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护车生涯札记】葫芦里卖些什么药

金蕊(新罕布什州)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0月3日讯】这个工作的待遇说实在的并不高,只比国家公定的最低价格高一点点而已。我每个月除了要付比莉的膳养费,并且和女友凯莉平分房租外,再加上水电费、电话费和杂七杂八的费用,真可以捉襟见肘来形容。为了想多赚一点钱,我跟老板要求做十二小时的班,从早上六点到晚上六点。因为要上这个班,我就被分发与东尼为伍。

听说东尼有物理学学位,但是毕业后找不到事,只好改行来做急救员。他在这一行已经做了二十年了。他和我们公司的会计结了婚,那个会计从葡萄牙移民过来,长得非常漂亮。我们曾经到过他们位于贝佛的家,相当漂亮的家。颇令人羡慕的!不知何时我们才有能力供俸得起那么豪华的家?也不禁令人怀疑东尼哪来的钱?也许是老爸老妈给的吧!谁知道呢?

听说公司一直想炒他鱿鱼,但是一直找不到证据。听说老板的女儿亲眼目睹东尼在一个地方停留了很久,但是急救车上的记录系统却毫无记录。他们怀疑东尼在记录系统动了手脚,奈何苦无证据,也只有让他继续在公司上班。不少的谣传都绕着这个家伙打转。

和东尼共事几天下来,我发觉他实在很难相处。他一天到晚抱怨这个,抱怨那个,天底下没有一件事称他的心。除此之外,我发觉他常常偷鸡摸狗,一有机会就去买杯咖啡喝喝。一去就是大半天,不然就是把车子找个地方停下来抽根烟。

每到下班前的一小时就去超市买东西。最诡异的是他不时地会到沙门市一个固定的地方,然后跟我说他马上就回来。我看他走进一个公寓,出来时手上总有一包东西,我猜这家伙八成是在吸毒或是贩毒。公司在聘用人的时候都要做尿液测试,以防有人吸毒。但是一旦聘用以后,就没有再要求员工再做测试,好像人一辈子都不会改变似的。

不知他嗑的是什么药,只见他每天好像都不需要睡眠似的,一副精神亢奋的样子。脾气既暴躁又紧张,总是希望汤姆调度员随时有任务分派下来;可是同时又想偷鸡摸狗不务正业。我可以确定的是毒药已把这个人的个性完全扭曲了,他已无法控制自己了。

汤姆调度员的声音在收音机的广播器里面响起来 :“第十号救护车!请接受一个优先任务,八号摩莉卡车道,乌本市。”

“第十号救护车听到了!八号摩莉卡车道,乌本市。”我重复著汤姆的指示,确定没搞错地址。我这周负责开车,东尼坐在旁边,一听到任务来了马上精神大振,好像钓鱼的人感到鱼儿在咬钓钩一样。”

“Yes!Yes,我们走吧!”东尼显得非常兴奋。说实在的,自从我上任以来,从没有因为听到有任务在身而感到兴奋。

东尼摊开地图,找到了乌本市的摩莉卡车道,东尼在旁边给我指路,我们很顺利地找到了。原来有一个人从梯子上摔下来,那人看似没那么严重,他还能走路。东尼替他量了血压,又量了脉博,这实在是小事一桩。我看东尼是既兴奋又紧张,我们把那人送到乌本医院,一切很稀松平常,没有特别的状况。

东尼建议我们去买杯咖啡,他沿途抱怨:“ X妈的!这活不是人干的,薪水又低又辛苦。” 我心想,凭你一身肌肉有何辛苦可言?

“这个破铜烂铁的车子早该淘汰掉了!”我心想,这是老板的问题,干卿底事?

“那狗养的汤姆!简直是老板的走狗。你看他对老板唯命是从的样子…”我心想,对不起老兄,我们一样是老板的走狗,在为他卖命赚钱啊。

“这鬼天气老是不放晴,这什么鬼英格兰!” 喔!喔!这老兄连上苍也不放他一马。从星巴克咖啡屋出来,东尼一路抱怨那咖啡。

“可恶!这咖啡这么烫,叫人怎么喝?”这话听起来还蛮熟悉的。喔!对了,前不久有人控告麦当劳,原因是被热咖啡烫到。荒谬的是,那人自己把热咖啡喝下去的,为什么不控告自己反而控告麦当劳?靠诉讼致富的人大有人在。反正有兴风作浪,渔翁得利的律师在,何乐而不为呢?

“这咖啡怎么这么难喝?搞不好是昨天剩下的,再加热水进去而已。”

“你要不要回去换一杯?” 我问他。

“算了!再去换一杯同样昨天剩下的?”

这老兄实在难伺候,不知道他那位漂亮的老婆怎么受得了他?

一回到车上,汤姆的声音又响了起来 :“第十号救护车,请接受一个优先任务。”

那一天我们一而再,再而三地接到任务,中间都没有空档,总算把那老兄给摆平了。那老兄一接到任务就显得非常地兴奋,然后就忘记怨天尤人。

隔天一大早,我便借口早班对我而言太早了爬不起来,请求老板从下个礼拜起把我调回早上八点到下午六点的班。依我看,这位老兄已经病入膏肓,他比那些被他送进医院的人的病情还要严重。是磕药让他变成这样?还是他借着磕药来掩饰病情?那就不得而知。身为一个短暂的工作伴侣就已经令人吃不消了,不知道他的老婆是怎么过的?

哎呀!我看我是杞人忧天,还是自求多福吧!◇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一天的下午,我们收到指示要到密佛镇去,我按照往例地需要坐到驾驶座旁帮雪儿找路。一路上少不了要东拉西扯一番。我们聊到了一个同在阿姆斯壮工作的小伙子名叫嘉许,这个小伙子再不久就要进入哈佛大学的医学系。我们公司有几个像他一样的小伙子,通常他们如果有些直接接触病人的工作经验,当他们申请学校的时候,校方会优先考虑。
  • 我这一个礼拜与雪儿一起搭档。雪儿是有名的脱线,每次轮到她开车,总是会迷路,找不到目的地;或是要绕个大弯,耗一大个劲才找到地方。同她一起搭档的伙伴通常要一边照顾病人,一边写报告,还要一边看着地图,告诉她该右转或左转了。
  • 上工的第一天要先见习﹐我被分派与克里斯和朱丽叶同一车。克里斯大约二十出头﹐理一个平头﹐有着一对蓝眼睛﹐长得壮壮的﹐但是不胖。他是属于那种勇往直前那一类型人。他如果去从军的话﹐应该会是一个很好的军人。朱丽叶也是大约二十出头﹐瘦瘦的﹐留着一头深棕色的长发。
  • (大纪元记者冯文鸾全是福镇报导)“赖金蕊个人油画展”自五月一日起在全是福镇的图书馆展出一个月﹐并于十日下午举行招待会﹐吸引了不少西方人士参加。
  • 闲来无事晃到图书馆找找资料﹐其中一篇广告立刻吸引了我的注意力—“阿姆斯壮急救车公司诚征医疗急救员数名”。记得有一次﹐凯利、我与那班攀登岩壁(rock climbing) 的死党攀登纽约的梦尼儿山说﹐沿途中一位同行伙伴在攀登岩壁时掉到谷底﹐跌断了小腿。我以我仅知的急救常识用布条把他的腿固定﹔凯利以她十六年急诊护士的经验帮我用两根长树枝和衣服做了一个临时的担架﹐大伙儿轮流把他抬到山下。我们用无线电话联络到附近的救护车﹐等我们把他抬到山下时﹐那救护车已等在那里了。其实能及时伸出援手救人一命﹐那种感觉也蛮不错的﹗好像自己还有点存在的价值。
  • 话说公元2002年10月22的那一天﹐我堂堂一个电脑工程师﹐自1978年毕业于渥斯特以来﹐一直就业于工业界﹐历经不少大大小小的公司﹐竟然被裁员了。经济不景气已经有两三年了﹐我就职的北方电讯早就风声鹤唳、刀光剑影。眼看同事一个接一个卷铺盖走路﹐虽然很替他们难过﹐但谁愿意舍身救人呢﹖嗐﹗可是该来的还是逃不掉﹐我还是被宰了。那一年我正好47岁﹐按美国人的讲法应是壮年意气风发的年头﹐怎料得到会这么衰﹖
  • “赖金蕊个人油画展”自三月一日起在新罕布什州纳施华镇的图书馆展出两个月﹐并将于四月五日下午二点至四点举行招待会。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