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欧洲议员成功会见郑恩宠 谈敏感议题

双方交换对中国人权、西藏、法轮功、网络自由、退党等敏感问题看法

欧洲议会议员赫尔加‧特吕帕尔(Helga Truepel)女士,成功与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会面两小时,双方交换了对中国人权、西藏、法轮功、网络自由、退党等敏感问题的看法。(大纪元)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1月27日讯】(大纪元记者李真采访报导)星期二(11月25日)在北京试图会见维权人士胡佳妻子曾金燕时受到中共阻挠的欧洲议会议员赫尔加‧特吕帕尔(Helga Truepel)女士,星期四转往上海,到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家探访,成功和郑恩宠会面两小时,双方交换了对中国人权、西藏、法轮功、网络自由、退党等敏感问题的看法。郑恩宠相信,特吕帕尔女士这次成功探访到他,显示中共是害怕国际社会的舆论和国际社会关注人权的压力。他并希望,透过这次会面让欧洲议员见证真实的中国人权。

公安突撤走 制造自由假象

郑恩宠星期四向大纪元表示,整个探访过程非常的顺利。早上10点09分,特吕帕尔女士连同一名德国籍翻译,敲响了郑恩宠位于上海晋元路的住所大门。“我看到他们的表情非常紧张,可能因为前两天探访曾金燕受阻的经历,他们很担心在探望我时也遇到阻挠。”郑恩宠表示,曾经透过不同的渠道知道特吕帕尔女士会在这个时间到访。“我估计我会被传唤,或者他们被阻挠,但没想到最终成功会面。”

一直遭到中共当局严密监视的郑恩宠还说,警方似乎是对这次会面有意放行。“在他们到访前,我门口监管的所有警察突然在早上八点撤退。直到特吕帕尔女士和翻译12点离开后,这些警察才再次出现。上海政府现在是在公开造假,营造一个没有人监控我的假象。”

中共当局害怕国际压力

对于这次会面,郑恩宠分析道:“我估计,第一,欧洲议员见曾金燕受阻在国际曝光后,中共当局有压力,通知上海当局放行;第二,和中欧关系急剧变化有关,法国总统最近表示会见达赖喇嘛,中共当局提出要延期举行在12月初举行的中欧会议,他们明显有压力。”

他强调:“我认为,(中共当局)不是对我本人的宽厚和开恩,而是说明中共政府目前是害怕世界舆论,害怕美国、法国、德国对中国人权的压力,他们不得不考虑这个问题。”

高精度图片
欧洲议会议员赫尔加‧特吕帕尔(Helga Truepel)女士在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家,与上海访民和郑恩宠合照。前排﹕马亚莲;左起第二排 葛蓉、艾福荣、王水珍、沈永梅、邬玉萍;左起第三排 王琳珍、段春芳、蔡文军、赫尔加‧特吕帕尔、陈万凤、郑恩宠(大纪元)

向议员亲证“家庭监狱”

双方通过德国籍翻译交谈了两个小时。特吕帕尔首先关注郑恩宠和家人的境况。“我出狱后一直到现在,一直被关在家庭监狱里”。郑恩宠介绍道:2006年6月5日刚出狱时,有六辆警车、两个摩托车公然在他家门口监控,最高峰期有七十个穿制服的公安在小区站岗,到现在是十二个公安三班轮班二十四小时监控他。

郑恩宠并带同特吕帕尔到门口的电梯间,见证警方在门口安装的两个录像镜头,日夜监控他门口前的一举一动;又向他们展示了自己家电话被切断,但电讯局仍然每个月向他们征收电话费的收据单。“(特吕帕尔)议员很气愤,她问我,为何不告电讯局,我告诉她们没有用,又向她们展示了几份曾经向电话局投诉的信件,她们看到以后连连摇头,表示很难理解。”

欧议会一直关注中国人权

双方还交换了对目前中国人权重点议题的看法。特吕帕尔议员开诚布公地对郑恩宠说道:“我们作为欧洲议会,一直在关注中国人权问题。”

郑恩宠续说:“她问我知不知道这个讯息,我回答,我本人基本是清楚的,但是中国许多老百姓还不知道。”

“后来她又谈到为什么中国人都感到自己存在严重的人权问题,为什么不起来争取人权?我说,欧洲政府是民选政府、民选议员,但我们这个政府不是人民选出来的。中共政府在国际上的人权观念并不代表中国人民本身。”

有信心中国人权终获改善

“她又问我,对中国人权有没有信心?我说,我本人以及周围的朋友,对中国人权问题已经苏醒了,我们很清楚,现在包括欧洲议会在内,很多国家的政府不断地在关注中国人权问题,我们感到一种信心。”

郑恩宠继续说:“中国人权问题的解决,主要靠我们中国人民本身,也缺少不了国际社会的关注和声援。”

人大驻欧代表拒收人权名单

特吕帕尔还提到,欧洲议会有一个工作组常驻中国,和中共人大有交流,而中共人大也有一个工作组常驻欧盟。最近欧盟一个议员把一个欧盟关注的大陆人权卫士的名单,交给中共人大驻欧盟代表,但那个代表居然转身而走,不接那个名单。

郑恩宠笑言:“说明他们回避这个问题,就在和你们欧盟耍无赖。在中国来说,官员和老百姓耍无赖,是家常便饭,请不要见怪。”

高精度图片
欧洲议会议员赫尔加‧特吕帕尔(Helga Truepel)女士在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家,与上海访民和郑恩宠合照。前排﹕张君令;左起第二排葛蓉、马亚莲、王水珍、沈永梅、邬玉萍;左起第三排赵汉祥、王琳珍、段春芳、蔡文军、赫尔加‧特吕帕尔、陈万凤、郑恩宠(大纪元)

西藏问题是中共一手造成

特吕帕尔还提到,欧州议会对西藏流亡精神领袖达赖喇嘛的支持。郑恩宠则谈到自己对西藏的看法:“我是研究法律的,就我所知道,达赖喇嘛和中共当局在1954年签订了十七条协议。谁先撕毁了十七条?是毛泽东先撕毁了十七条。当时讲,保持达赖喇嘛和班禅的社会制度不变,解放军进驻西藏,主要是为了守卫中印边境,不涉及到西藏事务,但是到了59年后,把共产党人在汉族地区的过左办法套在西藏方面,造成达赖的离开。所以西藏问题是中共先撕毁协议的。”

郑恩宠说,特吕帕尔很惊讶他对西藏问题的开放态度。郑恩宠则说,在中国大陆持这种观点的人很多,只不过老百姓没有渠道讲。

法轮功冲破中国“柏林墙”

被问到为何能够掌握到外界的讯息时,郑恩宠说,中共当局对讯息是封锁的,但是因为有了法轮功发明的突破网络封锁软件,使得中国人民能够突破重重封锁,接触和了解到海外的讯息。“中国的柏林墙倒塌了。法轮功给我们提供的破网软件,是上帝送给我们的礼物。”郑恩宠说,特吕帕尔听到这个讯息非常高兴。

“我希望透过我的个案向她们展示真实的中国,希望他们对中国人权提供更大的帮助,打破讯息的封锁,使每个中国人知道自己的权力。”郑恩宠说道。

亲身证实退党真实性

郑恩宠还向特吕帕尔介绍了自己的历史,包括自己曾经相信共产党,但最近公开站出来以真名退出少先队和共青团。

最后特吕帕尔要求和郑恩宠合影。被问到将合影公布是否会担心时,郑恩宠回答道:“我需要以我个人的例子为例,希望让西方看到真实的中国人权。”

郑恩宠其后打开窗户,叫特吕帕尔望下去,看到一大批棚户。“五百万外地民工,住不起房子,只能住在棚户区,这就是中国上海的真实人权问题。我还希望你到安徽、四川、河南等地再看看,你会看到中国农民的真实人权状况。”

助百姓树立正确人权观念

对于这次会面的意义,郑恩宠对记者说:“欧洲议会对中国人权的关注,让中国人民知道中共当局对国际社会的压力有所顾忌,否则的话,关于人权的解释权,又在党文化下进行解释,大陆老百姓又听信了中共的谎言,认为外国的人权不适合于中国,认为中共的人权比国外好,透过这次会面,透过外国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呼吁,让中国老百姓认识到人权是普世的价值,不会有国度之分。对于中国老百姓今天人权的觉醒是不可缺少的。”

现年58岁的郑恩宠是中国著名的维权律师,曾为平民代理了五百个拆迁诉讼案件。2003年,他代理上海静安区“东八块”拆迁案,成功把前“上海首富”周正毅告上了法庭,其后被诬控向境外机构泄露国家机密被定罪,判刑三年。2005年12月9日他获德国法官协会颁发人权奖。2006年出狱后的他,一直受到中共当局严密监控,曾被上海警方数十次传唤以及数次被抄家、被殴打等,但他仍然致力于中国的人权问题,以及揭发以前中共国家主席江泽民为首的“上海帮”的贪污腐败罪行。今年11月20日,他以真名宣布退出曾经加入过的中共少先队和共青团组织,并呼吁更多的人加入“三退”(退出中国共产党、共青团、少先队)大潮。

赫尔加‧特吕帕尔(Helga Truepel)是德国籍绿党欧洲议会议员。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11-27 7:3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