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十一次拘留

一个重生者的传奇--《疾风劲草》(9)

第三章 再次上访
钟芳琼

《疾风劲草》一书封面。作者钟芳琼是先天患下肢先天性血管瘤,30年求医问药无效,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却奇迹般痊愈。在法轮功遭受当局迫害之后,钟芳琼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30次。今年10月被当局非法判刑7年。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三章 再次上访

绕过层层拦截

第二天早上(3月3日)7点钟,我便到朋友家去拿钱,准备进京上访。回家后,妈妈对我说:“9点多钟派出所和办事处的人来找你,又按门铃,又喊名字,我都没有开门。”吃过中午饭,我便匆匆上路。

为了绕过警察的层层拦截,我便绕道坐大巴到重庆过武汉再转车到北京。一路上有惊无险;大巴车刚到重庆,我便听收音机里面说人大、政协会议于今天下午3点30分在北京召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信访办。谁知道乘的是旅游船,经过漫长的4天4夜好不容易到7日上午才到武汉,赶到火车站,只有中午1点过到北京的特快空调卧铺车。检票口分成两排,我坐在右边的一排中间候车,突然我发现左边的一排的前面有两个便衣警察分别在一个一个地盘问:“是不是炼法轮功的。”我看到后着急了,千万不要在这里被拦了下来,请师父帮助,我一定要到信访局。便衣查得很快,我看见每个人都在摇头,不是、不是、不是,很快就要查到我这一排了,我的心一急,不知如何是好。正在这危急关头,开始检票,我不顾一切拼命往前挤,把票递给验票员……

突破道道防线

2000年3月8日早上5点过,我到了北京西客站。人大、政协两会期间,正是应该人民说话的时候,法律规定公民有信仰自由、上访自由的权利,而江氏集团一伙却知法犯法,想尽一切办法堵法轮功学员的嘴,不准法轮功学员上访。天气太冷,我本想在候车室取暖,等到七点钟再出站,但又想到里面的便衣警察太多,不安全,万一误了上访的大事才是终身遗憾。就只好顶着寒风在大街上走来走去。

吃了早饭,我化好妆、戴上手饰,提上手提包,乘车到天安门,便问路人天安门在哪里?都说两会期间天安门戒备森严,进不去。我就叫来一辆人力三轮车,说到上访局。一路上,拉车的大爷关心的问:“姑娘,你到上访局打官司啊?这两会期间上访局可不好进,如能进去,你的官司准能赢。”

大爷顺着慢车道往前走,正好是信访局门口。为了躲开便衣警察的视线,他很老练的走街对面逆行,行至离信访局还有二百米左右,他把车停下来对我说:“姑娘,你的状纸写好了吗?你看斜对面围了很多人的地方,巷道进去就是信访局,你要保重啊。”我一看街道两边停满了全国各地的警车,我堂堂正正的走过去。巷道口全是便衣警察和被拦下的大法弟子,已把巷道挤得水泄不通。我直接往前走,上百的便衣警察眼睛死死盯着巷道口,寻找当地的大法弟子。我屏住呼吸,不敢有半点闪失,好不容易挤过人群,进入长长的巷道,哪知道巷道里也有三五成群的便衣在巡视。我两眼平视前方,这时心里有点紧张,心想:请师父帮助我一定要走进信访局。

信访局变成了公安局

好不容易突破道道防线走进信访局,可门上挂着凭身份证领表。天哪!我上次在驻京办身份证就被没收了,现在什么证件也没有怎么领表?我灵机一动,坐在了两个中年男子的旁边,对他们说:“大哥,请帮我领一张表,好不好?”他说:“我们千里迢迢来上访已是第五次了,哪还有心思给你领表。”我说:“给钱嘛!”另一位听说给钱,便心动了说:“我去试试看。”回来后,我便偷偷的把我兜里的所有钱(大概80元左右)塞给了他,换来一张表,认真的填写:申诉法轮大法的冤屈以及我修炼后身心受益和因为说真话被当地非法关押的真实情况。要求还大法清白、还师父清白,允许公开出售大法书籍,给我们一个合法的修炼环境,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关押的大法弟子。

信访局里面仍然有许多便衣在来回穿梭,我只有把填好的部分折过去。刚填至一半时,便衣警察发现一名小伙子是大法弟子,便把他给抓起来了。紧接着又发现一名年轻女士也是大法弟子,又把她抓起来了。周围的气氛非常紧张。我不顾一切的抓紧时间填写,他们过来问我:“是哪里的?”我说:“反正不是你们那个地方的。”便继续写。

这时,过来一位凶神恶煞的警察,可能是信访局里面的,一把抓住我的衣领,把我从凳子上拖起来,使劲往前一推,我差一点趴在地上。我好不容易站稳,他又接着使劲推,把我推向室外。这时,我发现已有重庆、北京的十来名大法弟子双腿分开,一个紧挨着一个坐在地上了。一警察过来问刚才被抓的女士是哪里的?她说:“是北京某某派出所。”警察说:“管你们那个片区的是我的同学,你怎么不早说呢?没办法,你刚才填的表已入网了,哎!我的同学也只好跟着你倒霉了……”(在两会期间,若发现片区有一个大法弟子到北京上访,江氏集团就会株连片区的警察)后来我们强烈要求把没填完的表还给我们填完。最后,一位警察同意了,我们才把表填写好交进去。后来他们就通知了各自的驻京办。

江氏集团使用封建王朝的连坐制株连片警

我到北京去信访局正当上访,被公安非法堵在信访办并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被送到各地驻京办。

到了四川成都驻京办,处长石××让女服务还是像上次一样脱光衣服非法搜身,并通知了万年场派出所警察魏大平和办事处主任黄××及办事员黄××,他们接到电话很快就赶来了。这三人害怕我上访让他们丢官,早就在北京火车站、天安门广场、信访办门口堵了我一星期。一见到我,办事员黄××就气势汹汹的对我说:“我好想把你打成肉浆!”他们根本就是侵犯我上访权利于不顾。办事员黄××说:“你好气人哦!你弟弟花3000元保证你不再上京的保证金,把你领回家后的第二天,我们发现你不在,马上就买了三张飞机票飞到北京,到西客站拦截你,成都到北京的每一次列车我们都不会放过,哪怕是深夜,我们都会在出站口一个个的辨认,眼睛都看肿了,还是没找到你。三天过去了,我们又只好放弃在车站的拦截,给驻京办冯处长说有你的消息马上通知我们。每天再由我和黄主任从早到晚在天安门广场上寻找,天气又冷、风又大,脚都磨起泡了,你看嘛!魏大平则每天从早到晚在信访局门口站着,目不转睛的等你的出现。找了一天又一天,我们都失望了,想:只好回去等著接受处理算了,可魏大平还是不甘心,要继续寻找,我们顾不上吃饭,生怕和你错过了,几天下来都累得疲惫不堪。黄主任的病都累翻了,我也感冒了全身不是滋味,就连小伙子魏大平都瘦了一大圈,回去他爱人不找你算账才怪!”我告诉他们:“上访是公民的合法权利,你们阻止我,何苦呢?”

魏大平又问我:“钟芳琼,你是怎么进的信访局?”我说:“是从巷道里走进去的。”他说:“我不相信,我一直站在信访局的巷道口,连眼睛都不敢眨一下,死死盯着,不会有一个人能逃过我的眼睛,要嘛就是用车把你载进去的,要嘛你就是从后门进去的。”“信访局也开后门?我不知道哪里是后门,也没有坐任何车。”我说道。(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半个月后,已是2000年元旦节,成都市龙潭寺派出所的唐警察来接我,我以为要送我回家过节,结果又把我接到龙潭寺派出所,唐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没想到就因为这一个炼字,午饭后他就填写了一张刑事拘留通知书。又把我送进成都市第二看守所(莲花村)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 我觉得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浅,一定是政府暂时不了解法轮功真象所致。我便开车与全家人和其他功友一起,依法到省政府上访,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并向政府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后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
  • 于是,我带上法轮大法简介、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和20本《转法轮》,与炼功点上的两名辅导员、一年轻男同修,再加上三个大法小弟子,由我亲自开车带上母亲一起前往简阳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动的心情:乡亲们啊,大法救你们来了!你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
  • 3月8日,我早就约好儿子的老师蒙玉蓉和她台湾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狮子山庄去玩。可这天早上一起床后,我感觉到脸紧绷着,还发着烧,很不舒服。便用镜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张脸发肿,红得像关公,这可怎么办?
  • 1998 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 与药为伴
    自从手术失败以后,我的精神压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病情严重又不能跟亲人、朋友说,怕说后他们担心,只有晚上独自哭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激动或生气,大脑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样绷紧,全身麻木失去知觉。从那以后,我手提包内除了化妆品,就是治脑血管的药:西比林、银杏叶片、眩晕停……,甚至有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一次我开小车行驶到神仙树汽车运输公司五隧门口时,眼前突然发黑,我赶紧把车靠边停下,吞下随身携带的药物,趴在方向盘上,大约1小时左右才恢复过来。
  • 失败的初恋
    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我和本队的小学同班同学恋爱了。他父亲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钢筋工还带了徒弟,在当地小有名气。那时他家也过上了小康生活,首先买上了黑白电视机,演霍元甲时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坝坝电视。我们谈恋爱也有半年多,在热恋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无明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后来才知道,他听同学说我右下肢有病,会影响生育。还是这该死的腿,误了我的终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学同班同学恋爱上了,经常成双成对的从我家门前路过……我实在无法面对这一现实,便决定离开家乡,到成都去开创自己的事业,以后和他拼个高低,看谁比谁强。
  • 编者按:
    日前,北京及当地七位律师为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做辩护,并克服当局种种刁难于上周递交了上诉状。钟芳琼在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之一,她曾撰写《疾风劲草》一书,记述自己的故事。为感佩中国国内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的道德勇气,也希望大家共同呼吁救援被非法关押、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将重新连载钟芳琼的故事《疾风劲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