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7)

晨风清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26

上了几天学以后,同学们都熟了,原形毕露,上课时折纸飞机飞来飞去,有的砸纸团,有的在后面讲小话,坐小动作。上英语课的是孙老师,匀称的身材,穿的衣服整洁笔挺。嗓音很好听,上课时上身笔直,双手撑在讲台上,头颅前倾,两眼平视前方,形象非常有力,像舞台上的演员,又像电影中的演说家。小诗印象最深的就是,老师有个眼睛是假眼睛,动作看起来有点谨守,但很优雅。这天,孙老师开始给大家上课,先让同学们发了几个元音,告诉大家英语发音的基本口型和位置,接着又发几个难发的辅音。这时候,就有同学开始放飞机。老师刚发了一个‘the’,一架飞机从教室上空飞过去了。老师抬起头,一个纸团打到眼睛上。孙老师掏出手绢擦了下眼睛,沉默了一会,两眼还是看着前方,说要给同学们讲个故事。

“这是我在英文读物中看到的,现在我用我们中国的话说给大家听。有一个正常、两个眼睛都很好的人和一个盲人,站在太阳下面。太阳问:告诉我,你们都想要什么呢?那个正常、两个眼睛都很好的人说,给我一片土地吧。那个盲人说,我不要你的金银和土地,我要一片光明。在知识和真理的殿堂里,这也应该是我们的态度。”

小诗感到心灵里一股冲击!他回过头,几个调皮的学生都愧赧地低下头,教室里一片沉默。小诗感到自己的体内正在注入一种叫做光明的物质,一颗盲目、黑暗的石头正发出晶莹的辉光,自己就是那个盲人,在艰辛寻觅的旅途中心劳力悴,匍匐于地,但是,“我看见了光明!”他举起了手,一股激情奔流而出:“老师,告诉我们怎样寻找光明!?”

下一堂作文课时,当老师布置作文题《我的理想》时,小诗就在作文中提到了孙老师讲的故事。“我们通常在提及理想的时候,总是述及自己的未来职业,都是做工程师、驾驶飞机、开火车……这当然都是不错的。但我们有没有想过一种更高的热爱,燃烧的理想,照亮世界的灵魂……那将是高于个人一己私利与追求的境界,那是精神的火炬,是思想的太阳……我们每个人在追寻知识和真理的道路上,都应该有盲人追求光明的精神……”

宋老师一看这篇作文不错,虽然语言嫩稚,但立论正确新颖,思路开阔;文章虽短,但表达完整……纠正了一些错别字,还有相当的语法问题。宋老师皱了下眉头,但最终肯定了这篇东西。“这是多年来我们语文组教学中难得遇到的一篇好作文……”他手颤颤地放在办公室桌上,随手擦了一下额头上的汗,但还是掩饰不住心中的喜悦,向其它老师推荐……又一堂课就在班上念了。其后教研组研究,在全体一年级各班上朗读这篇作文。在全校教研会议上,初中部主任把这篇作文念了一遍,说:“一个初一年级的新同学,做出这样的作文,这是我们学生、学校的正声,这才是我们时代的理想主义,才是我们社会主义的教育成果。”一致同意,作文刊入学校墙报,并由校油印室印刷,向市教育局推荐……

这时,我们的光明小使者正在楼下挥动着大扫帚扫地呢。又快到国庆节了,老师布置大扫除。小诗在擦窗子时,看到丽丽,她在擦另一个教室的窗子,一(3)班和一(2)班隔一个过道,丽丽向他招手。擦完窗子后,两人来到操场里。丽丽头上笊了块毛巾,胸前勒了块围裙,像妈妈一样。小诗只穿一件衬衣,摞起了袖子,都拿起了扫帚。丽丽说:“我听了你的作文……”小诗说:“真的吗?我还记得你给我的小纸条……”

丽丽扑哧笑了:“你老是记得。你帮我拣的钢笔……”

小诗说:“我还能背下来。小白杨,你的生活在天上……”刚背了两句,丽丽就撅了嘴:“谁让你念的?不要你念。”说着就扭过头去。小诗忙说:“诗歌不是给人念的吗?”丽丽说:“就不是给人念的。”人在地上扫,扫帚却不动了。“我是写给你一个人的。”说着,白了一眼小诗,“记在心里就行了。”教学大楼灯亮了,映出了参加劳动的同学们的剪影。两人抬起一个筐子,一起把垃圾倒了。此刻,校园路灯齐明,住校的同学三三两两地向食堂走去。

小诗说:“我送你回家吧!我们同路。”丽丽点点头。“嗯。”

两人顺长江路向家走。走过张灯结彩的四牌楼,拐进淮歌路,路过城隍庙,一盏盏的路灯—“我到了。”丽丽站在路灯下说。小诗说:“丽丽,我也送你一张纸。”丽丽接过小诗递上的一张小纸片,说:“我看看。”她就站在路灯下,轻轻念起来:

路灯

路灯说 我只是柔柔地照亮
我的脚下

也照亮了我自己

小诗已经走到下一个路灯下,就站在那里呢。丽丽“噗嗤”一声笑起来。看小诗正扬手向她挥别,也挥手,转头回家,看着头上的路灯,就觉得心里亮堂得多。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小诗考上了城市中学喽!”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大院。城市中学是红旗中学,设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考上中学就是秀才了。”有的家长来祝贺,有的还带着自己考上中学的孩子来看小诗。和小诗同时考上城市中学的还有黑蛋和黎亮,“来,比比看,谁长得最高?”
  • 一部史书,不任强权者歪曲粉饰,也不由伪造者涂抹虚构,自有天上神灵的眼睛看着。一段历史,总有往事的亲历者秉笔直书,用不着担心记忆的失却,除非天灵不存,良知丧尽。如果说有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也一定会有一部中国20世纪中叶病世的文学记录。
  • 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着提琴盒什么的,中间一个阿姨,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登上一辆‘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大红横幅的汽车,向送别的人招招手,汽车腾腾开走了。
  • 很快又是冬天。小诗这次在中期考试又是得的优。过了寒假就是下学期,同学们都在抓紧功课,准备考中学。小诗做完了功课,就开始画画。
  • “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 妈妈回来,把一袋桑葚放在桌上,从包里取出一本《五四以来的新诗》说,“小诗,你上六年级了,妈妈给你买了本书,以后可不能再贪玩了。”小诗还在那里唱歌,大妹妹也上了小学,也在唱;小妹妹上了幼儿园大班,也跟在后面哼,妈妈就皱眉头,说小孩子唱这个不好。
  • 五一节这天,节日连周日,结束了社会活动,好不容易得了两天假期,爸爸舒展了眉眼,“一日清闲一日仙”,就里外整整花草。妈妈说:“包饺子!”爸爸拍拍身上的尘土,又带几个孩子上街买了点五花肉。小诗带着两个妹妹正在后院挖荠菜呢,瓜片兴冲冲地跑来,手里拿着一个盒子,一根线插在耳朵里,让小诗听。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