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52)

晨风清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51

第二天,许婆婆火葬后,爸爸又带小诗,会同单位的领导和一些同仁好友将许婆婆的遗骨择地安葬。爸爸亲自置入墓碑,上面是爸爸亲笔题字:“许老师千古”。在坟头上培了土,众人一起栽了两棵像征坚贞精神的松柏。在墓前点了香、烧了纸,爸爸把从老家带来的酒洒在墓的四周,众人绕墓泣舞,唱曰:“呜呼许君,魂兮归来!高洁且坚,公而国殇,呜呼许君,魂兮归来!凤兮舞兮,鹤兮泣兮,呜呼许君,魂兮归来!”

……

小诗在告别了许婆婆之后,仿佛参透了一些世事情理。坐车回程的路上,迷离浑沌中似乎看到云在飞,雾在涌,很多人在跑动,很多面旗帜在飘荡,很多枪在晃动,很多刀在劈砍,很多墙在倒下……大地是红的……下了车,好像在墓场中,有很多坟头,走了两步,又仿佛在屠场中,自己也在举刀杀人……他吓了一跳,原来已经到了学校。一看校园已面目全非了,往日的老师、同学,一个都没有了。脚下已结了厚厚的一层冰,学校的小白杨已经冰晶雪莹,周围是茫茫冰雪,教学大楼已经被冰雪包裹,图书馆已经被冰雪吞没……原先宽广绿茵的操场和回形跑道已经白雪一片,自己呼出去的气息像一股白烟,伸出胳臂,“咚”的一声,倒下个人,冻得跟个冰柱子样,那脸模眸子,像是冬冬,吃了一惊!走两步,碰到的都是冰坨坨般的冻尸;再想走两步,已经走不动,原来自己也正在冰冻中。心血已经停止流动,神经开始僵硬……悲风在回旋,呼啸著第四纪冰川的降临……突然他被一阵大风刮倒在地……等他清醒过来时,发现站在校球场的塘边,刚才是一记球踢到自己头上……他揉揉眼睛,就见仙才从木棉花树丛后像个夜叉一样钻出来了,真像遇见鬼一样。

仙才把他拉到一边,神色紧张地说:“我找你两天了,再不能等啦。不怕初一十五下,就怕初二十六阴。根据老人的经验,今年7—8月是凶杀之月,现在形势越来越不行了,连东门都在革命了。人们上街都带着红宝书,说话已经不一样了。手里的报纸都卷得像刀一样……眼睛里已经开始迸出凶光,嘴巴里舌头伸出都是火一样的毒蛇的涎……原定的8月太晚了,要走就趁现在学校乱走,再不走就不行了!”小诗说:“什么时候?”“今晚!”仙才神秘地四处瞅瞅,低声说:“最近有运兵车到大西边去,肯定有大米白糖货车!”小诗说:“你怎么知道的?”“我这两天到车站去探路子,看到货车段在装大米白糖……”仙才靠近小诗坐下,从小褂口袋里摸出两个煮山芋,递给小诗一个,自己掰了一截放进嘴里,“你知道,我还看见了谁?”小诗说:“谁?”咬了一口冷山芋。“范冬冬!”仙才漫不经心地说。

“范冬冬!”小诗心里一跳!如果冬冬在车站,就说明她所说的参军属实,她的几天失踪也就有了解释,一定与运兵有关!也证实了仙才所说属实!我要到大西北去找冬冬!他站起来了。“我准备好了!”仙才说:“好!”两人密议了一番,最后商定今晚10点钟在小诗家碰头,12点从家出发,赶夜里两点钟进车站……

小诗回到家,梦游般地转了一圈……学校的书已经还了,上次那本《西方著名演说选》已经给志刚了……还有什么没有交代?他撕了一张纸,写上:“爸爸妈妈,我要和仙才到新疆找工作砸石子,可能要一个月后回来。请放心!小诗”……到晚上全家吃饭,他还想着临走前再做点什么,爸爸妈妈浑然不查。吃过饭,一切如常,爸爸去灯下研究文件,妈妈在一旁给两个妹妹织冬天的毛衣,妹妹们就搬了小凳下跳棋。一会,爸爸打开了收音机……小诗溜进小屋,在床上坐下来——眼前浮现出一个个熟悉的面容:……猫娃……齐叔叔……许婆婆……丽丽……史老师和雷开夫……冬冬……都在离自己而去,耳畔又响起那首 ‘空字歌’:“花也山,果也山,转眼仙山都不见……今也乐,明也欢,今明两年是大限……”,真是——“天也空,地也空,人生渺渺在其中……”不禁捂面痛哭!目光睃巡了一遍屋里,百宝箱、小人书、矿石收音机、中学的书籍、课本……把枕头下预先准备好的衣裤盥洗用具放进书包…… 目光落在小桌角落里一桢橡木小镜框里丽丽的相片上。他拿起来,用手擦了一下,丽丽正在看着他,粉红的小脸,调皮的眼神……那是丽丽14岁在庐城照相馆的生日留影,“可惜我没能照15岁生日的照片了……” 丽丽哽咽的声音在耳边响起……他把镜框打开,取出相片,看到下面留白上写的——“小诗哥哥,让我永远看着你。丽丽留”,眼泪扑簌簌流下来了。他在相片上亲了一下,又贴在自己脸上,就感到丽丽那只带茧的小手在抚挲著自己的脸,不禁失声哭泣起来。

小诗拭去眼泪,把丽丽的照片小心地包在一张白纸里,放进自己上衣左边的口袋里,闪出小屋,轻轻地,把家里厨房瓷砖锅台全部擦了一遍,把地扫了,桌子擦了,又回身把自己小屋子清扫一遍,窗子锁好,桌上东西都摆放整齐,把写了留言的纸压在那本《五四以来的新诗》下面,又全部检查了一遍,看了看钟,已经9:50。走出去,看一黢黢黑影像个狗一样蹿过来。仙才一到就说:“准备好了没有?”小诗说:“好了!”仙才说声“走!”小诗突然升起了一股眷恋之情,说:“仙才,你先走一步,我们1点钟在火车站后门道口碰头。”仙才犹疑了一下:“好吧!”小诗伸出了右手小指,仙才也伸出右小指。俩人钩了勾,仙才转身先走了。

漆黑的夜,时光一分一秒地消逝,几个屋子的灯光先后熄了,全家人已经睡了。小诗在自家的房子外转了一圈又一圈,不忍离去……这就是自己的摇篮!曾经沉睡过童年的太阳,摇落过晨梦的星……爸爸妈妈曾给过我爱的地方……

他向小房子鞠了一躬:谢谢了,青灰色的砖瓦之居!曾经是我和小朋友淘气玩耍的天堂,也是我心灵的憩息地……

隔墙屋里的小钟正发出“滴答滴答” 的响声,一定已过了12点了!

“再见!爸爸妈妈!”——他跪在阶前青灰地上,向爸爸妈妈磕了三个头;又站起来向两个妹妹鞠了两个躬,擦了把眼泪,向自己左胸前摸了摸,那里是自己最不懦弱的地方,装着有爱,无边的大爱,正传出“咚咚”的跳动……“我要到远方去挣钱,来回报你们!要去看王洛宾老爷爷,把最好听的歌带回来!”转身走了。

可怜的小诗怀里揣了2元钱,书包里装了几个烤山芋,妈妈为自己扎了补丁的一条裤子,一件御寒破毛衣,一双旧球鞋,沿自己每天上学的小白杨的路向漆黑的夜走去……走过了雷开夫曾经朗声吟诵过的广场,走上了曾和猫娃并肩蹦跳玩耍的大街……夜静静,凉飕飕的……突然,他看见北方的天空里升起了一颗邪恶的精神原子弹——起初,黑夜迸出几道眩目华光,一股强大的冲击波平地而来,随后喷出了火球,即刻立起一根火柱,火头不断翻卷膨胀,发出轰隆隆低沉的气浪声,倏然升起在地平线上,变幻出不同的颜色,红的、黄的、蓝色的,紫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火柱不断翻卷著,扩张著,膨胀著,上升著……终于一冲极顶,变成一柱巨大恐怖的血红色蘑菇云……在浩大的烟云爆炸中,露出一个肥硕狰狞的魑魅,张开血盆大口,一口把自己的‘儿童乐园’吞下去了……小诗看到城隍庙倒下去了,天子阁倒下去了……一座座的庙宇在倒塌……学校图书馆在燃烧,市图书馆在燃烧……一座座学校在燃烧……爸爸、妈妈和宣传部的郯叔叔、沈伯伯、文化馆的庞叔叔、大学的邱老师、党史办的老方、戏剧研究所的牟老师和文化局杜叔叔,冬冬的爸爸范老师、小学戴主任……1000多名知识分子都被捆绑着……从大街上哭号著踉跄走过去。爸爸戴着手铐,双手向空中一扬,大声喊:“小诗啊,要给我们报仇啊!”热浪正在扑来,到处是燃烧的书籍……红光中,凄怆的哭唤 “妈妈!”“娃娃!”响成一片……小诗背著书包尖叫着“爸爸!妈妈!妹妹!”冲向屠场……在他头上,漫天飘飞著纸片……红旗下,人们高呼著激进的口号,到处在砍杀和自相砍杀。血在飞溅,横流,像洪水一样淹没城市、街道、乡村……火舌到处,烟霭弥漫,毒雾吞没了一切,一切生灵生命,山川精神,漠野魂魄……小诗感到天空在倾斜倒塌……大地在可怕的晃动中……生命襁褓在破碎、消散……理智世界在剥蚀、坍塌 ……化成一片片碎块跌落下来……“五千年的中国文化在毁灭中!”传来了末日降临的隆隆爆炸声……一片红光迸射,他感到自己在融化、消失……慢慢倒下了…… “我已经到爱的寰宇中去了。”

“丽丽、冬冬、妹妹、爸爸、妈妈、戴老师、猫娃、史老师、雷开夫、志刚……我一定会回来看你们的!”一道精魂倏然升空——他想:虽然凤凰已坠入重重大火,但黑暗是暂时的。云雀已经起飞,她在云天高高地飞翔……在经过这场浩劫之后,她一定会向全世界唱响自己自由、平等、民主、文明的歌声!

主题歌:

因为有爱,我们脱离了茹毛饮血
因为有爱,我们在庙堂订立盟约
因为有爱,我们繁衍了子孙河山
因为有爱,我们拥有了中华五千年

你离别了我,我安葬了你,因为有爱
你孕育了我,我催生了你,因为有爱
因为有爱啊,我是黄皮肤,黑头发,黑眼睛
因为有爱啊,你是中国心,中国胆,中国肝

因为有爱,我们拒绝奴役
因为有爱,我们拒绝异化
因为有爱,我们的血鼓舞了黄河
因为有爱,我们的心筑起了长城
剧终

暂终稿
6/20/08(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小诗上课的时候,心神有点乱。早晨,一到校,就感到气氛不一样了,学校玻璃宣传橱窗里原先的“尊师重教”和“老师是辛勤的园丁”专栏已被覆盖,贴满了决心书保证书之类,旁边墙报栏里新贴了一张用毛笔写的大字报,标题赫然是“向资产阶级反动教育路线宣战!”
  • 小诗和仙才俩人一路狂跑,跑上环城马路,路过音乐学校的时候,似乎看到一辆小车开出来,里面坐了个女孩。小诗没有看清楚,好像是冬冬。车子开得很快,‘呼’地一下从身边擦过去了。这么晚坐车干什么?
  • 一轮圆月玲玲地升出大地,一个人影在树梢做出天猴探月的造型。墙内草地上,一个人刚想站起来,“咚”地一声一膝跪地,发出凄怆的问天
  • 六.一儿童节,这天,妈妈给两个妹妹穿了花衣服,上城河公园玩;老家托人捎来了包裹,又带了点炒花生,妈妈让小诗给在大学念书的秦表叔送一点去。
  • 五月五日不插艾,死了变成哈喇块。1966年的这阵子,中国农村的穷苦百姓又在开始一年一度的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端午活动。毛泽东发表毛泽东发表《五.一六通知》,小诗正在郊区医院看望丽丽。
  •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 五四青年节就要到了。学校开始了各项宣传活动,校墙报贴出了一张题为:“五四运动的方向就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方向”的文章,是高中同学写的,语词已经很激烈,“要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方向,向帝修反展开彻底斗争,红旗插遍五洲,将革命进行到底”等等……。
  • 清明这一天,妈妈早早起来,热了早饭,伺候丽丽起床,帮丽丽洗了脸;看丽丽脸都瘦了一圈,就心疼;又帮丽丽梳了头,扎了小辫,又给丽丽换上她爸爸平时最喜欢的绿花紧身小夹袄,辫子上系了两朵小白花,带上供果——昨晚蒸的白面馒头、三个小苹果,寿纸香炷,俩人步行回老家上坟。
  • 再说这天蚕种场,丽丽记得小诗说过星期天要来看自己的,一大早就洗脸刷牙,对着镜子梳头,编完两个小辫子,还扎上两个妈妈新给买的红头绳,还在照镜子呢,妈妈大早到外面打了点野菜回来,高兴地说:“伢子哎,今天打扮得这么齐整,要相亲啊?”
  • 这个星期天,小诗失约了,没像自己承诺的那样去蚕种场看丽丽。他在家焦急地等待赵仙才。上次和仙才碰头,谈到去新疆做工没有路费,仙才狡黠地一笑,说有办法,咬着他耳朵说了一个字——“偷”,把他吓坏了,那是犯法的啊!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