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毁灭(30)

晨风清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29

这几天课外活动时,学校安排广播室读忆苦思甜的文章。下午小诗又来到广播室。任芳大姐姐拿着一本书,找出一段让他念,是夏衍的《包身工》,小诗也不知道为什么要念这篇。念完了一段,大姐姐就拿出一张通知,小诗念完后自己也知道了,原来是要全校同学参加从明天开始三天的农村劳动……“教育为无产阶级政治服务,教育与劳动生产相结合”……下午就开始准备。小诗中午回到家,告诉了妈妈这事,妈妈说:“这真是巧,你爸爸也接到通知,说是要到农村参加抢收,你们两个都下去了。”当晚妈妈准备父子俩的行装,一直到深夜……

第二天大早,小诗和同学都背着小背包走到学校,学校汽车都准备好了,当天上午就开到郊区城西公社。到处都是人,弯著腰,扬著弯弯的镰刀割稻子,生产队领导讲话表示欢迎,老师对同学们做了详细的交代,每人发了一把镰刀,各班就被领着到各自的地块参加抢收。小诗站在田埂上,成熟的稻穗都谦忍地低垂著,在秋日的阳光下发散出金色……

小诗第一次注意到祖国的田野,它并不是诗歌和画面上描绘的那么平坦光滑,而是那样的高高低低、坎坷不平,一丛丛的草房就像灰白的贝壳一样遗弃在这起伏波动的地表上。小诗下到地里,同学们在田埂上迟疑着,只当是玩着,也嘻嘻哈哈地下到田里。小诗弯下腰,扬起镰刀割第一把稻,稻秆糙糙的,有点扎手,镰刀一弯,割下来了。身后,有的同学已经把稻子拔出来了。小诗也第一次凝视祖国的土地,它密布著大大小小的土蛋旮旯,丛生著许许多多的各种各样的很小的杂草,开着各色杂陈的很小的不知名的花,有很多细细密密的根茎,有蚯蚓、蚂蚁……也有各种各样的很小的叫不上名字的生物,熙熙攘攘忙忙碌碌……一脚踩下去,土旮旯蛋都粉碎了,全部踩成齑粉,是黑腻腻的细壤,出了油一样……一会儿,身后倒下来一排排的稻子,有的同学看到了青蛙,有的看到了蚂蝗,有鹌鹑从稻田里泼啦啦惊飞,还有的同学发现了蛇,一片惊叫,把蛇砍死。小诗割了一会儿,就觉得手上打了泡,手背胳臂上扎了很多血口子,有两个同学镰刀砍上了腿,还有一个女同学晕过去了。老师赶快取出卫生包,拿出紫药水、十滴水……几个同学上去帮着搽了,又给女同学送了水,服了药,老师就宣布休息……小诗就送受了伤的同学到宿营地休息。

路过社员的草房,粗陋搭砌的土坯,覆盖着泥巴糊的干草,屋里除了一张桌,放着几个破碗,旁边几条凳,什么都没有。屋外草棚下,堆著稻箩粪箕,栓著条黄牛,有几条猪在到处乱拱,地上撒了一堆山芋皮,一群鸡在啄食。社员的小孩,有的光腚,有的只用条布带系条裤子,身上糊的黢黑,光着脚,就在地上玩……小诗看见路边有很大的粪池,很远还闻到一种刺鼻气味,这下,知道‘撮屎大哥’是怎么回事了……他们日里夜里到城里‘偷’粪……是因为需要大量肥料……看着浩大原野上金色的稻穗,小诗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此刻的感受——整个国家机器的血管都是到这里来抽血的……

晚上,吃完后勤组安排的山芋饭,同学们就回到一间大草房休息。地上铺的草,铺盖就摊在新晒稻草的香味上。小诗和同学们跑到一口大塘里洗了澡,好像身上还是臭烘烘的,躺进草铺,只挂了一盏煤油灯,一上床就感到身上痒,地铺上有好几个同学都坐起来挠;躺下去,几只老鼠就从头旁边叽叫着蹿过去了。地铺中已传来了酣息,小诗睡不着,悄悄爬起来,走到屋外,一片漆黑,没有一座草房有灯光,没有一点声音,沉默得像一口黑棺材。“现在大概才城里的7点钟吧……这是一个没有电、也没有思想的原野,感觉像是回到了万古洪荒。

第二天是收稻子,同学们都分散到各块田里,跟社员学着用稻草搓绳,捆稻,再把稻捆扛到晒场上摊晒。太阳出奇的好,队里已经准备好打场了,学校广播组也带来了唱机喇叭,就在田头播放“公社是棵长青藤,社员都是藤上的瓜……公社是颗红太阳,社员都是向阳花……”小诗也参加了广播,播送同学写的表扬稿,“……在我国社会一片大好形势下……西方国家人民正在资本家的压迫下过着水深火热的生活……”中午同学们吃的是米饭炒菜,社员小孩山芋碗里的咸菜好臭啊……很多同学都在身上抓,下午收工回来全身就更痒了,到河沟里洗澡,发现身上都是红包,有的说是水土不服,有的说是风疹块,有的说是粪毒……“农村真苦啊……”怨言开始流传……

晚上小诗睡不着了。他在想妈妈,妈妈这两天在忙什么,又在灯下给自己和妹妹缝补衣裤了……也只有这两天,自己和爸爸不在家,妈妈才可能稍稍得闲一会……他眼前浮现了妈妈慈祥的笑容……“孩子,还不睡觉啊……”眼睛湿润了。“啾啾……”传来了屋檐上的小声的呻叫,“有鸟吗?”小诗向房顶上看,“鸟妈妈一定在呵护小鸟了。”小诗想爬起来,哎哟,实在太累了,不一会,他进入了梦乡。

第三天,大家拣了一天稻穗,大喇叭里传来广播“……我们学习了贫下中农的优秀品质,圆满完成了下乡劳动任务……”坐车回家,小诗还在车上迷糊。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今天上午课间操时,小诗到了校广播室,两个高中女同学让他先熟悉一下设备的使用,打开收音机,接通扩大机,话筒和唱机的连接,了解一点广播朗诵的要求,小诗傻呼呼的,大家都喜欢,就让他读一篇文章,小诗一开口念,两个高中女同学就说好。
  • “我们走在大路上,意气风发斗志昂扬……”校广播站传出雄壮的‘我们走在大路上’歌曲声,小诗正在操场上玩。“初一3班的吕小诗……”有人在喊。新学期第一堂体育课是体能测验。
  • 上了几天学以后,同学们都熟了,原形毕露,上课时折纸飞机飞来飞去,有的砸纸团,有的在后面讲小话,坐小动作。上英语课的是孙老师,匀称的身材,穿的衣服整洁笔挺。嗓音很好听,上课时上身笔直,双手撑在讲台上,头颅前倾,两眼平视前方,形象非常有力,像舞台上的演员,又像电影中的演说家。
  • “小诗考上了城市中学喽!”一个消息不胫而走,传遍了大院。城市中学是红旗中学,设施和教育水平是最好的。“考上中学就是秀才了。”有的家长来祝贺,有的还带着自己考上中学的孩子来看小诗。和小诗同时考上城市中学的还有黑蛋和黎亮,“来,比比看,谁长得最高?”
  • 一部史书,不任强权者歪曲粉饰,也不由伪造者涂抹虚构,自有天上神灵的眼睛看着。一段历史,总有往事的亲历者秉笔直书,用不着担心记忆的失却,除非天灵不存,良知丧尽。如果说有一部中国封建社会的百科全书,那也一定会有一部中国20世纪中叶病世的文学记录。
  • 就见放着许多自行车的那排平房的路口,走出一群人,拎着提琴盒什么的,中间一个阿姨,像画片上的仙女,瓷娃娃一样的脸,高高的发髻,亮晶晶的眼睛,又尊贵又亲切,和身旁几个男的说说笑笑着,登上一辆‘革命文艺巡回演出队’大红横幅的汽车,向送别的人招招手,汽车腾腾开走了。
  • 很快又是冬天。小诗这次在中期考试又是得的优。过了寒假就是下学期,同学们都在抓紧功课,准备考中学。小诗做完了功课,就开始画画。
  • “小诗妈妈……”这天,小诗在家里写大字,抬头看,是丽丽妈妈带着丽丽来了。前些天,妈妈带自己上丽丽家看给他爸爸,这不就回访来了?自己正临摹柳公权字帖呢,赶快把手里的字写完,就听得妈妈说:“哟,秋天过得真快啊!”抬头看,窗外的扬树叶已纷纷下落,妈妈已经把丽丽母女俩让进屋里来了。
  • 到家了,爸爸坐下来,冥思不得其解,人家一个讨饭的农村孩子,肚子里都有锦绣文章,看看自己成天不知疲倦上蹿下跳东西不分神魂颠倒的儿子,就觉得是个不成器的混账,三九葡萄冻了心,叹口气,刚想休息一下,小诗啃了个生山芋边进来说:“大食堂这么好,为什么我们天天吃山芋?”
  • 猫娃蓬头垢面,穿个对襟破小褂,正在给婆婆捶背,边捶边念唱:“抱元守一,天一地二,万法归一……”有人问了:“猫娃啊,你为什么念这个?”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