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29)

晨风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28

“下面播送一个通知……各班体育委员现在到校体育组领取……”今天上午课间操时,小诗到了校广播室,两个高中女同学让他先熟悉一下设备的使用,打开收音机,接通扩大机,话筒和唱机的连接,了解一点广播朗诵的要求,小诗傻呼呼的,大家都喜欢,就让他读一篇文章,小诗一开口念,两个高中女同学就说好。就拿出一张通知让小诗念,这样,小诗的声音就第一次通过广播喇叭传到了空中。下午课外活动时,学校大喇叭里正在放印度尼西亚民歌‘星星索’和‘河里的青蛙’,接着又传出:“……继续宣传学雷锋……批判文艺毒草……深入展开农业学大寨、工业学大庆,全国学习解放军,以及城乡四清运动……学习毛主席著作运动……树立伟大领袖光辉形象……”小诗来到广播室,高中部的大同学正拿着麦克风朗诵‘滕王阁序’呢:
“……落霞与孤鹜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渔舟唱晚,响穷彭蠡之滨;雁阵惊寒,声断衡阳之浦。……”

小诗听到那金属般的声音,感到心脏在跳,羡慕得不得了。接着,一位大同学又朗诵范仲淹的《岳阳楼记》:
“嗟夫!予尝求古仁人之心,或异二者之为,何哉?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庙堂之高,则忧其民﹔处江湖之远,则忧其君;是进亦忧,退亦忧,然则何时而乐耶?其必曰:“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欤!”微斯人,吾谁与归。”

真像古人一样!他听不懂,但“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两句他听懂了。他想自己什么时候也能长大就好了,像高中同学一样有抱负有志气!这时,就有同学写了表扬稿送进来,两个女同学就来念。小诗说:“我也能写!”就要出去。那个高中男同学说:“好啊,我带你去看看。”就和小诗一起出了广播室。

小诗从校广播室出来,操场上已经人声喧哗热火朝天了。年级足球赛踢得紧张热烈,假动作、头球、倒挂金钩、大脚远射,层出不穷……初三联赛,一个大同学在中场一脚把足球踢到围墙外面去了,跑到墙边一看,是个荷花塘。墙很矮,小诗就往上翻,一个同学已经爬过去了,正站在一个采荷花的圆桶里要划着去捞球,桶摇晃了一下,小诗连忙去扶,桶一下翻了,小诗也掉进水里,两人一身臭泥,抱了球爬上岸……跑到水龙头下冲得干净,浑身水淋淋的,小诗就往广播室跑。两个高中女同学赶快叫他把衣服脱了,脱下自己的外衣把他包上。一个女同学就拿了他的湿衣服到食堂里去烤,另一个高中女同学,样子很甜美的,把他搂在怀里,用毛巾擦他身上的水,喊了声小毛头。小诗第一次被女孩子抱在怀里,有一种新奇的感觉。他朦胧地想到了史老师,心里有点发烧,就包着外衣歪在桌子上写比赛报道,写得很幼稚,高中女同学看了发笑,改了以后就在话筒里播出了。念完了,那个高中女同学从架上取出一张唱片放进唱机,哇!一阵激越欢快的乐声就在校园的高音喇叭里传出来了!小诗看,是阿拉姆.哈恰图良的‘哈巴涅拉舞曲’,他不懂。想走到架子边去看,一看自己还光着身子,不好意思地把衣服包紧。高中女同学就把唱片目录拿来让他看,有下列曲目:
……
马刀舞曲(选自《加雅涅》)
W.A.莫扎特 土耳其进行曲(选自A.K.331奏鸣曲)
克劳德.德彪西 月光(选自组曲《贝加摩》)
意大利儿童歌唱家罗伯蒂尼1957年演唱的妈妈
柴可夫斯基的1812序曲、意大利随想曲、惠灵顿的胜利
肖邦的夜曲、即兴曲
……

小诗就问:“能不能听?”那个女同学就在电唱机里放上一张中国唱片“春江花月夜”,等校园喇叭里传出声音后,关小监听;又打开一个手摇唱机,放了一张‘俄罗斯水兵舞曲’,小诗都听楞了,为什么这些音乐同中国的不一样,旋律这么美,就问:“为什么外国的音乐就是和我们的不一样呢?”女同学说:“是啊,是外国啊!”小诗又说:“那我们国家的音乐为什么不能和他们的一样好?”女同学说:“谁说我们国家的音乐不能和他们的一样好?不一样的好。”又说,“我们国家的乐器没有这样的表现力。”小诗说:“那为什么我们国家只有二胡和笛子?”“不止啊,我们还有古筝、月琴、琵琶、三弦……可是为什么,我们就表现不出……这个,我也不知道了。”女同学妍尔一笑,说我给你拿衣服去。高中女同学出了门。小诗一个人坐在桌前,那张中国唱片放完了,他又放进一张肖邦的夜曲全集,立刻传来那仙乐般跳荡的钢琴弹奏……小诗想,中国就是和别人不一样,为什么我们没有这样的钢琴曲?正想着,两位大同学都进来了,“你快穿上衣服吧。”就把脸背过去。小诗穿上衣服,烤的暖暖和和的呢,背上书包就要回家。那位放唱片的女同学把他拦住,搂了一下,“还在想啊,真是个问题大王!回家问你妈妈吧。”“那我明天还来不来?”“你说呢?”又摸了一下他的头。

小诗走在回家的路上,刚出校门,碰上了丽丽。丽丽跟几个女同学结伴回家,小诗就走在一边。丽丽今天的数学作业做得特别好,也受到了表扬。高高兴兴往回走,小诗边走边哼意大利童声歌曲‘妈妈’,丽丽说:“小诗,你怎么今天这么高兴啊?”小诗就跟她讲在广播室听音乐的事。丽丽说:“我听到你在喇叭里的声音,好像念错了两个字……”就这么说着,几个同学到家了,互相告别。小诗又送丽丽回家。快到话剧团了,丽丽说,我到家了,看了小诗一眼说:“你回去吧,明天学校见。”这时,从旁边一座二楼上飘出一阵小提琴的声音,小诗的目光一下被扯过去了。丽丽又喊了一声:“再见!”小诗已经在路灯下僵住了。那乐曲拉了一会,忽然奏出一段欢跃俏皮的乐音,小诗想:“那不是云雀的声音吗?”……云雀正在天空愉快地飞,唱着人世间听不到的动人的歌声……一阵风,飘来了毛毛雨。丽丽和妈妈从巷口里出来买烧饼,一看,小诗还站在那个路灯下呢。丽丽赶快让妈妈回去再拿一把伞,自己撑著伞来到小诗身边。小诗已泪花闪闪,两手伸向了天空……

小诗一直听到琴收曲尽才回家……丽丽跟爸爸讲了小诗在学校里的情况,爸爸躺在床上感慨万千,说,这么好的孩子,真想带丽丽上小诗家去看看他。“吃饭了——”妈妈喊她的时候,丽丽还站在门前,盯着巷口的路灯……晚上睡觉的时候,眼前总浮现著那双泪花的眼睛……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校广播站传出雄壮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歌曲声,小诗正在操场上玩。“初一3班的吕小诗……”有人在喊。新学期第一堂体育课是体能测验。
  • 上了几天学以后,同学们都熟了,原形毕露,上课时折纸飞机飞来飞去,有的砸纸团,有的在后面讲小话,坐小动作。上英语课的是孙老师,匀称的身材,穿的衣服整洁笔挺。嗓音很好听,上课时上身笔直,双手撑在讲台上,头颅前倾,两眼平视前方,形象非常有力,像舞台上的演员,又像电影中的演说家。
  • “小诗考上了城市中学喽!”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大院。城市中学是红旗中学,设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考上中学就是秀才了。”有的家长来祝贺,有的还带着自己考上中学的孩子来看小诗。和小诗同时考上城市中学的还有黑蛋和黎亮,“来,比比看,谁长得最高?”
  • 一部史书,不任强权者歪曲粉饰,也不由伪造者涂抹虚构,自有天上神灵的眼睛看着。一段历史,总有往事的亲历者秉笔直书,用不着担心记忆的失却,除非天灵不存,良知丧尽。如果说有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也一定会有一部中国20世纪中叶病世的文学记录。
  • 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着提琴盒什么的,中间一个阿姨,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登上一辆‘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大红横幅的汽车,向送别的人招招手,汽车腾腾开走了。
  • 很快又是冬天。小诗这次在中期考试又是得的优。过了寒假就是下学期,同学们都在抓紧功课,准备考中学。小诗做完了功课,就开始画画。
  • “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 国庆节又到了。因为是15周年大庆,全市隆重准备。小诗是三好学生,参加全市青少年在湖山公园的一天短期夏令营活动,有本市劳动模范讲话,省歌舞团的叔叔阿姨唱新疆歌跳西藏舞,小诗觉得挺好玩的。他模模糊糊感到好像现在汉民族没有歌没有舞的,要不然为什么我不会跳舞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