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5)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23

一部史书,不任强权者歪曲粉饰,也不由伪造者涂抹虚构,自有天上神灵的眼睛看着。一段历史,总有往事的亲历者秉笔直书,用不着担心记忆的失却,除非天灵不存,良知丧尽。如果说有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也一定会有一部中国20世纪中叶病世的文学记录。60年代中期以前的中国儿童,一半已玉殒于大饥荒的噩梦;城市儿童得以幸存却拥有一段最离奇的时光。他们半神半人,在冷战岁月的荒凉间隙,吸吮旧中国遗赠的古典文化精华,听闻西天域飘飞的现代仙音妙语,自然熔铸成天地间另一种精魂,各种天然器具在手,十八般武艺俱全,发屈子之天问,扬仙瑶之善根,出神入化,显微著贱,一朝逝化,岂能令人不一哭!试看今日之城市儿童哪里还有当年那些小天使的那般心性灵性流光溢彩呢?一梦顿悟,早已玉石俱焚面目非。是忧是乐,世人自可比较。

话说前青春时代的吕小诗音乐家梦一朝醒来,小人书岁月暂时告一段落,平凡的童心又拥有了一个同类的身躯。小诗和所有的孩子一样,在一个教室的同一条起跑线上竞赛奋进,却也在同一个母爱的乐园里采颉吸纳。那个年代的孩子,能穷尽童稚的想像,与自然同眠共舞,因为他们就是自然的一部分,自然的影子,或者,就是自然本身。这固然是社会不发展的产物,也一定是社会未遭到大破坏前的状态。是悲是喜,留待后人评书。

且说这天,爸爸下班回家,忽然看到地上有几条白白的虫虫在蠕动,更多的小精灵正从衣橱里流出,蹲下来一看,原来是蚕宝宝,仰头举望,杨叶浓绿,原来又到了4月养蚕季节。打开橱柜,叫一声苦也!一个家里用的筛箩爬满了香头般大的小蚕,就藏在里面,一对小猫正在门外探头探脑。两个妹妹回来都爬在地上拾,书包里装满了桑叶。原来这一阵学校里又流行养蚕了。寒春时就开始育种蚕,自然有学校的蚕‘姥姥’辅导,经过一个月的‘暖炉’,玉虫由种核中破壳而出,开始巡礼新生命的周期,尝嚼鲜嫩桑叶的汁髓,一直到8个月后,尝尽甘酸咸苦,人间冷暖,这才柔指千峰,包茧自缚,进入冬眠梦境,准备下一周轮回,这也大概是1965年中期儿童的写照,可能亦与当时国家的收购政策有关。且说爸爸哭笑不得,开门把妈妈迎进来,妈妈怒容满面,“看这些孩子把家里搞成什么样子了!”忙不迭在地上拣拾,都一起放进箩里,端到外屋桌上。小诗背了一书包桑叶跳跳蹦蹦回来,和妹妹一齐理理,挑精拣肥,给蚕宝贝吃。妈妈呼天抢地:“谢天谢地啦,不要再创造什么新奇迹了吧,不要再折腾我们这个家了吧!”小诗和妹妹学校作业与蚕虫看护两头兼顾,宵衣旰食,风雨无阻,四处采集桑叶。到8月暑热,蚕龙已十分健旺。这一天,小诗和二狗他们到护城河岸采桑叶,几条龙都粘在树上,书包都满满的;忽然有人喊:“死人啦!死人啦!”爬下树,战战兢兢,往前一看,水边漂著一具泡涨的尸体,看那模糊的面容,小诗依稀想起在什么地方见过,“见鬼啦!”原来是‘北国风光’!吓得魂飞魄散,几个人抱着书包拔腿就跑,一直跑过古流巷,就听到议论,原来那人被关进疯人院,黑夜跑出来落到水里溺毙的。

“不管怎么说,都是一条性命吧!”小诗和几个同学暗叹道。

下午,院子里来了爆炒米花的,七八条虫坐在墙根,闻着即将出炉的玉米花香,谈到了生命。“好可怜噢!一个人就这样完了。”三猴说。

“生命无常!”二狗的声音。

“佛教里还有活无常的。”四虎突然冒出来一句。

“什么叫活无常?”瓜皮最小,按理是要问的。

……谁能答出来呢?当然没有一个人能答出。

“什么时候再到城隍庙去玩?”

“听说天子阁里菩萨显灵唉……”

小诗心一动。

“马上就要考试了。”二蛋说。

“你长大了准备干什么?”黎亮问四虎。

谈到生命的志向,有的说将来想当工人,有的说想上大学,二蛋说,将来想开火车。

小诗一言不发。他想着再过几个月蚕就要上架作茧,冬眠长休了。

它们会不会死呢?如何蜕变呢?

蚕丝是怎么巢出来的?为什么人家说“春蚕到死丝方尽呢?”

他想起了最近到丽丽家的事。

上次丽丽妈妈来,告诉妈妈,孩子爸爸得的是肺病,身体不好,自己很担心。妈妈安慰了半天,过了两天又亲自带着小诗去看望,带去了一小包山芋粉丝。丽丽妈妈谢了,妈妈就笑着说:“亲戚亲齐,朋友同有。”说了几句,就回来了,留下小诗在那里玩。丽丽妈妈让丽丽去食堂买了馒头。丽丽就拿来给小诗吃,小诗吃了一个,丽丽只吃了两口,就不吃了,说留给妈妈吃,自己端了蚕蛹来吃。小诗眼圈一红,也不再吃了。丽丽说,春蚕到秋天吐完了丝,还留下了蛹给人吃,小诗也拿来吃。吃着,小诗又要看丽丽的诗,丽丽笑了,“我不给你看,你看了又要念。”小诗说:“这次我保证不念。”丽丽就爬上桌子从小书柜顶层拿下来那个小本子。小诗一把抢过,打开,假装要念,俩人就打起来了。丽丽说:“你骗人,我再也不跟你玩了!”说着就扭过身去。小诗一见懵了,忙上前哄著说:“我没有欺负你,开玩笑的。”丽丽眼眶里已盈出了泪,就推了他一拳头,“你就欺负我,人家心情不好,你还开玩笑!”小诗就赶快赔礼道歉,说对不起。丽丽抹了把眼睛,就打开小本子,让小诗看。小诗看到了一首名为《月亮》的诗:

富饶的地球啊

浸满了生命的眼泪

我用双手捧起月光

月亮你是那么苍白

小诗心里一震,丽丽把头扭向一边。小诗再看,丽丽已泪流满面。忙问:“丽丽,你怎么了?”丽丽真哭了。小诗又哄了一会,只见她揉揉眼睛,低下头抚弄著小辫说:“家里这么穷,我真不想上学了。”小诗说:“你想干什么?”“我想到蚕种厂做工养家。”丽丽边说边抹了把眼泪。

小诗说:“我也不想上学了!我也要去做工!”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着提琴盒什么的,中间一个阿姨,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登上一辆‘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大红横幅的汽车,向送别的人招招手,汽车腾腾开走了。
  • 很快又是冬天。小诗这次在中期考试又是得的优。过了寒假就是下学期,同学们都在抓紧功课,准备考中学。小诗做完了功课,就开始画画。
  • “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 不久,春暖花开,阳风和煦。学校里小朋友已经风魔了打乒乓球。下课时,黑板上,走道墙壁上、楼梯上,白蛇飞舞,到处小球声。小诗乒乓球拍藏在书包里,每天一大早塞上两个馒头就往学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妈妈说:“哟,这孩子变乖了嘛,上学也不要人催了。”人们都说现在小孩变好了。
  • 又是一场雪,转眼就是春节。这一年,机关农场杀了猪,家家分了点肉,又分了很多红薯干。小诗和孩子们吃了红薯干,满肚子瘴气,到处找不到玩的。就拿了家里夏天用的菜罩子,到雪地里支上,牵一根绳,捉鸟。捉了半天,也没捉到,倒是叫老鼠跑进去把米都吃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