洗了脸;看丽丽脸都瘦了一圈,就心疼;又帮丽丽梳了头,扎了小辫,又给丽丽换上她爸爸平时最喜欢的绿花紧身小夹袄,辫子上系了两朵小白花,带上供果——昨晚蒸的白面馒头、三个小苹果,寿纸香炷,俩人步行回老家上坟。
  • 再说这天蚕种场,丽丽记得小诗说过星期天要来看自己的,一大早就洗脸刷牙,对着镜子梳头,编完两个小辫子,还扎上两个妈妈新给买的红头绳,还在照镜子呢,妈妈大早到外面打了点野菜回来,高兴地说:“伢子哎,今天打扮得这么齐整,要相亲啊?”
  • 这个星期天,小诗失约了,没像自己承诺的那样去蚕种场看丽丽。他在家焦急地等待赵仙才。上次和仙才碰头,谈到去新疆做工没有路费,仙才狡黠地一笑,说有办法,咬着他耳朵说了一个字——“偷”,把他吓坏了,那是犯法的啊!
  • 第二天,小诗上学了,谁都没有对他的生病缺课表示特别的关注,气氛变得严肃,学校里增设了政治课,现在要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了。每个同学都交了钱,也得到了毛选四卷。
  • “小诗!小诗!”孙明在窗口喊,小诗赶快爬起来,打开窗子,孙明直摆手,让他开门,小诗跑去开了前门,孙明还没进门,就说,“你三天没上课了,我还以为你到新疆去了呢……”小诗说:“你千万不要跟人家说哦,那只是说着玩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