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观止】唐 柳宗元:罴说

柳宗元

(clipart.com)

    人气: 39
【字号】    
   标签: tags:

(“说”,是一种文体,或叙事兼议论,或议论兼叙事,将叙述和评论结合起来。柳宗元被贬永州时已清楚地看到藩镇力量的扩张,中央集权的削弱,而他所参加的“永贞革新”正是为了加强中央集权,卫护国家的统一和安定。此则寓言意在告诫最高统治者,在强藩割据的情势下,不革除弊政,加强中央集权,若只想“以藩制藩”,势必要面临故事中的猎人一样的处境,虽企图“以一物制一物”,却落得悲惨的下场。)


鹿畏䝙(音:出)(1),䝙畏虎,虎畏罴(音:皮)(2)。罴之状,被发人立,绝(3)有力而甚害人焉。

楚之南有猎者(4),能吹竹为百兽之音(5) 。寂寂(6)持弓矢罂(音:因)火(7),而即之山,为鹿鸣以惑其类(8),伺(9)其至,发火(10)而射之。䝙闻其鹿也,趋而至。其人恐,因为虎(11)而骇之。䝙走而虎至,愈恐,则又为罴(12),虎亦亡去。罴闻而求其类(13),至,则人也(14)。捽(音:足)搏挽裂(15)而食之。

今夫不善内而恃外者,未有不为罴之食也。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注释】

1.䝙:一种猛兽。形大如狗,毛纹似狸,俗称山猫。
2.罴:一种大熊,棕熊。毛皮呈黄白杂文。能爬树、游泳,具强大力气。
3.绝:极度。
4.猎者:猎人。
5.为百兽之音:模彷各种野兽的声音。
6.寂寂:寂静无人声。
7.罂火:用瓶子装着火。罂,小口大肚的瓶子。
8.其类:其它的鹿。
9.伺:暗中侦察。
10.发火:起火。
11.为虎:虎的声音。
12.为罴:熊的声音。
13.求其类:同类。
14.则人也:发现是人类装熊的声音。
15.捽搏挽裂:捽,抓,揪;搏,用手扑打,拍击;挽裂,撕裂。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国以任贤使能而兴,弃贤专己(1)而衰。此二者必然之势,古今之通义,流俗所共知耳。何治安之世有之而能兴,昏乱之世虽有之亦不兴,盖用之与不用之谓矣。有贤而用,国之福也,有之而不用,犹无有也。商之兴也有仲虺(音:悔)(2)、伊尹、其衰也亦有三仁(3)。 周之兴也同心者十人,其衰也亦有祭公谋父、内史过。两汉之兴也有萧、曹、寇、邓之徒,其衰也亦有王嘉、傅喜、陈蕃、李固之众。晋而下,至于李唐,不可遍举,然其间兴衰之世,亦皆同也。由此观之,有贤而用之者,国之福也,有之而不用,犹无有也,可不慎欤?
  • 予尝有幽忧之疾,退而闲居,不能治也。既而学琴于友人孙道滋,受宫声(1)数引(2),久而乐之,不知疾之在其体也。
  • 生而眇(音:秒)(1)者不识日,问之有目者。或告之曰:“日之状如铜槃(2)。”扣槃而得其声。他日闻钟,以为日也。或告之曰:“日之光如烛。”扪烛而得其形。他日揣籥(音:月)(3),以为日也。
  • 夫当今生民之患,果安在哉?在于知安而不知危,能逸而不能劳,此其患不见于今,将见于他日。今不为之计,其后将有所不可救者。昔者先王知兵之不可去也,是故天下虽平,不敢忘战。秋冬之隙(1),致民田猎以讲武,教之以进退坐作之方(2),使其耳目习于钟鼓旌旗之间而不乱,使其心志安于斩刈(音:意)杀伐(3)之际而不慑。是以虽有盗贼之变,而民不至于惊溃。
  • 天下事有难易乎?为之,则难者亦易矣;不为,则易者亦难矣。人之为学有难易乎?学之,则难者亦易矣;不学,则易者亦难矣。
  • 援兄子严、敦,并喜讥议,而通(1)轻(2)侠客。援前在交趾(3),还书诫之曰:“吾欲汝曹闻(4)人过失,如闻父母之名:耳可得闻,口不可得言也。好论议人长短,妄是非(5)正法(6),此吾所大恶也;宁死,不愿闻子孙有此行也。汝曹知吾恶之甚矣,所以复言(7)者,施衿结缡(音:离)(8) ,申父母之戒,欲使汝曹不忘之耳!”
  • 吾家旧贫,不为父母群弟所容,去厮役之吏,游学周、秦之都,往来幽、并、兖(音:眼)、豫之域;获觐(音:紧)乎在位通人,处逸大儒;得意者咸从捧手,有所授焉。遂博稽六艺,粗览传记,时睹秘书纬术之奥。年过四十,迺归供养,假田播殖,以娱朝夕。
  • 圣王在上,而民不冻饥者,非能耕而食之,织而衣之也,为开其资财之道也。故尧禹有九年之水,汤有七年之旱,而国无捐瘠者,以畜积多,而备先具也。今海内为一,土地人民之众,不避汤禹,加以亡天灾数年之水旱,而畜积未及者,何也?地有遗利,民有余力,生谷之土未尽垦,山泽之利未尽出也,游食之民未尽归农也。
  • 岁月易得,别来行复四年。三年不见,东山犹叹其远;况乃过之?思何可支!虽书疏往返,未足解其劳结。
  • 自董卓已来,豪杰并起,跨州连郡者不可胜数。曹操比于袁绍,则名微而众寡,然操遂能克绍,以弱为强者,非惟天时,抑亦人谋也。今操已拥百万之众,挟天子而令诸侯,此诚不可与争锋。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