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部 十一次拘留

一个重生者的传奇--《疾风劲草》(11)

第五章 澄清事实真象
钟芳琼

图/疾风劲草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五章 澄清事实真象

在污蔑大法的图片展大门口讲真象

2000年6月8日,政府开始在四川省展览馆举办污蔑大法的图片展。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不要再上当受骗,明辨是非,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用复写纸复写几份。6月12日早上,我找到片警魏大平,对他说:“你看我写的这份真象材料,是我亲自到北京去交,还是交给你转交给中央领导。”魏警察说:“你交给我帮你转交就行了。”我便给了他两份,让他帮我上交一份,另一份留着派出所和办事处的传看。他答应了。

然后,我到人民南路展览馆,站在大门口,把我复印的真象资料亲自散发给观看诽谤大法图片展出来的人们。题目是:《澄清事实真象 还法轮大法清白》。

强行抄家

2000年6月13日下午,我被万年场派出所警察魏大平叫到派出所。成都市公安一处的冯久伟一直盘问我是谁写的这份材料,传出去多少。我说是我一个人写的,他不相信我有这么高的写作水平。

晚上他们便非法抄了我的家,非法搜走了属于我个人的私有财产:大法书籍、录音带、录像带、收录机、身份证、打坐垫等。在抄家的同时,我拼命去保护被魏大平搜出的大法书,结果被两个警察把我推倒在床上。我的双腿跪在地上,警察死死的掐住我的脖子,致使我喘不过气来。警察一只腿跪在我的背上,还把我的双手反背,用力往上拉,痛得我的双臂像断了一样。我为我在众多的警察面前而无力保护大法书而失声痛哭。妈妈被警察看着,不准她阻拦众多的警察抄家。她听到我的责问声和我的哭声后,便挣脱警察过来看我,看见我被警察整得这副惨相,还搜出来一大堆大法书,近70岁的母亲悲痛的嚎啕大哭,恐怖、凄惨、悲壮的气氛充满了整个房间。警察根本不准妈妈接近我,把她推到客厅里强行坐着,并威胁她:“不准动,不关你的事。”老母亲回答:“她的事就是我的事,你们这些警察真是无法无天!”紧接着在我未穿鞋的情况下,警察强行把我拖下三楼,导致我的脚背在楼梯上擦破,袜子被磨烂。他们把我丢进警车,强行拉到派出所。在派出所的办公室里,我为了被他们抢走的大法书,伤心的痛哭至午夜时分……

我只有用生命来证实大法,用绝食来抗议迫害。第二天中午,冯久伟又到派出所来非法提审我。我只穿了双磨烂的袜子走出去,他见到我后便说:“看你这个样子还有没有一点老板的形象,人家说头上有包(说人傻),我看你头上都长篮球了。人家(指江泽民)说法轮功不好,你说好,你知道好嘛,心里知道就行了,你要跟××党对着干,自讨苦吃。”我说:“我做好人,坚持说真话,怎么就叫和××党对着干?”下午在没有任何手续的情况下,又把我强行的送进位于莲花村的成都市第二看守所。

这时,我已经被非法拘留第十一次了。刑拘十一天后,我被非法判劳教一年,转入成都市第一看守所宁夏街转运站。一进转运站就被牢头强行吃了四百元钱,说什么有钱出钱,没钱就挨打。我看见没钱的杂案犯被牢头打得背上青紫,无法直腰,无法翻身,警察也不管。里面的日用品要比外面超市的至少贵3倍。

半个月后,我被非法送往资中楠木寺女子劳教所。
(待续)

相关书讯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我又在驻京办的小房子里面被关了一星期后,由防暴大队的警察押回成都青羊区戒毒所,强行洗脑两天(因为每个上访的大法弟子送回成都后都要先到戒毒所“洗脑”两天)后,再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我和其他拘留人员一样,一进门,便遭到脱光衣服非法搜身,他们对于大法弟子主要是搜经文和钱。
  • 为了绕过警察的层层拦截,我便绕道坐大巴到重庆过武汉再转车到北京。一路上有惊无险;大巴车刚到重庆,我便听收音机里面说人大、政协会议于今天下午3点30分在北京召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信访办。
  • 半个月后,已是2000年元旦节,成都市龙潭寺派出所的唐警察来接我,我以为要送我回家过节,结果又把我接到龙潭寺派出所,唐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没想到就因为这一个炼字,午饭后他就填写了一张刑事拘留通知书。又把我送进成都市第二看守所(莲花村)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 我觉得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浅,一定是政府暂时不了解法轮功真象所致。我便开车与全家人和其他功友一起,依法到省政府上访,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并向政府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后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
  • 于是,我带上法轮大法简介、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和20本《转法轮》,与炼功点上的两名辅导员、一年轻男同修,再加上三个大法小弟子,由我亲自开车带上母亲一起前往简阳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动的心情:乡亲们啊,大法救你们来了!你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
  • 3月8日,我早就约好儿子的老师蒙玉蓉和她台湾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狮子山庄去玩。可这天早上一起床后,我感觉到脸紧绷着,还发着烧,很不舒服。便用镜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张脸发肿,红得像关公,这可怎么办?
  • 1998 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 与药为伴
    自从手术失败以后,我的精神压力更大了,知道自己能行走的时间不多了,随时都有瘫痪的危险,病情严重又不能跟亲人、朋友说,怕说后他们担心,只有晚上独自哭泣。不知什么时候开始,我只要一激动或生气,大脑的血管就像琴弦一样绷紧,全身麻木失去知觉。从那以后,我手提包内除了化妆品,就是治脑血管的药:西比林、银杏叶片、眩晕停……,甚至有时走路都发飘,并伴有短暂失明。一次我开小车行驶到神仙树汽车运输公司五隧门口时,眼前突然发黑,我赶紧把车靠边停下,吞下随身携带的药物,趴在方向盘上,大约1小时左右才恢复过来。
  • 失败的初恋
    十八岁那年,经人介绍,我和本队的小学同班同学恋爱了。他父亲承包修建房屋,他也是钢筋工还带了徒弟,在当地小有名气。那时他家也过上了小康生活,首先买上了黑白电视机,演霍元甲时很多村民都到他家去看坝坝电视。我们谈恋爱也有半年多,在热恋中,他突然向我提出分手,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只是无明的眼泪止不住的流……后来才知道,他听同学说我右下肢有病,会影响生育。还是这该死的腿,误了我的终身大事。不久,他又和我的中学同班同学恋爱上了,经常成双成对的从我家门前路过……我实在无法面对这一现实,便决定离开家乡,到成都去开创自己的事业,以后和他拼个高低,看谁比谁强。
  • 编者按:
    日前,北京及当地七位律师为十一名法轮功学员及其家人做辩护,并克服当局种种刁难于上周递交了上诉状。钟芳琼在这十一名法轮功学员中之一,她曾撰写《疾风劲草》一书,记述自己的故事。为感佩中国国内律师和法轮功学员不畏强权的道德勇气,也希望大家共同呼吁救援被非法关押、判刑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将重新连载钟芳琼的故事《疾风劲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