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6)

晨风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24

“小诗考上了城市中学喽!”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大院。城市中学是红旗中学,设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考上中学就是秀才了。”有的家长来祝贺,有的还带着自己考上中学的孩子来看小诗。和小诗同时考上城市中学的还有黑蛋和黎亮,“来,比比看,谁长得最高?”黎亮的妈妈在机关印刷厂工作,把黑蛋和小诗拉过来站在一起,还是黎亮最高,小诗和黑蛋中不溜秋。“上了城市中学将来一定能升大学的。”邻居梁妈妈羡慕地说,梁妈妈的两个孩子在工厂当工人。齐阿姨带着丽丽来看妈妈,妈妈已经为小诗准备了新书包和钢笔,又把一条新红领巾塞进书包。丽丽也考上了城市中学,娉娉婷婷的,站在妈妈身后,亮着调皮的眼睛,心想,小诗又蹿了一头高了,心里就高兴。

“走噢!到学校报到去噢!”小诗把书包一背,同黑蛋和黎亮几个新同学就出了门,路过百货大楼,小诗就跟同学讲自己摆小人书摊的往事,大家都笑,很快把丽丽她们扔到后面去了……正穿马路时,突然,正面趋步上来一个瘦削的青年,头戴雕花大檐帽,身穿紧身灰军服,一个立正敬礼,“美国海军上校雷开夫驾到!”小诗吃了一惊,抬眼看,那人浓眉大眼,鼻梁端正,五官像刀雕一般,挺好玩的,就觉得这个人哪里见过。“他就是那个街头诗人。”新同学孙明说。只见那人收回右臂,咧嘴做一个怪样,大步向前径自去了。小诗一下想起在好多地方见过,就是那个怪人,忙问“他是干什么的?”“他是中央艺术学院演员!”“以前是,神经病,看过几个外国电影,就想当外国人……”新同学七嘴八舌。雷开夫已经消失在前方人群中。“他又要讲演了。走,到前面去看看!”大家拔腿就往前赶,小诗边走边想,为什么有才华的人都是神经病呢?他对动辄称人为神经病很不以为然。他不知道半里不容英才的道理……走了一段路,就见长江饭店门口马路边围了很多人,几乎把半条路都阻住了。只见雷开夫双手高举,甩了一下乌黑头发,像个艺术家样的,站在人群中央引颈吟哦:

“我们总是用缺陷衬托著完美

就像黑夜伴着黎明

他一只眼睁开一只眼闭上

我们有了黑天与白夜……”

围观的人群开始讪笑,有人高喊:“他又在念莎士比亚了啊!”

雷开夫旁顾无人,继续自言自语:

“名字有什么关系啊?

把玫瑰花叫做别的名称,它还是照样芳香。

笨蛋自以为聪明,聪明人才知道自己是笨蛋。”

“吹一口气吧

让死去的生命复活

像上帝造人一样—

“说话吧,同胞们……”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围观的人群大笑起来。

“疯子啊……打啊……”有人喊起来,把冰棒砸进去。“打噢!打……”人群一哄而起,把手中的报纸捏成团,把水果核、茶叶蛋,能砸的都砸进去了。“他们怎么打人?”小诗和同学冲上前,“你们不能打人!”人群中有人厉喝。“呵呵呵,能打为什么不打?”暴徒狞笑着。疯狂的人群把那个劝架的人推出来,围住雷开夫拳打脚踢。雷开夫脸上流着血,用一只装垃圾的纸箱护着头,躲路而逃,口里喊著:“醒来吧,大地!”,向一条小巷里跑去。歇斯底里的人群还在后面追,发泄作乐……“他们这简直像打条狗似的……”有人在旁愤愤地说。“喊警察!”“哼,警察才不管这样的事呢!”有人在旁摇头。“这个社会容不得一点异类。我现在算是明白了,为什么历史上那么多珍稀动物都消失的了……”一个知识分子模样的人在旁悲愤地说,“暴民啊!暴民啊!”摇头,叹了口气离去。

霎那间,小诗闪过一个念头:“他没有疯!他一定想说点什么!”

25

小诗和同学们走着走着,远远地看见了那坐灰色的楼房……

插进一条巷子,就见到了大门。哟,好高的大楼啊,注册交费领新书,小诗被分配到初一(3)班,黑蛋和黎亮分到一(4)班,又到学校各处去看,好大的操场噢,操场后面还有水池假山……小诗到处玩一玩,转一转。国庆节前,学校正式开课。妈妈早早就准备了午饭,装在盒子里,让小诗带去。第一天上课,就见班里墙上贴著“风声雨声读书声,声声入耳;家事国事天下事,事事关心”两行字,整整齐齐坐了45个同学,小诗一看,都到齐啦,就按着号码坐进自己的位子上。刚坐下,就有一个女同学拿着号码要坐自己的位子,一看都是9号。小诗赶快站起来,让女同学坐。女同学刚坐下,一看小诗站着,也站起来。两个人站着,旁边一片哄叫。老师进来了,上前一看,原来是贴反了,就让女同学坐在应该是6号的位子,小诗又在9号坐下来,一屁股坐在地上。教室里哄堂大笑,原来哪个恶作剧从后面上来把椅子抽开了。小诗从地上爬起来,向后面的同学送去一个原谅的眼光,又坐下来。老师正从门外抱进一大堆课本,自我介绍,姓宋,是语文老师,让同学把课本传下去,开始点名。老师点了一圈,又问:哪个女同学叫吕小诗,“我!”,刚回答,就觉得不对劲,站起来,全班都笑起来。回头一看,原来自己那一路都是女同学,先来的同学分男女界限,商量好了的,女同学全部坐靠墙一路。老师让同学们重新就位,才发现自己把小诗的性别抄错了,也笑起来。原来全班20名女同学,有一个今天未到校,这才察觉出来。“下面我们开始上第一课……”宋老师说。“我先念一遍课文,然后我请同学们念一遍。”老师念了一遍,下来让每个同学念一个段落,每念到生字就在黑板上写下来,注上拼音。小诗觉得这个老师的方法真好。轮到小诗念了……底下静悄悄的,同学们察觉出老师眼睛里流露了一丝赞赏的神色。老师让同学在生字本上抄写黑板上的字,走到小诗身边来看。小诗正一笔一划抄著哪,一看老师正注目著自己的抄写呢,脸唰一下红了……

老师站在讲台上:“同学们,语言是我们思维和认识的基础,语文是民族的灵魂和眼睛。没有一个好的语文基础,就没有我们民族的思想文化……”

小诗和同学们冲到操场上,哇!球场上满是高年级同学,打篮球、打排球,踢足球,哈!单双杠都是正规的,小诗站在双杠下,自己还没有杠杆高,他一下撑上去了……几堂课下来,同学们都饿哄哄的,抱着家里带来的饭,坐在楼外阶梯上吃。小诗打开饭盒,里面有米饭和红烧肉,看到一个农村来的同学打开一个毛巾,里面只有几条山芋……小诗只吃了几口,就吃不下去了……

下午4点钟,小诗玩够了,从学校回到家。妈妈从外面买了一群小鸡,头上围了块毛巾,正在灶头蒸馒头。小诗帮妈妈喂了鸡,就告诉妈妈,中学和小学不一样,下午有课外活动,还说今天上数学课,老师教了代数。妈妈摘下头上的毛巾,擦了一把满脸的汗,高兴地说:“只要你们好,妈妈就高兴了。”小诗又告诉妈妈自己中午把饭分了一半给农村同学吃了,妈妈很惊讶,小诗也惊讶地看着妈妈,只感觉一个伟大的胸怀搂抱着自己。他抬起头,妈妈慈祥的脸上现出了朝霞般的微笑。妈妈紧紧把他搂在怀里,摸着他的头,说了声“好孩子!”小诗觉得妈妈从来没有今天这样美!小诗找了把铲子,说到后面地里抓虫子给鸡吃,就跑到屋后去了,抓了几条菜青虫,又抓了一个天牛,一个蓝色的金甲虫,几个瓢虫,就给妹妹玩,看到四虎和一帮小孩歪歪扭扭地骑着一辆自行车,从灰渣路上过来。小诗把几个青虫扔给小鸡,就冲上去,也要骑。原来四虎考上了一所郊区中学,爸爸答应如果他学会了,将来给他买一个,当然是旧的,新的买不起……小诗接过自行车,四虎在后面扶著,勉强骑了两步,车头不听使唤,啪地摔下来……四虎又跟着骑,几个小孩在后面扶了一段,自己骑上走了,一直骑到路口,还不会转弯,咚的一声撞到垃圾箱里去……小诗跑上去,接过自行车,又往回骑,还是掌握不好平衡,一头撞在自己家的花台上……爸爸下班回来,一看小诗腿也蹭破了,心疼地拍腿:“咳!这孩子,怎么搞的?”就找了瓶紫药水。小诗腿上搽了一片,从家里抓了一个馒头,往嘴里一塞,又往外跑……爸爸又是连连叹气。

正准备吃晚饭,爸爸和妹妹帮助把小鸡赶回来,“哟!我的自行车怎么没有了?”就听得‘叮呤呤’一阵铃响,小诗正在前面那条横路上骑着呢!妈妈发火了:“没见过这样的孩子,上中学了还是这样痞!”“哟!他是把我的自行车骑去了!“爸爸说着,就向外跑。小雨正在下呢,垃圾箱的横路上,路灯下亮晃晃的,小诗正一路欢快地骑过来呢!两个妹妹都在路边拍手叫。

“我的小天神啊,你快下来吧!”爸爸擦眼泪,几乎是哀哭地跺脚!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部史书,不任强权者歪曲粉饰,也不由伪造者涂抹虚构,自有天上神灵的眼睛看着。一段历史,总有往事的亲历者秉笔直书,用不着担心记忆的失却,除非天灵不存,良知丧尽。如果说有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也一定会有一部中国20世纪中叶病世的文学记录。
  • 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着提琴盒什么的,中间一个阿姨,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登上一辆‘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大红横幅的汽车,向送别的人招招手,汽车腾腾开走了。
  • 很快又是冬天。小诗这次在中期考试又是得的优。过了寒假就是下学期,同学们都在抓紧功课,准备考中学。小诗做完了功课,就开始画画。
  • “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 不久,春暖花开,阳风和煦。学校里小朋友已经风魔了打乒乓球。下课时,黑板上,走道墙壁上、楼梯上,白蛇飞舞,到处小球声。小诗乒乓球拍藏在书包里,每天一大早塞上两个馒头就往学校奔,占水泥乒乓台子。妈妈说:“哟,这孩子变乖了嘛,上学也不要人催了。”人们都说现在小孩变好了。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