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光天化日下全家财产遭警察抢劫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14日讯】(大纪元记者林雨综合报导)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上午,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何益兴张月芹夫妇家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国保大队八九个警察非法闯入,在没有经过任何人确认的情况下,抄走了许多贵重物品,还有一辆汽车及60万现金。事后,何家大女儿去警察局要钱不成反遭恐吓。目前除大女儿外,全家四口被非法关押在监。

二零零八年七月十日上午,河北省唐山市法轮功学员何益兴张月芹夫妇家被唐山市公安局路北分局国保大队陈红及其他八九个警察(一个穿警服,其余便装),动用两辆消防车驾云梯非法闯入,在没有经过任何人确认的情况下,抄走了许多贵重物品,还有一辆汽车及60万现金(含他们大女儿做生意的钱和张月芹夫妇的养老积蓄)。

据何家附 近的居民说,七月十日早晨5点就开始有人监视,8点左右楼下就来了挺多的警车,还有消防车,把整个楼都围了起来。9点左右,两辆消防车分别从南北阳台驾云 梯到六楼,打碎玻璃,撬坏门窗,强行入室,抄家的同时,把何益兴、张月芹夫妇两个带到了路北分局。随后警察又绑架了正在上班的何家小女儿何艳及女婿孙锋 利。

当天中午,何家大女儿何丹回家时,看到家中已被翻得乱七八糟,两个装钱的背包在客厅当中摆着,警察不让她动,而且把她带到了钓鱼台派出 所。当她从派出所再回到家时,钱、物都已经被抢走了,没有留下任何票据。她看到自己做生意养家糊口的钱被洗劫一空,立即返回到派出所要钱。派出所警察说:“调查清楚后给 你。”

第二天,何丹又去路北分局要钱,陈红干脆说:“钱不给了。”何丹跟她解释说:“钱是我做生意用的,而且有一部分是为了做生 意借来的,还有一部分是我爸妈养老的钱”,但陈红拒之不理。
后来一位在派出所的工作的人告诉何丹说,那些警察先说“钱是国外汇来的活动基金”,后来又改口说是非法聚资,总之就是 不想还钱。

七月十五日,何丹回家时发现地下室门被撬坏了,无奈,她又花了二三百元钱修锁修门。后来到路北分局核实,警察公然承认是他们干的。

七 月二十九日上午,老家的亲属才听到张月芹、何益兴家的事情,急忙从老家赶来唐山看望。当天下午两点多路北分局给何丹打电话说:“谈一下钱的问 题”。亲属便陪她一起去了路北分局。结果警察把其余亲属都轰出门外,只把何丹留在分局,在没有任何法律许可的情况下,何丹被非法拘留了十五天。

八月 十三日,何丹回家后,觉得应该通过法律解决问题,于是就请了律师。可是第一看守所就是以所谓上级规定等种种理由拒绝律师及家人会见何益 兴夫妇,后来,还听说张月芹在看守所里被上了酷刑,而到现在家属也了解不到何益兴夫妇任何的具体情况。

九月二十七日下午4点左右,律师到开平劳教所给何艳送复议信函,让她签字。一王姓科长说“必须到省里开信,我们不归唐山管”。然后拿走了律师的身份 证和律师证,40多分钟后和一胖警察一同出现,律师说明来意要见当事人,胖警察说必须要复议书的原件。还说律师证上钢印不清楚,无法辨认真假。律师说可以 根据律师证上的号码到网上核实,他说“我们不上网”就一口回绝了。不但没让见人,走的时候还故意刁难说:“从哪个门进来的从哪个门出去。”

十 月七日上午,大女儿去开平劳教所会见妹妹,一个叫陆海存的警察说:“今天是接见日,但何艳没转化,所以不让接见。”家属和他评理,他就 说:“不许再说,再说就报110,把你抓起来。”家属说法律上没有这样的规定,他这样做不符合法律。一个叫杨海凤的警察大声说:“你这是攻击国家法律”,说完就把家属都赶了出去。

十月九日,何益兴远在外地、七十多岁的姐姐在得知他们夫妇被抓的消息后因忧伤过度去世。

目前,何家四口人仍然被非法关押在开平劳教所,何丹则面临着严重的经济问题,原本看好的商店也开不成了,老的店面资金周转也成了问题。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11-14 5: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