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部 新生

一个重生者的传奇--《疾风劲草》(6)

第三章 洪法
钟芳琼

图为法轮功学员钟芳琼与母亲及儿子的合影。钟芳琼是《疾风劲草》一书的作者。65年出生于四川的钟芳琼患下肢先天性血管瘤,30年来求医问药无效,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却奇迹般痊愈。在法轮功遭受当局迫害之后,钟芳琼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30次。今年10月被当局非法判刑7年。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三章 洪法

大法传回了家乡

于是,我带上法轮大法简介、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和20本《转法轮》,与炼功点上的两名辅导员、一年轻男同修,再加上三个大法小弟子,由我亲自开车带上母亲一起前往简阳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动的心情:乡亲们啊,大法救你们来了!你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回到大姐家,左邻右舍的乡亲都来看我们,我给他们说明回来教他们炼功时,个个都很乐意,还相互转告此事。第二天上午,我们便到人群集中的马路边的一个坝子里,教他们炼功。当时有20人左右,因当天逢场,围观的人很多,我们就把大法的美好说给他们听,大家都在传说着法轮功好。
回来后,我又迫不及待地把法轮功的神奇功效告诉了姨妈,姨妈也开始修炼了。紧接着我又打电话到北京,把我的血管瘤已经痊愈的特大喜讯告诉了部队的高官(已退休)–幺爸,他得知后,也十分感激法轮功,并且也想炼法轮功,我就叫他去找炼功点。过了几天,我又给他打电话,他遗憾地说,他接连找了几天,也没找到炼功点。我说:“你要早上一大早到公园去找,白天都上班去了。”

风雨欲来

过了几天,已到6月底,我又给幺爸打电话,看他联系到炼功点没有。他说:“现在国家已经禁止了,党员和军人不准炼法轮功,还说些对师父不好的话,我看你还是别炼了,既然病都炼好了就行了,你能走到今天这一步也很不容易,国家不准炼就别炼了。”我听后不知说什么好,只是心里莫名地痛,幺爸是我心目中最有文化、最明事理、最有眼光的人,一般有大的事情我都要征求他的意见,如果觉得他说得有道理,我都会听他的。可这一次,我心里很矛盾,想这事非同小可,一定要自己拿主意,你说不好,可我是亲自实践过的,活生生的现实。你说不好,我刚开始炼功连书都没有,天目就看到另外空间的景象和《转法轮》书中写的一模一样;你说不好,我的血管瘤病和脑血管病是怎么好的?你可以说你看不见我的病好没好,但我脸上的大面积深度黄褐斑确实没有了,这是人人都能够看得见的,怎么能够别人说不好就不好了呢?不是说眼见为实,耳听为虚吗?经过两天的反复思考,我想了很多很多,我想放弃修炼,但我做不到,因为他太好了!我想继续修炼,又怕来之不易的生意受到牵连。为此,我一次又一次痛心的哭过,最后在乱麻般的思绪中理出个头来:无论如何,我也要坚定修炼。
那段时间,炼功点的义务辅导员经常组织大家背《洪吟》中的三首诗:
《助法》:“发心度众生,助师世间行;协吾转法轮,法成天地行。”
《威德》:“大法不离身,心存真善忍;世间大罗汉,神鬼惧十分。”
《无存》:“生无所求,死不惜留;荡尽妄念,佛不难修。”
大家隐约感受到,一场特大的暴风雨即将来临。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3月8日,我早就约好儿子的老师蒙玉蓉和她台湾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狮子山庄去玩。可这天早上一起床后,我感觉到脸紧绷着,还发着烧,很不舒服。便用镜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张脸发肿,红得像关公,这可怎么办?
  • 1998 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 与药为伴
    自从手术失败以后,我的精神压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病情严重又不能跟亲人、朋友说,怕说后他们担心,只有晚上独自哭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激动或生气,大脑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样绷紧,全身麻木失去知觉。从那以后,我手提包内除了化妆品,就是治脑血管的药:西比林、银杏叶片、眩晕停……,甚至有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一次我开小车行驶到神仙树汽车运输公司五隧门口时,眼前突然发黑,我赶紧把车靠边停下,吞下随身携带的药物,趴在方向盘上,大约1小时左右才恢复过来。
  • 失败的初恋
    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我和本队的小学同班同学恋爱了。他父亲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钢筋工还带了徒弟,在当地小有名气。那时他家也过上了小康生活,首先买上了黑白电视机,演霍元甲时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坝坝电视。我们谈恋爱也有半年多,在热恋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无明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后来才知道,他听同学说我右下肢有病,会影响生育。还是这该死的腿,误了我的终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学同班同学恋爱上了,经常成双成对的从我家门前路过……我实在无法面对这一现实,便决定离开家乡,到成都去开创自己的事业,以后和他拼个高低,看谁比谁强。
  • 编者按:
    日前,北京及当地七位律师为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做辩护,并克服当局种种刁难于上周递交了上诉状。钟芳琼在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之一,她曾撰写《疾风劲草》一书,记述自己的故事。为感佩中国国内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的道德勇气,也希望大家共同呼吁救援被非法关押、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将重新连载钟芳琼的故事《疾风劲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