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十一次拘留

一个重生者的传奇--《疾风劲草》(10)

第四章 弥天大谎欺世人
钟芳琼

图为法轮功学员钟芳琼与母亲及儿子的合影。钟芳琼是《疾风劲草》一书的作者。65年出生于四川的钟芳琼患下肢先天性血管瘤,30年来求医问药无效,修炼法轮功两个月后,却奇迹般痊愈。在法轮功遭受当局迫害之后,钟芳琼因不放弃信仰被非法关押30次。今年10月被当局非法判刑7年。

【字号】    
   标签: tags: ,

第四章 弥天大谎欺世人

颠倒黑白的四川电视台新闻

我又在驻京办的小房子里面被关了一星期后,由防暴大队的警察押回成都青羊区戒毒所,强行洗脑两天(因为每个上访的大法弟子送回成都后都要先到戒毒所“洗脑”两天)后,再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我和其他拘留人员一样,一进门,便遭到脱光衣服非法搜身,他们对于大法弟子主要是搜经文和钱。我们必须交每天的生活费15元后,到露天的装满水的大盆子里面去捞一个又烂又脏、又掉瓷的饭盆和一双简易的筷子及两张所谓的消毒纸到监室去,一进又是半个月。

吃过午饭,我便开始炼功,一套动作还没做完,室内一位被拘留人员对我说:“你的腿上有血管瘤。”

“你怎么知道?”我很奇怪。

她说:“你一进来我就觉得你很面熟,说话的声音也很熟悉,就是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你。你这一炼法轮功,我就想起来了,我是在电视上看见你的。去年冬天,我回老家点麦子,晚饭后全家一起看电视,电视上就出现了你的镜头:你们几个在一间房子里面,你说你是炼法轮功的,叫什么名字是哪里的人,你边说话边撩裤腿给我们看,后来就听不见你的声音了,只有图像,播音员解释说你因为炼法轮功,都炼出了血管瘤,法轮功不准你打针、吃药、你现在都瘫痪了,卧床不起……,你怎么还在这里,原来没有瘫痪啊?”

“我从来就没有瘫痪过,从去年冬天我就被警察一直关在拘留所,这次想方设法出去,到北京上访,这不,又被关进来了。你看的电视是我们1999年10月1日到《商务早报》社的时候,当天《商务早报》刊登的法轮功是“×教”,我们便到报社去给他们讲我们炼法轮功后身心受益的真实情况,有记者在记录,摄像机也在摄像,我当时是这样说的:‘我身患右下肢先天性大面积肿胀型血管瘤,经多年医治无效,手术时抽掉一根血管都没有治好,反而还伤了小脑神经,导致脑缺血后遗症,严重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并且多年来脸上还患有大面积深度黄褐斑,经过6年美容耗资上万元都没有治好,结果炼法轮功一星期后,脸上的斑完全消失了;两个月后,右下肢血管瘤和脑缺血病不治而愈。’”

她惊讶的反问:“真的,你原来说的是法轮功好啊?怎么电视上放出来你的画面时,播音员解释说的却是法轮功是坏的呢?这太可怕了,新闻媒体撒了个弥天大谎,不知欺骗了多少人,不亲眼见到你,我还以为电视上播的是真的呢?而且,这电视还不止放一次,头天晚上我们看后,第二天晚上我正在洗脚,儿子叫我:“妈妈你快来看,昨天晚上那个炼法轮功的女娃儿又出来了。”

我问:“你看的是哪个电视台。”她回答说:“我们乡下只能收四川电视台一个频道。”我又问:“如果有人来调查这件事你敢证实吗?”她说:“我肯定敢,我叫蒋先碧,我家就住在四川乐至县放生乡。我一直在城里开个自行车店,这次是因为买了一辆赃车,被拘留。”

在场的二十多人听后都惊讶不已,都觉得现在新闻媒体如此颠倒黑白、故意撒谎,肆意欺骗观众,为达到抹黑法轮功的目地,什么手段都使得出来……她们了解了法轮功真象后,当时就有一半以上的人跟我学炼法轮功,还有的表示回去后也要炼,并一定转告亲人、朋友,电视上演的法轮功是假的。监室内有很多人学炼法轮功,被警察知道了,马上把她们分别叫出去威胁:如果你们跟着炼功,就延期别想出去。但还是有人坚定学炼法轮功,她们都被强行罚站。

拘留所里关的戎马半生的军人

过了几天,警察又把连续不间断的关了好几次的70岁老太婆刘灿送回来了。

刘灿原是六九子弟校的校长,夫妻二人均是跨过鸭绿江的老志愿军,子女两个均在国外。刘灿因炼法轮功进京上访,回来后和我一样一直关在拘留所和派出所打转。

这次,她回派出所时得知老伴因上街买馒头,腿被倒下的人行道栏杆严重砸伤,不能自理,每天都只能靠吃冷馒头过日子,她为了回家照顾老伴,死活不肯再到拘留所,结果被建设路派出所的三个警察一脚踩在老人的背上,将手反绑,丢进警车的尾部,卷缩著强行送了进来。

中午我们到拘留所内小卖部买东西,警察说我们几个大法弟子和刘灿说了话,便强行让我们站在太阳下曝晒。就连我买的肥皂放在地上都晒化了,警察也没让刘灿去遮荫,刘灿一直和我们一起头顶烈日,脚踩在滚烫的水泥地上……

被长期反复关押的日子

拘留所里还有很多像我这样被长期反复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年龄大的有很多。

一天晚饭后,所长把大法弟子全部叫到坝子里,对我们说:“我劝你们还是别再回来了,这里根本就不是你们呆的地方,这里到了夏天室内温度不低于50度,通风设备又不好,排风扇也起不到多大的作用,我看你们这么多的老年人在里面身体怎么受得了。”我们回答说:“所长,我们也不想来呀。你看,我们根本就回不去,还没回家又送回来了……”

后来拘留所不收当天反复非法关押的学员,派出所就改变了方式,接回派出所的法轮功学员在派出所留置室非法关一夜后,第二天再非法送进去。派出所的留置室非常窄小,是只有几平米没有窗户的黑房子,里边只有一个装有屎、尿的便桶,不知有多长时间才倒一次。4─5月黑屋子臭气熏天,臭虫、蚊子成群的向我袭来,粘满全身,我根本无法入睡。一天晚上,我实在困得不行了,就打了一个盹儿,当我醒来睁眼一看,旁边蹲著一只癞蛤蟆,眼睛一直盯着我,撵也撵不走。

每隔半个月,警察把我接回派出所时都是星期天,儿子都会来见我一面。后来警察魏大平狠心的将我每次拘留15天有意改为10天,把我每半个月见儿子一面的权利也剥夺了。就这样我又被反复不间断的拘留5次。

由于长期不间断的反复非法关押。小车停著无人驾驶,我就只好叫弟弟以十分低廉的价格把它处理了。

大法弟子就这样被长期反复非法关押著。警察为了迫使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夏天有意断水,十几平米的房子住二十几人,经常大、小便后无水冲走,我们只好用纸盖着。室内臭气熏天,守着大、小便吃饭的事时有发生。我们打报告,要接水冲厕所,所长大骂:“要舒服就去住锦江宾馆嘛,这里是这个样子,谁叫你来的?”等上面一来检查,警察就将总闸打开。

集体绝食和野蛮灌食

直到2000年5月份,为了抵制继续非法关押,我们便于5月下旬开始集体绝食,这时,所长害怕了,来劝我们放弃绝食,我们说:“不,我们修真、善、忍说真话没有错,我们要回家。”所长又说:“你们都是派出所送来的,我们只是看着你们,到时候他们来领。我们如数交给他们就行了,我们也无权放你们回去。”我们说:“那我们就只能用生命来证实法,每个人都知道生命的珍贵,为了我们的自由,为了我们的信仰,除绝食外别无选择。”

他们便通知了成都市公安局,处长冯久伟和另几位公安局的警察带来了安康医院的医生、护士一大帮人,开始了野蛮的灌食。警察指使几个大男人到女监室里来抓,抓出去一个便由七八个大男人把大法学员摁在由两根长凳拼成的“床”上,有的摁头,有的摁手,有的摁腿,有的摁脚,有的捏鼻子,有的捏嘴,还有的掐脖子,经过一番挣扎,大法学员再也没有动弹的力气后,再由护士把管子插进去,浓血、白沫吐了一大滩,痛得泪水直流,呛得难以忍受。我常常以背诵师父的经文《心自明》来抵制他们的迫害。

我看见四川棉纺厂的大法弟子鄢定慧(女,50多岁)被灌食时,好几次浓、血、泡沫吐了一大滩,痛得泪水直流,呛得难受还是没有灌进去……

我们集体绝食后写申诉,好不容易于5月24日被无条件释放回家。

回家后,很多朋友来看我,有的说自从看到电视上的我后,都在为我担心,八方寻找我到底在哪家医院。现在看到我后,既为我高兴,又为看了电视上对我的歪曲报导而感到气愤。

母亲的遭遇

客人走后,母亲给我讲述了我与她分别后的经历:

上次(99年12月3日)你和外甥一起到北京上访,走后的第二天我就后悔不已,为什么不和你们一起去上访呢。后悔之余我于12月6日独自一人到北京上访,向政府反映我修炼法轮功后的真实情况,结果还没有到上访局就被抓到了驻京办关起来,上访局变成了公安局。在驻京办,房间里只有一张桌子和几张椅子,没有床。天气太冷,我只有把双腿放在椅子上取暖,结果被姓王的保安发现后认为是炼功,强行把我拉到外面罚站,功友王素华说:“她年纪太大,站到外面太冷,让我来替她站。”过了一会儿,他才用脚把我踢进了房间。两天后,被警察强行送到了戒毒所,里面是震耳欲聋的诽谤大法的高音喇叭,早上起床便让我们到坝子里跑步,由于我年纪太大跑步不合格,又遭到罚站、挨饿不说,还被送到九茹村拘留所,仍然不给饭吃,致使我又冷又饿的在拘留所熬过了漫长的一夜,使我终身难忘。在拘留所里,经常半夜三更来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警察把我叫道寒风中罚站,好不容易过了半个月,才被万年场派出所警察魏大平接回派出所,魏大平骗我说:“你女儿因炼功被劳教三年,你是见不着她的了,你也不能住在她家。”午饭后,又强行把我撵到儿子家。到儿子家后,当天,又被儿子当地的高店子派出所强行连夜撵回简阳老家,让老伴看管。到老家也没有清静的日子,派出所的人还来打听我的住处,妄想继续迫害。

2000年春节后,8岁的小外甥快上学了,我就偷偷的回到你家(家里已布满了灰尘,我做卫生都做了三天)不敢出门,怕派出所的警察知道我回来了,要把我撵走,周末小外孙回来无人看管。就是买菜也只是儿子接送外甥时带一点回来,菜吃完了就吃泡菜,不想吃泡菜了,就把盐放在稀饭里吃,这样吃的时间长了,也就习惯了。我想:不管你江罗犯罪集团怎么迫害,我只要还剩一口气,就要炼法轮功。

我为我母亲对大法的坚定而感到由衷的欣慰,也为江氏集团不计后果的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制造欺世谎言欺骗民众而感到深深的可怕。
(待续)

相关书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为了绕过警察的层层拦截,我便绕道坐大巴到重庆过武汉再转车到北京。一路上有惊无险;大巴车刚到重庆,我便听收音机里面说人大、政协会议于今天下午3点30分在北京召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信访办。
  • 半个月后,已是2000年元旦节,成都市龙潭寺派出所的唐警察来接我,我以为要送我回家过节,结果又把我接到龙潭寺派出所,唐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没想到就因为这一个炼字,午饭后他就填写了一张刑事拘留通知书。又把我送进成都市第二看守所(莲花村)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 我觉得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浅,一定是政府暂时不了解法轮功真象所致。我便开车与全家人和其他功友一起,依法到省政府上访,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并向政府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后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
  • 于是,我带上法轮大法简介、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和20本《转法轮》,与炼功点上的两名辅导员、一年轻男同修,再加上三个大法小弟子,由我亲自开车带上母亲一起前往简阳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动的心情:乡亲们啊,大法救你们来了!你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
  • 3月8日,我早就约好儿子的老师蒙玉蓉和她台湾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狮子山庄去玩。可这天早上一起床后,我感觉到脸紧绷着,还发着烧,很不舒服。便用镜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张脸发肿,红得像关公,这可怎么办?
  • 1998 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 与药为伴
    自从手术失败以后,我的精神压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病情严重又不能跟亲人、朋友说,怕说后他们担心,只有晚上独自哭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激动或生气,大脑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样绷紧,全身麻木失去知觉。从那以后,我手提包内除了化妆品,就是治脑血管的药:西比林、银杏叶片、眩晕停……,甚至有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一次我开小车行驶到神仙树汽车运输公司五隧门口时,眼前突然发黑,我赶紧把车靠边停下,吞下随身携带的药物,趴在方向盘上,大约1小时左右才恢复过来。
  • 失败的初恋
    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我和本队的小学同班同学恋爱了。他父亲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钢筋工还带了徒弟,在当地小有名气。那时他家也过上了小康生活,首先买上了黑白电视机,演霍元甲时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坝坝电视。我们谈恋爱也有半年多,在热恋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无明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后来才知道,他听同学说我右下肢有病,会影响生育。还是这该死的腿,误了我的终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学同班同学恋爱上了,经常成双成对的从我家门前路过……我实在无法面对这一现实,便决定离开家乡,到成都去开创自己的事业,以后和他拼个高低,看谁比谁强。
  • 编者按:
    日前,北京及当地七位律师为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做辩护,并克服当局种种刁难于上周递交了上诉状。钟芳琼在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之一,她曾撰写《疾风劲草》一书,记述自己的故事。为感佩中国国内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的道德勇气,也希望大家共同呼吁救援被非法关押、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将重新连载钟芳琼的故事《疾风劲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