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文学:热核战(1)

晨风清

(clipart.com)

【字号】    
   标签: tags:

  1
1969年初秋的枯海沙原,草已渐稀,漠野展现出一幅卓尔不群,超然绝美的气质与表观。阳光远射楚鲁特北地,一线绵延,势如屏障。羚驼河上游谷地断落,山泉密布,溪流纵横。山脚冲沟深切,河道交错,森林茂密,草丰花魅,殊为美丽。这时,草沙上两骑双影已渐行渐远──男的叫卓让吉.艾买提,身背双管猎枪,女的叫爱米娅。他们是到枯海去猎沙狐的。沙漠上沙棘淡生,不时扬起沙尘,撩起一阵神秘的风烟。男的举枪、射击,女的紧随……天色渐暗,女的下马,从羊皮袋里取水生火,男的剥狐皮,就著残树干支棚。

夜空出奇黑,篝火照着两个西域人的面庞,架在火上的狐狸已经发出诱人的香味了,女的把奶茶盛在铜碗里。那匹正在吃草料的马,突然长嘶一声,脱缰而去。一丝瑟瑟响动的风流平地而来,女的叫了一声:“卓让吉!”,茶碗已掉在地上──西方遥远的地平线上升起了一点火花……起初,像是一朵卓立的雪莲,霎那间,天际显得格外澈蓝。那火花抖动了一下,绽了花瓣似地继续上升,闪出一些亮色,卓让吉手中的烤狐狸掉在地上。两人都趴在沙丘后,睁大狐疑的眼睛,一动也不敢动……那朵像雪莲的小花崭然迸开,随后喷出了火球,即刻立起一根小小火柱,火头不断翻卷膨胀,倏然升起在地平线上,变幻出不同的颜色,红的、黄的、蓝色的,紫色的,白色的、黑色的……火柱不断翻卷著,扩张著,膨胀著,上升著……终于一冲极顶,变成一柱巨大恐怖的血红色蘑菇云……在浩大的烟云爆炸中,强大的辐射光裂冲而来……
  
沙漠男女紧张地对视,恐怖地抓住草根,脸伏在沙上。草瑟瑟响,沙丘上细粒溜溜下,热浪正滚滚而来……
  
  2
近距离景观:在巨大的火光热浪中,有两座低矮建筑物发生了爆炸,有物体炸飞抛向空中的剪影……
  
  3
在一个遥远的视点上,一个军人在砂峦地上急速爬行,不时回望,脸上充满恐怖,站起来,疯狂奔跑……

一匹马在路边嘶鸣,他跃上马,两腿一夹,疾驶而去……有子弹射来,马中弹,他从马上栽下,继续向前奔跑,很快隐入一片荒草之中……
  
  4
熙熙攘攘的兰州火车站,人山人海,都在等候东去的列车。在站旁小食铺里,一位免冠穿军装的汉子,正在吃一碗捞面。旁边一桌上是一群西北民工,桌上摆着烙馍青蒜,一个扎羊肚巾的长脸汉子,胡子拉渣,小声说:“我才从喀什边界回来,老毛子发射光子弹……唉,现在是人心惶惶啊……”旁边两个喝羊肉汤的红脸汉子,听楞了,筷子“啪!”地放在桌上。一个年轻点的壮著胆子说:“听说,吃掉我们解放军一个师啊,有这回事吗?”那个长脸汉子瞪了一眼,卖关子地“嗯!”了一声,煞有介事点点头。
  
  5
无帽军装男子走向售票大厅,车站广场上满是捆着背包的远行人,男子挤进人群,耳边飘来一群学生的议论:“光子弹是原子物理学最新应用,用集束光子作为武器,其高热可使坦克在数秒内化为铁水……”男子向售票窗口挤去……
  
  6
从兰州到上海的普通客车上,走动着一便装男子,唯一的行李是随身的一个挎包。他找到一个靠窗的座位,耳边传来列车广播员的声音:“开往上海方向的456次列车,马上就要发车了。没有上车的旅客请赶快上车……”他坐下,闭目休息。身旁坐下一位老者,他睁开眼,略略让了一下身子,就见老者膝上摊了一张当天报纸,目光瞅到报纸头版大标题:“珍宝岛事件:中国人民坚决反击苏联社会帝国主义嚣张气焰──准备与苏联进行全面战争”,报纸右上角:“中国政府严正声明:1969年3月2日、15日、17日中苏先后在珍宝岛发生了三次较大规模的武装冲突,这是中苏两国矛盾长期摩擦并由苏方挑起的一个严重事件。由于中方预先有准备,苏方被毁坦克、装甲车17辆,苏军死58人,伤94人……”
  
一片冰雪覆盖的河域上,蓦然,响起了沉闷的坦克隆隆声,3辆、5辆、11辆 ……更多的履带装甲车、坦克,从冰面登上了岛屿,从车里跃出了苏联红军……突然,从白雪遮盖的伪装里站起了中国农民,男的,女的,向坦克群投掷玻璃瓶自制手雷弹……发出清脆的爆炸声……用木棍插进坦克的履带……响起了激烈的机枪声……响起了反坦克炮声……冰原上升起巨大的烟尘,破碎的冻土和人的肢体一齐飞上了天空……中国军队在冲锋……中国民兵在倒下……一个头戴大毛帽的年轻女人中弹,鲜血从胸脯流出、倒下……
  
男子忽然发出一声惊叫,忙掩饰地把脸移向窗户。
(特写:窗玻璃上,一张惊惧的脸,悄悄用手指勾去眼泪……)
  
窗外,大包小包的老乡还在等候上车……
  
车厢接头处走来了查票人员,“旅客同志们,请将你们的车票准备好……列车马上要开始查票了……”男子打开挎包,里面是一套绿军装,他找出车票,是一张短途票,站起来,向车厢另一头走去,一直走到闷罐子车厢,在挤满了坐地老乡的地上找了个空处,坐下。车厢里满是抽莫合烟的烟雾,小孩哭闹,大人训斥,一会,车厢门拉开了,是个女孩在拉尿。
  
  7
列车“咣咚!”一声,车头挂上了。轮轨弹跳,开始了漫长而有节奏的旅行。

黑夜里,列车在梦魇般的城市楼堡中穿行,穿过铁皮工棚、茅棚的工作营,穿过霜冻的垄野,驶进白杨树的小道,进入共青团旗飘飘的校园……进入60年代献身主义精神的梦魇……耳边响起了激昂的〈共青团员之歌〉:“听吧,战斗的号角发出警报,穿好军装,拿起武器!共青团员们集合起来,踏上征程,万众一心,保卫国家!我们再见了亲爱的妈妈,请你吻别你的儿子吧!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再见了!亲爱的故乡,胜利的星一定会照耀我们!再见吧,妈妈!别难过,莫悲伤,祝福我们一路平安吧!”
  
一节节运兵闷罐车在春雨的华东、华北集结、编组、中转……兵车隆隆,驶上郑州铁路大桥,蹒跚在与黄河魂思缠绕的千里陇海线上……汽笛长鸣,车轮碾过中原初夏的朝阳,目光亲吻著沟壑纵横的黄土高原……白烟飘绕,卷过古城洛阳……西安,一站流火,一站荧灯,《人民文学》的眼睛里飘动着一幅幅激情澎湃的画面:
  ……
  在九曲黄河的上游
  西去列车的视窗……
  
  大西北一个平静的夏夜
  高原上月在中天的时候
  
运兵闷罐车蜿蜒一线,爬行在冰雪覆盖的秦岭,钻进西北峰峦的隧道……
  
“我们自幼心爱的土地,一寸也不能让敌人占领。共青团员们集合起来,踏上征程,万众一心,保卫国家!”〈共青团员之歌〉的歌声还在迎风而来……男子悄悄抹去眼角一颗苦涩的泪珠,双臂环膝,铸坐在黑暗中。
  
  一站站灯火扑来,像流萤飞走
  一重重山岭闪过,似浪涛奔流……
  ……
  看飞奔的列车,已驶过古长城的垛口
  窗外明月,照耀着积雪的祁连山头
  
  啊,大西北这个平静的夏夜
  啊,西去列车这不平静的视窗!
  ……
  
“我是50年代和平主义时期,在苏联共产主义精神感召下,投身西北原子工业基地建设……反对国际帝国主义的……”

男子忽然感到胸中似燃起火焰……一会,这火焰冷却下去。行车大半天后,车厢里尿臊味,劣质烟草味,污浊不堪。门打开了一条缝,已经是深夜了。

(明日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是针,你的心是感情的线
    用我们的爱
    缝制没有缝的波流
    把我们的身体缝制
    缝制成生命的呼吸

    像海 光
    给我们的世界缝件衣
    儿童的美丽

  • 第二天,许婆婆火葬后,爸爸又带小诗,会同单位的领导和一些同仁好友将许婆婆的遗骨择地安葬。爸爸亲自置入墓碑,上面是爸爸亲笔题字:“许老师千古”。在坟头上培了土,众人一起栽了两棵像征坚贞精神的松柏。
  • 今天,小诗上课的时候,心神有点乱。早晨,一到校,就感到气氛不一样了,学校玻璃宣传橱窗里原先的“尊师重教”和“老师是辛勤的园丁”专栏已被覆盖,贴满了决心书保证书之类,旁边墙报栏里新贴了一张用毛笔写的大字报,标题赫然是“向资产阶级反动教育路线宣战!”
  • 小诗和仙才俩人一路狂跑,跑上环城马路,路过音乐学校的时候,似乎看到一辆小车开出来,里面坐了个女孩。小诗没有看清楚,好像是冬冬。车子开得很快,‘呼’地一下从身边擦过去了。这么晚坐车干什么?
  • 一轮圆月玲玲地升出大地,一个人影在树梢做出天猴探月的造型。墙内草地上,一个人刚想站起来,“咚”地一声一膝跪地,发出凄怆的问天
  • 六.一儿童节,这天,妈妈给两个妹妹穿了花衣服,上城河公园玩;老家托人捎来了包裹,又带了点炒花生,妈妈让小诗给在大学念书的秦表叔送一点去。
  • 五月五日不插艾,死了变成哈喇块。1966年的这阵子,中国农村的穷苦百姓又在开始一年一度的纪念伟大爱国诗人屈原的端午活动。毛泽东发表毛泽东发表《五.一六通知》,小诗正在郊区医院看望丽丽。
  • 同学们,大家起来,担负起天下的兴亡!听吧,满耳是大众的嗟伤;看吧,一天天国土的沦丧!我们是要战,还是降?我们要和侵略者拼死在疆场,我们不愿做奴隶而青云直上!我们今天是桃李芬芳,明天是社会的栋梁!我们今天是欢聚在一堂,明天要掀起民族自救的巨浪!
  • 你把头塞进翅膀里
    像所有的鸟深眠呓语
  • 五四青年节就要到了。学校开始了各项宣传活动,校墙报贴出了一张题为:“五四运动的方向就是当代中国青年的方向”的文章,是高中同学写的,语词已经很激烈,“要坚持无产阶级政治方向,向帝修反展开彻底斗争,红旗插遍五洲,将革命进行到底”等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