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新生

一个重生者的传奇--《疾风劲草》(4)

第一章 结缘
钟芳琼

图为法轮功学员钟芳琼与母亲及儿子的合影。钟芳琼是《疾风劲草》一书的作者。65年出生于四川的钟芳琼患下肢先天性血管瘤,30年来求医问药无效,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却奇迹般痊愈。在法轮功遭受当局迫害之后,钟芳琼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30次。今年10月被当局非法判刑7年。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部 新生

题记:得法后,我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无病一身轻。

第一章 结缘

师姐的变化

1998 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三环路开始修建时,我的生意忙了。师姐的丈夫在眉山一饲料厂当经理,并配了一辆“标致”轿车,师姐帮丈夫开车。到了冬天,生意很忙,我们各自忙生意。他们也很少有时间回成都了。年前她给我打来电话说:“我给你买的年货,都是眉山的特产,你过来拿一下。”我到她家后发现,过去被儿子叫“丑妈妈”、满面雀斑的师姐,脸上光亮了,雀斑不见了。我便好奇的问:“你在哪家美容院换的肤,效果挺好的。”她说:“没有换肤。”我继续问:“那又在哪一家美的容,擦的什么护肤品呢?”她说:“既没有美容,也没擦什么东西。”我便用手在她脸上摸了一下,她说:“不信,我洗个冷水脸给你看看。”她立即洗了个脸让我看。我说:“那怎么一下子皮肤就变得这么好。”她说:“炼法轮功。”我一听就反感,思想开始抵触,便讽刺道:“你们法轮功硬是天上有,地上无。”她没有吱声,但我嘴上在说,实际上眼睛看到的事实,让我不得不承认,她的皮肤确实变好了。

回家后,我静静的想:六年来,我为了脸上的黄褐斑,每周不间断的美容,不但到成都中医医院吃过大量中药,而且还吃过大量的国内外名牌保健饮品,如春不老、珍珠粉、仙尼雷德等,甚至为了漂亮,在有斑的地方用美国的精华素美容后,还做过无数次针灸,耗资上万元,但全都无济于事。而我认识十年来的她脸上大面积的深度雀斑,为什么就全部消失了呢?

大法破迷

我怀着好奇的心情找到师姐,但又不好意思开口。她看出了我的心思,便给了我一盘李洪志师父的讲法带。“你天天磕头把头都磕破了,一把一把的烧香也没用,你得真正实修你那颗心才行。”当听到师父讲的这句话时,我一下子像破了谜一样明白了,原来我花那么多的钱和时间烧香拜佛都是白做啊,难怪说不起作用,我也一直解不开这个谜:我为了使自己的病好,为了有一个幸福美满的家,我把这一切希望都寄托于神佛身上。我曾经出钱在老家观音堂塑了一尊佛像;也专程包一辆小车请一位专业老人为金堂县童子园的菩萨穿金;不但去过成都的寺院和乐山大佛烧香、拜佛,还专程开车到石经寺烧高香,到青城山白云寺和居士们共同随喜功德求神佛保佑;甚至到河南省的嵩山少林寺,到陕西省天下第一险的华山祈求神降佛临。我的希望都犹如肥皂泡一样,一次次的破灭了,无一神佛保佑我摆脱病魔,我依旧生活在绝望之中……原来靠外界都不起作用,而只能靠自己修心,修真善忍啊,我觉得讲得很有道理,决定去试一试。

但我又觉得我是一个有身份、有地位的人,和居民老太太一起席地而坐炼功,太不雅观,又伤面子,万一有熟人看见怎么办?最后决定等到星期天,等师姐回来后,再开车到她家附近的炼功点和她一起去炼功。我到炼功点一看,至少有百人左右在闭目站着炼功,动作整齐,优美。有老人、小孩、还有文质彬彬的年轻人,但始终没有找到师姐母子俩,我又开车到她家去找她,在大门口才碰上她们慌忙往炼功点跑。到了炼功点后,她让一男功友教我,她便炼功去了。我当时提了很多疑问,他都耐心地解释了。后来他对我说:“你们新华公园有几个炼功点,前门有,后门有,公园里面也有,后门外的成华小学花园内还有,你去吧!他们都会免费、乐意、耐心的教你炼的。”

回家的感觉

1999 年3月5日早上6点半,我准时到新华公园前门的炼功点,由李姐带着我炼动功。后来又教我打坐,我刚坐下不久,双腿出现胀痛,心也疼得难忍,双脚像紫色的茄子一样,头上也痛出了汗珠,内衣也被汗水打湿了,真不是滋味。这时,我想起了师父说的话,一定要忍,我一直强忍着。过了一会儿,我看见我坐在一个很清净的寺庙外的一个大坝子里,身穿袈裟,袈裟闪闪发光,发出万丈光芒,漂亮极了。我的感觉是:这个寺庙就是我的家,有好多千年、好多万年没有回家了,回家的心情激动不已,激动的泪水止不住的往下流。我强忍着,不让眼泪流下来,怕别人看见不好意思,但无论如何我都无法止住内心的激动,到最后开始抽泣起来……

炼功音乐停止了,我睁开眼,大家都准备离开,可我感到我的双腿里还有东西在不停的转动。这时,有几个老太太过来关心的说:“腿很痛就拿下来,不要哭着炼。” 我就给她们讲了刚才我看到的景象,她们说:“你根基好,是天目开了。”“什么是天目?我今天是第一次来炼功,连书都还没有。”我又对她们说:“我的腿里一直有东西在转。”她们说:“是法轮在转,你的腿有病吗?”我说:“你们怎么知道?”心想:你们真是比算命先生还灵验,我过去找过很多人算命,从来都没有这么灵。她们说:“法轮是给你调整身体的,哪里有病,他都会调整。”她们让我把腿拿下来,可是腿拿下来了,法轮还在转。她们让我不要脚心相对,我错开了,可法轮仍然在转。

当天,我便请了一本大法书,拿回家爱不释手的读了起来。从那时起,我再也不睡懒觉了,不再打麻将了。每天早上6点30分准时到炼功点炼功,炼完功之后就去上班,把工作安排好以后,一有时间就看书到深夜,甚至连汽车上的磁带都由流行歌曲全部换成了师父的讲法带。

(待续)

相关书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与药为伴
    自从手术失败以后,我的精神压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病情严重又不能跟亲人、朋友说,怕说后他们担心,只有晚上独自哭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激动或生气,大脑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样绷紧,全身麻木失去知觉。从那以后,我手提包内除了化妆品,就是治脑血管的药:西比林、银杏叶片、眩晕停……,甚至有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一次我开小车行驶到神仙树汽车运输公司五隧门口时,眼前突然发黑,我赶紧把车靠边停下,吞下随身携带的药物,趴在方向盘上,大约1小时左右才恢复过来。
  • 失败的初恋
    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我和本队的小学同班同学恋爱了。他父亲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钢筋工还带了徒弟,在当地小有名气。那时他家也过上了小康生活,首先买上了黑白电视机,演霍元甲时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坝坝电视。我们谈恋爱也有半年多,在热恋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无明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后来才知道,他听同学说我右下肢有病,会影响生育。还是这该死的腿,误了我的终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学同班同学恋爱上了,经常成双成对的从我家门前路过……我实在无法面对这一现实,便决定离开家乡,到成都去开创自己的事业,以后和他拼个高低,看谁比谁强。
  • 编者按:
    日前,北京及当地七位律师为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做辩护,并克服当局种种刁难于上周递交了上诉状。钟芳琼在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之一,她曾撰写《疾风劲草》一书,记述自己的故事。为感佩中国国内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的道德勇气,也希望大家共同呼吁救援被非法关押、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将重新连载钟芳琼的故事《疾风劲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