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部 非法劳教

一个重生者的传奇--《疾风劲草》(14)

第三章 余波未平
钟芳琼

图/疾风劲草

【字号】    
   标签: tags: ,

第三章 余波未平

又进拘留所

到了下午,魏大平又要把我往拘留所送,我坚决反对:“我不去,我没有错。连家都未回,你凭什么理由又把我送去,你们知法犯法,我要申诉。”魏大平说:“要申诉也只能到拘留所才行。”我又一次无辜的被魏大平送进了九茹村拘留所。

到拘留所我就对值班警察说:“我要写申诉,我刚从劳教所期满释放,还未回家就又被派出所毫无理由的把我强行送进来。”警察说:“今天是国庆节,都放假了,只有等3号上班再说。”我说:“国庆节,99年国庆节,我就被关在这里,这几年的所有节日我都是在监狱里面度过,为什么?就是因为做好人,说真话就被非法拘留十一次,还被劳教。你知道我为什么被劳教吗?是因为电视上颠倒是非说:‘我炼法轮功都炼瘫痪了。’其实,你们最清楚,因为我在去劳教所之前一直被关在这里十次,你们最有发言权。结果我写一篇文章澄清电视台事实就被劳教了。你说冤不冤?江氏集团为什么这么怕说真话的人呢?你想过没有?”警察只是静静的听着,不吱声。

好不容易才到3号,早上警察来查监,我就对他说:“我要写申诉。”申诉写好后,我亲自交给所长杨××。过了一会儿所长杨××告诉我说:“我已打了电话给万年场派出所联系了,他们国庆节放假到8号才上班,只有等到8号再说。”

邪恶使绝了招术也达不到目地。

8号上午,所长杨××把我叫出去,我看见万年场派出所的警察魏大平和办事处主任李强军和居委会的人都来了。他们叫我写个保证:不炼了,马上就接我回去。我说:“这么好的功法我为什么不炼?要写保证两年前就写了,还能等到今天吗?跟我打交道两年多了,你们应该对我有所了解,对法轮功有所了解。”他们说:“你这个人除了炼法轮功不好以外,什么都好。”我说:“还不是炼法轮功后才变好的,你们说一说法轮功究竟不好在哪里?”他们回答:“反正政府说不好就是不好,我们听政府的。”

见我不写保证,他们马上就走。我就拽着他们要和他们一起回家,死活不住在这里。所长杨××见状后马上劝阻说:“钟芳琼,再耐心的住满半个月,反正只有几天了。”正如师父《在华盛顿DC国际法会上讲法》中所说:“别看邪恶它怎么恶毒,现在它已经是使绝了招术,只有定性不断升级和舆论造假,变态的心理一味逼着那些学员去写什么悔过书啊,什么签字啊。明知道是假的,改变不了人心,为什么非得这样做呢?为什么非得让你签那字呢?为什么非得让你说个“不炼”才放你呢?这边“炼”就判刑,那边说句“不炼”就可以放人,这个差异也太大吧?正常吗?不正常。那不很明显吗?就是让你掉下来,就是叫你说那句话。”

10号上午9点钟左右,突然又叫我出去,心想:又有什么事,刚走到门口,就看见了片区警察魏大平,他对我说:“去收拾东西回家。”我回到监室,里面的两个大法弟子对我说:“不是填的半个月吗?”我说:“他们本来就是非法的,其实我们一天都不应该在这儿待。”

后来,听说其中有一位女孩儿冯小韵,又被非法劳教了,但她非常坚定抵制邪恶。她毕业于成都电子科技大学。

办证风波

我买的商品房该办产权证时我被非法劳教不在家,老母亲和9岁的儿子一老一小又不懂,所以一直未办。办产权需要身份证,而我的身份证在第一次上北京时就被没收,现在只有去派出所补办。

11月份,我便到了户口所在地龙潭寺派出所,找到片区警察廖有良,一见面他就问我:“现在如何?”我说:“回家后身体长好了,今天来找你补办身份证好办产权证。”他说:“那你就写个认识。”说话间递过来纸和笔。我便坐下来认真的写道:是法轮功给了我第二次生命,第一次健康;是江氏集团迫害我蹲监狱接近两年,无法挣钱供养孤苦伶仃的一老一小;法轮大法好,法轮大法千古奇冤!我要坚定的修下去等内容。他看后火冒三丈的说:“就凭你这个认识,我就可以把你甩进去(监狱)。”我立即站起来威严的说:“你说了不算!你们这些警察真话不敢听,难道要我说假话来骗你们听到心里才舒服?”我继续正念抵制。他的声音开始由大变小,最后说:“那我就把这个认识给放在档案里……”

到了办证中心,工作人员说还需要申请和盖章。第二天,我又到龙潭寺派出所去,结果廖警察一直在开会,他便让我到办事处那边去盖章也行。我边走边发正念,到了办事处,向他们问好后,我便自我介绍,并说明来意。他们听后,惊讶的说:“你就是钟芳琼呀!因为你我们检查写了一大堆,经常受到上级的批评,可还从未见过你本人。”我便给他们讲述我得法后身体出现的奇迹,被拘留劳教的原因,他们听后都很同情的说:“你那么能干的人,还是多挣点钱,支援我们办事处把房子修好点,你来看倒顺眼一些,你看现在这样子好糟糕嘛!穷,没钱修。”我说:“是啊!如果我不被江氏集团迫害,继续承接三环路的运输业务,这两年三环路工程全面铺开,挣个几十万没问题。”开始写申请了,我要说真话。他们说:“你不能写到北京上访身份证被没收,只能写因不慎被火烧或掉在水中。”我说:“师父教我们不能说半句假话。”有人说:“就凭这一点我就认为法轮功好。”最后还是很顺利的补办了身份证。
(待续)

相关书讯(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2001年7月,我和十位坚定修炼的学员被禁闭在一个小间里,长期被包夹守着,从不准出房门半步。从早上6点起床到晚上10时30分左右收监,一直坐军姿,两眼平视前方,直腰,双手必须放在膝盖上,不准闭眼,更不准说话,屁股不准离开凳子。
  • 在劳教所里,常有劳教人员大声的自问自答:知道什么是中国最大的邪教吗?──劳教!
  • 2000年6月8日,政府开始在四川省展览馆举办污蔑大法的图片展。为了让更多的世人不要再上当受骗,明辨是非,我把自己的亲身经历写出来,用复写纸复写几份。6月12日早上,我找到片警魏大平,对他说:“你看我写的这份真象材料,是我亲自到北京去交,还是交给你转交给中央领导。”
  • 我又在驻京办的小房子里面被关了一星期后,由防暴大队的警察押回成都青羊区戒毒所,强行洗脑两天(因为每个上访的大法弟子送回成都后都要先到戒毒所“洗脑”两天)后,再被非法拘留半个月。我和其他拘留人员一样,一进门,便遭到脱光衣服非法搜身,他们对于大法弟子主要是搜经文和钱。
  • 为了绕过警察的层层拦截,我便绕道坐大巴到重庆过武汉再转车到北京。一路上有惊无险;大巴车刚到重庆,我便听收音机里面说人大、政协会议于今天下午3点30分在北京召开,我的心跳加快了,我必须以最快的速度赶到北京信访办。
  • 半个月后,已是2000年元旦节,成都市龙潭寺派出所的唐警察来接我,我以为要送我回家过节,结果又把我接到龙潭寺派出所,唐警察问我还炼不炼,我说:“炼。”没想到就因为这一个炼字,午饭后他就填写了一张刑事拘留通知书。又把我送进成都市第二看守所(莲花村)非法刑事拘留一个月。
  • 我觉得我在大法中受益匪浅,一定是政府暂时不了解法轮功真象所致。我便开车与全家人和其他功友一起,依法到省政府上访,要求无条件释放所有被非法抓捕的大法弟子,并向政府反映我们修炼法轮功后有百利而无一害的真实情况。
  • 于是,我带上法轮大法简介、老师在济南讲法的录音带、录像带和20本《转法轮》,与炼功点上的两名辅导员、一年轻男同修,再加上三个大法小弟子,由我亲自开车带上母亲一起前往简阳老家弘法。一路上,我止不住激动的心情:乡亲们啊,大法救你们来了!你们千万不要错过这万古机缘啊!
  • 3月8日,我早就约好儿子的老师蒙玉蓉和她台湾的朋友以及我的伯母一起到狮子山庄去玩。可这天早上一起床后,我感觉到脸紧绷着,还发着烧,很不舒服。便用镜子一照,我傻眼了,我的整张脸发肿,红得像关公,这可怎么办?
  • 1998 年8月,开车的师姐(比我大一岁),开始炼起了法轮功,她说:“沙河堡一位男功友,原是秃头,炼功后都长出了头发;莲花村一位老太太炼功后白头发变成了黑头发,你也来炼法轮功嘛!”我说:“炼功是退休老人的事,我才不炼呢,该吃就吃,该穿就穿,死了算了。”她为我这个好友不炼功而感到惋惜。每周六晚上,我都要到师姐家,和她的丈夫,还有她丈夫的两位生意场上的朋友一起打麻将,有时甚至通宵;而师姐却独自一人看书,我为她这一大转变而感到不解。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