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51)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50

今天,小诗上课的时候,心神有点乱。早晨,一到校,就感到气氛不一样了,学校玻璃宣传橱窗里原先的“尊师重教”和“老师是辛勤的园丁”专栏已被覆盖,贴满了决心书保证书之类,旁边墙报栏里新贴了一张用毛笔写的大字报,标题赫然是“向资产阶级反动教育路线宣战!”教学楼前新贴了许多标语,连楼前的小白杨树上都贴上了“打倒……”。同学们已经开始自动划成分了,那些军干子弟、高干子女都聚在一起,说说笑笑,谈笑风生,有的把军干服都穿上了;那些贫民子弟市民孩子农村学生都仿佛自动靠在一边,畏畏缩缩的,像低等动物一样,好像有一条绳把他们拦起来一样……同学之间往常的友爱和情谊仿佛不存在了,阶级阵线已经把他们划开了……第一节课是班主任宋老师的语文课,自己因为这一向上课不正常,就觉得内疚,看讲台的时候,不敢迎看老师的目光,没想到宋老师上课时也心神不定,有时话语颠倒,旁顾左右……

他的手不经意碰落了桌屉里的一本书,拣起来,是丽丽爸爸送给的那本《泰戈尔诗集》,心头一热……前天上午,丽丽妈妈到城里来,去齐叔叔原先单位还了一点钱,中午又上家里来看妈妈,带了点自己种的小葱蒜苗,对妈妈说,丽丽已经出院回家养病了。说丽丽很想小诗,要他哪天再去,包饺子给他吃。妈妈让卢阿姨给丽丽带去了小诗准备的几本小人书,上一向画的一些风景花卉,一盆月季花的水彩。妈妈招待卢阿姨吃了饭,又送了花生豆子,给丽丽送了一块花布。……

“吕小诗、范冬冬、xx同学……的作文还没有交上来……”宋老师在台上说完,小诗刚想站起来,解释一下原因,当然要想解释清楚为什么(2)班退学同学丽丽生病会影响到自己写作文,是不容易的。靠教室左后角已经嚷起来了,“我们不要做作文”,“反对资产阶级白专道路”,“作文题《记一件小事》光讲身边琐事,不讲革命大事。”嘻嘻哈哈,乱成一团,原来一帮干部子弟已经自动坐到教室左后角一起去了。小诗自己呢,还在老位置,这边是右边,坐的都是知识分子和平民的孩子……宋老师站在讲台上,脸一红,推了一下眼镜说:“同学们要遵守课堂纪律。”就转身在黑板上写生字。

小诗偷偷朝自己右边冬冬的座位瞥了一眼,已经空了两天了。昨天一大早,冬冬爸爸到校,说冬冬有几天晚上回来很晚,昨晚一晚上没回家了。小诗也在诧异冬冬为何两天没到校,中午上冬冬家看他爸爸。范老师带他到冬冬房间,书包课本和唱片如常,就是人去杳踪。小诗说冬冬跟自己讲过想参军的事,范老师说,政审还没通过。小诗说那天晚上自己和同学路过音乐学校,好像看到冬冬坐在一辆小车上……范老师就引起了警惕,说是要报案……这时,坐在左后角的段小强砸了一个纸团子,落到小诗前面女同学高萍萍桌子上,段小强爸爸是郊区党委书记。高萍萍回头说:“你们不要闹哦,我们还要上课。”又有一个纸团子砸过去,高萍萍扭头把纸团子砸回去,又是几个纸团子一齐砸过去,高萍萍说,“你们不要欺负人!”就伏在桌上哭。这是中学从来没有发生过的事,宋老师转过身来,脸色铁青:“你们都按原来的座位坐好!”左后边那一角传出:“宋老师家庭成分是地主……”

“噢!噢!噢!”发出一片嗷叫。

……

下课铃刚响,宋老师已经愤然离席。初三年级的一位学生会干部走进来,悲哀地说:“学校通知尽快归还同学们所借图书,又有一大批书籍被禁了,报纸上已经展开了批判,都是黄色书籍或是有政治问题,封资修的大毒草,图书馆最近可能要关闭了。”小诗书包还有几本上次借的书,就到图书馆去还书,馆前墙上已赫然贴上了“开展一场触及人们灵魂深处的大革命”、“彻底改造世界观”的标语,好多同学都在看贴在门口的通告,又有几十本书不外借了,连《三家巷》、《苦菜花》、《前驱》、《林海雪原》、《野火春风斗古城》《一千零一夜》等被禁了。小诗从图书馆回来,在操场上又听到在双杠旁边围聚的干部子弟在兴高采烈地谈论什么古巴格瓦拉的事迹。小诗第一次听到传奇人物格瓦拉的名字,“他是阿根廷人,参加了卡斯特罗的革命。1958年从墨西哥乘坐“玛格拉”号船从古巴西部登陆,很快推翻了独裁者巴蒂斯塔统治,建立了人民政权……1965年投身反对南美资产者的斗争,不幸于玻利维亚牺牲……”“世界革命!”“革命青年的榜样!”“国家者,我们的国家!天下者,我们的天下!”“全世界无产者联合起来!”“农村包围城市”“解放全人类”“四海翻腾云水怒,五洲震荡风雷激”“要扫除一切害人虫,全无敌”……谈论的人群喜形于色,有人高举拳头,有的已高跃于双杠之上,仿佛已经扛枪跃马驰骋于世界革命的烽火战场……

“红遍全球!”“砸烂旧世界!” “世界革命万岁!”中国青年经过毛主席的精心教导和林彪国防部长多年人民战争思想和人民革命是历史前进的火车头的教育,已经充分完成思想准备,一场席卷全中国的血腥大风暴就要平地而起,把可爱的中国一举摧毁!

“小诗!小诗!”正是午饭时候,小诗正在教学楼台阶上吃饭盒里家里带来的山芋咸菜,这是爸爸安排的,我们是干部子弟,尽管是小干部,一定要艰苦朴素,生活上不能特殊化,要和普通同学一样。志刚来喊他,一看爸爸来了,志刚的爸爸吴叔叔也来了。爸爸一脸颓然,看小诗饭盒里的山芋,也很心疼。爸爸说:“快点吃完,我们去殡仪馆,你许婆婆去世了!”小诗一惊,如五雷轰顶,把饭盒一收,向班长打了个招呼,说下午自习课请假了,跟上爸爸就走。门口已等候了车,坐了很多人,放了很多花圈挽联在车里。车子很快就开到了殡仪馆,远远地就看到大厅礼台正中安放着许婆婆的遗像,两旁边是青松翠柏。横幅是大字写的“风竹美人”,两边厅柱上悬挂着巨幅的悼联:

怀温暖重人情古国抱玉千秋传善
读世事写春秋今路怀珠一世求真

许婆婆安详地静卧在礼台下鲜花绿叶丛中。在爸爸带全家探望的那天,许婆婆告诉阿姨,自己已经不需要她了。让她回家,也不要告诉任何人。阿姨哭别后,许婆婆就安静地睡着了。爸爸第二天出差一天,第三天回来打电话已经没人接了,赶快赶到研究所和领导一起设法开了门,婆婆已经去了。省文教界一千多知识分子参加了遗体告别,宣传部的郯叔叔、沈伯伯、文化馆的庞叔叔、大学的邱老师、党史办的老方、戏剧研究所的牟老师和文化局杜叔叔,冬冬的爸爸范老师、连小诗原来上小学的戴主任都来了。

爸爸在告别仪式上发表了简短的讲话:“许老师是我在淮河中学的老师,三十年前的茅窗寒鞭记忆犹新,三十年来的风灯雨案历历在目。许老师平生治学严谨,写史公正,律己慎独,生活贫寒。她一生没有家庭子女,但她的精神一直砥砺着我和淮中的同学,亦将哺育著今后的中国。今天我们沉痛悼念许老师,就是要继承民族先贤不畏强权中华士子忧国忧民的优良品质,把中国文化文明火炬传承发扬下去……”

爸爸说完之后已经泣不成声,向许婆婆的遗体深深鞠下躬去,在场的知识分子全都向这位铮骨仙心的老人深深鞠躬……会场上传染著一股悲壮的气氛,因为每个人都知道,虎狼在后,屠场的刀案已经排架齐当了……

妈妈带小诗和妹妹站在鞠躬的人群中,怆哭着向许婆婆道别。(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诗和仙才俩人一路狂跑,跑上环城马路,路过音乐学校的时候,似乎看到一辆小车开出来,里面坐了个女孩。小诗没有看清楚,好像是冬冬。车子开得很快,‘呼’地一下从身边擦过去了。这么晚坐车干什么?
  • 一轮圆月玲玲地升出大地,一个人影在树梢做出天猴探月的造型。墙内草地上,一个人刚想站起来,“咚”地一声一膝跪地,发出凄怆的问天
  • 六.一儿童节,这天,妈妈给两个妹妹穿了花衣服,上城河公园玩;老家托人捎来了包裹,又带了点炒花生,妈妈让小诗给在大学念书的秦表叔送一点去。
  • 五月五日不插艾,死了变成哈喇块。1966年的这阵子,中国农村的穷苦百姓又在开始一年一度的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端午活动。毛泽东发表毛泽东发表《五.一六通知》,小诗正在郊区医院看望丽丽。
  •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 五四青年节就要到了。学校开始了各项宣传活动,校墙报贴出了一张题为:“五四运动的方向就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方向”的文章,是高中同学写的,语词已经很激烈,“要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方向,向帝修反展开彻底斗争,红旗插遍五洲,将革命进行到底”等等……。
  • 清明这一天,妈妈早早起来,热了早饭,伺候丽丽起床,帮丽丽洗了脸;看丽丽脸都瘦了一圈,就心疼;又帮丽丽梳了头,扎了小辫,又给丽丽换上她爸爸平时最喜欢的绿花紧身小夹袄,辫子上系了两朵小白花,带上供果——昨晚蒸的白面馒头、三个小苹果,寿纸香炷,俩人步行回老家上坟。
  • 再说这天蚕种场,丽丽记得小诗说过星期天要来看自己的,一大早就洗脸刷牙,对着镜子梳头,编完两个小辫子,还扎上两个妈妈新给买的红头绳,还在照镜子呢,妈妈大早到外面打了点野菜回来,高兴地说:“伢子哎,今天打扮得这么齐整,要相亲啊?”
  • 这个星期天,小诗失约了,没像自己承诺的那样去蚕种场看丽丽。他在家焦急地等待赵仙才。上次和仙才碰头,谈到去新疆做工没有路费,仙才狡黠地一笑,说有办法,咬着他耳朵说了一个字——“偷”,把他吓坏了,那是犯法的啊!
  • 第二天,小诗上学了,谁都没有对他的生病缺课表示特别的关注,气氛变得严肃,学校里增设了政治课,现在要开始学习毛主席著作了。每个同学都交了钱,也得到了毛选四卷。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