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画外思絮】秋思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

马致远的这首〈天净沙〉可说是元曲中的绝唱,凡是看过的人,几乎没有不说好的,至于它究竟好在哪里,则又众说纷纭。那是因为各人所站的角度不同,欣赏的眼光不一,内心的感受迥异的缘故,才使得“秋思”被推崇得如此的完美、突出而无瑕疵。

虽经千缠百绕,那抵死攀附的藤蔓,最终也得枯萎垂下;历经岁月的熔铸,那老树的枝干,依然在萧瑟的荒郊挺立;四下低飞的寒鸦,在暮色苍茫里穿梭哀鸣。放眼四望,坑坑洼洼的路面上一片沧桑;环顾周遭,斑斑驳驳的树影里何处觅归程……

这首小令读来总能触动我伤感的情怀,挑起我悠缈的悲愁。这是张全开大画,画起来大费周章。虽然只描绘了头一句、三种景物所展现出来的残、剩、衰、老、落拓、幽远的秋野黄昏景色,然后尺幅就再无余地,而我也再无余力去诠释其它的种种美景与哀思了。这种只能心领神会而难以言表的心灵触及,更不是我这半路出家的人所能表达于万一的。但愿有那么一天,经过多次的细品与体会之后,能再次画出马致远心目中的“秋思”。

年轻时,尤其刚接触这种特殊的画法,总好用缤纷的色彩、明亮的背景、高度的对比与梦幻的构图。随着生活经历的增多、波折,内心思绪的过虑、沉淀,慢慢的颜色不再耀眼,明度大大降低,画面简约而带点恬淡、沉静。那是经过社会的磨砺与洗礼,经过人世的翻滚与淬炼而自然改变的!这么说来,其实创作的过程,也可视为如古人所言的,是一种自我修炼的过程,不是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繁华过后,只剩峥嵘姿态,请别为我叹息!那只不过是为洗净自己,来年好换上春装!

    落叶尽逝,只余残枝秃干,不要为我惋惜!那只不过是按著自然规律,转眼又成新林!

    别视我为寒林!别认为这儿萧瑟!每一根树枝都诉说着一季的风华!每一株树干都有着不同的故事!

  • 于是枯木开始萌芽、抽条、长枝;藤蔓趁机攀爬、缠绕、拥抱;那嫩叶儿也四处争着推挤、探看、亮相!一对鸟雀儿乐呵呵的飞来报喜;“快来瞧瞧!枯木逢春啰!它重新活过来啦!它开始了美好的未来!它获得了‘新生’!”
  • 也曾瞥见蛱蝶的双翅、蜜蜂的奔忙;也曾听闻啁啾的鸟语、四散的花香;在在昭告著“春神”对大自然的展现!但为何我生命中的春天,仍是如此的溟濛不清?
  • 这橙红色调,是我的最爱,更经常使用,虽然难免让人有“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的凄美感受,但走过了波涛汹涌,经历了恶浪疾风,如今拥有的只是轻缓的脚步与澹然的心胸,知道那余霞散绮的时刻,再怎么绚丽夺目,也终将被迅卷而至的夜幕吞噬!
  • 人一出生,即一步步朝向终点迈进,没有选择的余地,也没有拥有的权利!在这过程中,每个人都不由自主的戴上不同的面具,来不及摘下又戴上一副,越戴越多,多到找不着真实的自己了,午夜梦回,涌上心头的总是:“是否在心底深处有个纯真的你?是否在灵魂底部有个初始的我?能否找到?何处寻觅?……”这红尘俗世中,连“真我”都难保有,更遑论存留记忆、前瞻“永恒”了!
  • 这是张首展作品,特别受到我的青睐。尽管笔触不够成熟,构图不那么完美,但可是标准的水彩渲染画,也就是所谓的“高湿度画法”、“湿中湿画法”。
  • 这是张黄昏的田园景观。那天空七彩斑烂的晚霞,是经过多次上色的特殊处理;那远林、农舍、田野在暮色苍茫里,呈现著一天劳动之后的轻快与恬适。
  • 岩石的黝暗与厚重衬托瀑布的灵动与洁白;山势的高耸巍然凸显菌类的惹眼娇小;雷鸣般的水声与流速陪衬菇菌的气定与神闲;前景的深沉烘托背面的明亮。这就是对比之美!那静态感与动态美相得益彰。
  • 那群山间轻挪缓移的烟岚,江上迅速升起的袅袅晨雾,天边舒卷自在的白云,以及密林中飘浮不定的潮霭……最宜入画,最适合描绘。此幅画的完成,那真是出乎意料之外,深得我心!
  • 就让我们在这浪漫的粉紫里,编织恋爱的梦:那里只有真心相待、诚挚相惜、甘苦与共、相守到老!
    就让我们在这迷人的粉紫里,编织恬澹的梦:那里只是乐天知命、爱物惜福、随缘适性、贴近自然!
    就让我们在这唯美的粉紫里,编织共同的梦:那里个个远离是非、真诚善良、谦逊和谐、宽容忍让!
    就让我们在这可爱的粉紫里,编织清静的梦:那里人人清心寡欲、温言善语、心平气和、福祸相依!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