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新生

一个重生者的传奇--《疾风劲草》(5)

第二章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钟芳琼

图为法轮功学员钟芳琼与母亲及儿子的合影。钟芳琼是《疾风劲草》一书的作者。65年出生于四川的钟芳琼患下肢先天性血管瘤,30年来求医问药无效,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却奇迹般痊愈。在法轮功遭受当局迫害之后,钟芳琼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30次。今年10月被当局非法判刑7年。

    人气: 3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二章 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

体验神奇

3月8日,我早就约好儿子的老师蒙玉蓉和她台湾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狮子山庄去玩。可这天早上一起床后,我感觉到脸紧绷着,还发着烧,很不舒服。便用镜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张脸发肿,红得像关公,这可怎么办?我用冷水洗脸都无济于事,时间已快十一点我还无法出门,可伯母她们还在家等我,蒙老师她们早就到狮子山庄了,我怎么办?无奈中拨通了师姐的手机,我说:“你看嘛,你叫我炼法轮功,把我的脸都炼肿了,人家已等不及了,我又无法出门。”师姐则说:“是好事,是师父在给你调整身体。”没有别的办法,我只好硬著头皮去见她们。走在半路上,伯母问我:“你今天擦粉了吗?脸色这么好看。”她才不知道我的脸在发烧呢。她这一问,我才放心了,说明脸上的症状除了我有感觉外,而她们看到只不过是微微发红而已。

第二天,我到办公室,李姐见我便问:“真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小钟今天的脸色这么漂亮,遇上什么好事了?”我说:“炼法轮功了。”“法轮功这么好啊!我们也去炼……”

一星期后,脸上的症状消失了,更神奇的是:脸上美容多年都无效的大面积深度黄褐斑没有了。

天上飘着成群的仙女

这时我炼功更有信心了,更加相信师父在书中说的每一句话,也解开了我心中埋藏近十年的又一个谜:24岁那年,一个晚上,我开着装满废铁的解放货车从成都到都江堰。车行至土桥地段,大概是凌晨4点左右,我看见成群的仙女在天上飘,漂亮极了。我很是好奇,看了一会儿就想:你们怎么一直在我前面飘,干脆我把车开快一点看一看,看谁跑得快,便加大油门。她们还是离我那么近,便又想:干脆我把车开慢一点看一看,便把油门松开让车慢下来,可她们还是保持和我一样的距离。我忍不住了,便把旁边的货老板叫醒:“李老板你快看,天上有成群的仙女在飘。”他睡眼蒙胧道:“哪里嘛?”“你看嘛,天上那么多还在飘,你看不见吗?”真遗憾,他睁那么大一双眼睛,那么漂亮的仙女都看不见。原来这些都是真实存在的啊!只不过是一般人看不见而已。

全家受益

亲身体验到法轮功的神奇、美好后,我就一心想让我的儿子和母亲也来学这最美好的功法。儿子一听就乐意跟着我炼,可母亲费了好大一番功夫才进入炼功之门。我说:“妈妈我们一起去炼法轮功嘛?我给你一个亿的钱,都不如让你来炼法轮功,一个人一辈子没有病多好,你看我炼功一星期,脸上过去花掉上万元都没有治好的黄褐斑,全部消失了,这个你是亲眼看见的。”母亲说:“我知道法轮功好,但你们炼法轮功的人起早睡晚的,抱轮要站半小时,简直是活受罪,我现在该享受就享受。”一个星期天的晚饭后,儿子说:“婆婆,我们去炼法轮功嘛?”母亲说:“我不去,你们去嘛。”儿子拉着母亲说:“走嘛,你觉得好就炼,不行就算了,反正不用交一分钱。”就这样母亲不好意思推脱,让儿子把她拉到了炼功点。

到了炼功点炼功人对母亲很亲热,手把手地教她炼动作。由于母亲不识字,只能听我们念书。9点过集体学法结束后,我开车送儿子到学校老师家去了,母亲独自一人回家,她洗脚准备睡觉,突然她的脑血管病复发了,天昏、地转,连房子也跟着在转,她连洗脚水都没法倒了,赶紧躺在床上等我回去给她找药。我回家听她说了情况,便说:“好啊,你很有缘分,师父开始管你了,已经开始给你净化身体了。”我就给母亲读《转法轮》。读著,读着她便睡着了。半夜醒来,母亲身体全恢复了,没有一点病的症状,她就纳闷了:奇怪,昨晚那么严重的病,如果是过去一定会打针、吃药,输液十天半个月才能恢复,怎么这次就听女儿读了一会书就全好了,我也没有见过李老师,他又没有给我把脉,这病怎么好的,这个法轮功真是神了。如果不是亲身体会,人家跟我说什么我也是不会相信的。

从那以后,母亲就虔诚的炼法轮功,觉得炼功比挣钱都强,钱还不一定能治百病。所以,她就每天早晨五点起来去炼功点炼功。炼功一月后,母亲所有的病都不治而愈,更奇怪的是她走路踮了五十多年的左脚,神奇般的不踮了,走路也正常了。大家见到她后,都觉得法轮功好,于是她乡下的两个女儿、老伴、亲家等等都开始学炼法轮功,但7•20以后有些人害怕不炼了。更让人不可思议的是:母亲刚炼功两个月后的一天,突然,感到肚子痛,发吐(像《转法轮》中讲的一样),吐出来的东西全是黑色的,每天只是吐,不想吃东西,还吐出两根虫,已经吐了五天了,母亲就想:师父,这样吐别人看见太脏了,要是变成拉就好了。说来也怪,她就这样一想,奇迹就出现了,下午,果然由吐变成了拉肚子,拉出来的东西也全是黑色的,又拉了两天,七天七夜母亲没有吃一点东西,竟然没有一点饿的感觉,只是嘴皮干起壳了,母亲就用矿泉水把嘴皮打湿一下,到了第八天,不拉肚子了。想吃一点米汤,就开始吃一点稀饭。当天我用车把她送到炼功点炼功,不但站着把一小时的动功炼完了,而且打坐一小时一点也不觉得痛。通过炼功学法,一星期内母亲的身体全部恢复,脸色也变好看了,内外风湿痛、坐骨神经痛、胆结石、严重阑尾炎、脑血管病都不治而愈。

儿子炼功之后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他小时候还是“瘦猴子”,经炼功后却成了“小胖娃”了。小时候儿子很不诚实,记得有一次上小学一年级的一次语文考试,才考了65分,他怕把试卷给我看,我会教训他,儿子就把错改了,把“×”改成“√”,把65分改成100分。从炼功以后,儿子就没骗过大人了,大家都说他变诚实了,变乖了,他不但在去年(六年级)成都市中小学生电脑录字比赛中获第三名,而且他这次考试数学还是全班第一(现在上初一),他也知道这些都是大法的威力,因为师父要求他做到“真、善、忍”。

国际上尚无医治方法的血管瘤消失了

两个月后,师姐对我说:“小钟,你的缘分那么好,右下肢血管瘤病可能都会好。”她这么一提醒,我才反应过来。儿子全托在老师家里,我每天除了工作外,就是读大法书,听师父的讲法录音带,炼功。早上起得早,晚上睡得很晚,已经忙得把这病给忘了。转念一想,这两个月来,我坐着看书到深夜,像往常一样地开车,我抽过血管的地方怎么没发胀呢?脑血管病怎么也没有反应呢?难道我的这些病都好了吗?是炼功!是炼法轮功!!是师父的法轮功把我的病炼好了!!!

我的泪水顺着脸流下来,激动得说不出话来,是法轮功救了我,是法轮大法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第一次健康,是法轮大法让我感受到心清似玉的美好,这才体验到什么是无病一身轻的滋味。

心清似玉

无病了,精神没有压力了,心情变好了,笑口常开了,脸色亮丽了,语气祥和了,我母亲笑着对我说:“要是早炼法轮功就好了,说话也不会那么伤人了。”儿子说:“妈妈的脾气变好了。”朋友开玩笑似地说:“我们以前都觉得你很清高,怎么现在觉得你变了,跟你接触后,觉得你人挺好,没有老板的架子,很平易近人。”我说:“是法轮功改变了我。”

这法轮功太美好了,太神奇了,我一定要坚持修炼下去,一定要把他的美好、神奇告诉所有的亲人、朋友,让他们都来炼法轮功!

(待续)

相关书讯
(http://www.dajiyuan.com)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1998 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 与药为伴
    自从手术失败以后,我的精神压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病情严重又不能跟亲人、朋友说,怕说后他们担心,只有晚上独自哭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激动或生气,大脑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样绷紧,全身麻木失去知觉。从那以后,我手提包内除了化妆品,就是治脑血管的药:西比林、银杏叶片、眩晕停……,甚至有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一次我开小车行驶到神仙树汽车运输公司五隧门口时,眼前突然发黑,我赶紧把车靠边停下,吞下随身携带的药物,趴在方向盘上,大约1小时左右才恢复过来。
  • 失败的初恋
    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我和本队的小学同班同学恋爱了。他父亲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钢筋工还带了徒弟,在当地小有名气。那时他家也过上了小康生活,首先买上了黑白电视机,演霍元甲时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坝坝电视。我们谈恋爱也有半年多,在热恋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无明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后来才知道,他听同学说我右下肢有病,会影响生育。还是这该死的腿,误了我的终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学同班同学恋爱上了,经常成双成对的从我家门前路过……我实在无法面对这一现实,便决定离开家乡,到成都去开创自己的事业,以后和他拼个高低,看谁比谁强。
  • 编者按:
    日前,北京及当地七位律师为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做辩护,并克服当局种种刁难于上周递交了上诉状。钟芳琼在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之一,她曾撰写《疾风劲草》一书,记述自己的故事。为感佩中国国内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的道德勇气,也希望大家共同呼吁救援被非法关押、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将重新连载钟芳琼的故事《疾风劲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