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楼:阴差阳错露真容(一)

木子

2002年7月3日青岛出现海市蜃楼,其景观不断变化,时而清晰,时而朦胧。(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50
【字号】    
   标签: tags:

一提起海市蜃楼,人们就容易联想到蓬莱仙阁,认为是虚无飘渺但又美好的景象。实际上,它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现象。近年来,在中国各地不断有海市蜃楼景象出现的报导,从北国的哈尔滨到南方的广东惠来,从沿海的上海,青岛等城市到黄土高原上的古城西安,从地处四川盆地的成都到云贵高原的云南巍山。海市蜃楼已经不仅仅是人们通常所认为的与大海联系在一起的现象了。中国古代及国外都有海市蜃楼的记载,由于对它不了解,从而给披上了一层虚幻的面纱。

《列子》:“勃海之东,不知几亿万里,有大壑焉其中有五山焉,一曰岱舆,二曰员峤,三曰方壶,四曰瀛洲,五曰蓬莱” ,“而五山之根无所连箸,常随潮波上下往还,不得暂峙焉。”

《山海经海内北经》:“蓬莱山在海中,上有仙人,宫室皆以金玉为之,鸟兽尽白,望之如云,在勃海中也。”

《史记秦始皇本记》:“齐人徐市等上书,言海中有三神山,名曰蓬莱、方丈、瀛洲,仙人居之。”

《史记封禅书》:“自威、宣、燕昭,使人入海求蓬莱、方丈、瀛洲。此三神山者,其传在勃海中,去人不远,患且至,则船风引而去。盖尝有至者,诸仙人及不死之药在焉,其物禽兽尽白,而黄金白银为宫阙。未至,望之如云;及到,三神山反居水下;临之,风辄引去,终莫能至。”

《梦溪笔谈异事》(北宋沈括):“登州海中,时有云气,如宫室、台观,城堞、人物、车马、冠盖,历历可见,谓之海市。或曰蛟蜃之气所为,疑不然也。欧阳文忠,曾出河朔,过高唐县,驿舍中夜有鬼神自空中过,车马人畜之声,一一可辨,其说甚详,此不具记。问本处父老云,二十年前尝昼过县,亦历历见人物。土人亦谓之海市,与登州所见大略相类也。”

《菽园杂记》(明陆容):“蜃气楼台之说,出天官书,其来远矣。或以蜃为大蛤,月令所谓雉入大海为蜃是也。或以为蛇所化。海中此物固多有之。然海滨之地,未尝见有楼台之状。惟登州海市,世传道之,疑以为蜃气所致。苏长公海市诗序谓其尝出于春夏,岁晚不复见,公祷于海神之庙,明日见焉。是又以为可祷,则非蜃气矣。辽东志云:‘辽东东南皆山也,其峰峦叠翠,葱倩可观,当夏秋之交,时雨既霁,旭日始兴,其山岚凝结而城郭楼台、草木隐映、人马驰骤于烟雾之中,宛如人世所有。虽丹青妙笔,莫尽其状,古名登莱海市,谓之神物幻化。’岂亦山川灵淑之气致然耶?观此所谓楼台,所谓海市,大抵皆山川之气掩映日光而成,固非蜃气,亦非神物。东坡之祷,盖偶然耳。况此老素善谑,又安知非自神其事以鸣其不平耶!”

《广阳杂记》(清刘献廷):“莱阳董樵云:登州海市,不止幻楼台殿阁之形,一日见战舰百余,旌仗森然,且有金鼓声。顷之,脱入水。又云,崇祯三年,樵赴登州,知府肖鱼小试,适门吏报海市。盖其俗,遇海市必击鼓报官也。肖率诸童子往观,见北门外长山忽穴其中,如城门然。水自内出,顷之上沸,断山为二。自辰至午始复故。又云,涉海者云,尝从海中望岸上,亦有楼观人物,如岸上所见者。”

清同治版《黄县志》载戚纶祖《海市说》:“海市称天下奇观,尚矣。蓬莱有之,黄邑亦然。登朝宗门楼凭眺而寓目焉,往往可得也。或曰倒影,此高谈阔论失实者;或曰蜃气,近乎似矣。顾蜃气奚独向登郡吐也?譬如龙之嘘气成云,岂云兴岩岫,尽属龙耶?窃以为海市之观,地气所氤氲者耳。每逢春夏之交,微风徐动,淡日掩映,非阴非晴,似雾似烟,此海市时也。非时则否。且其市也,不在汪洋水面无际平流,皆倚山傍岛而成,其为地气升而阳和聚无疑也。当斯之会,或结而为楼阁,或错而为村庐,或若人物游行之状,或若木石森列之形,忽而众岛连为一景,忽而各岛自成一像,忽而散则岛之本色呈,忽而聚则岛之真迹变,以意会之,无乎不有。余亲见其然。他日执岛人而询之,彼殊不自觉也。且曰居此岛之中,望他岛之市,亦犹是耳。旁有诘余者曰:东坡公胡以岁暮祷海而市乎?应之曰:此偶然之事,不可以常理测。夫渡河得冰,拜井得泉,钱塘返其潮,鲑鱼徙其潭,精诚所格,能动鬼神,时或有之,岂可执彼以例此哉!既以告其人,退而为之说。 ”

古今文人墨客也不乏对海市蜃楼进行描述的,其中最著名的莫过于苏东坡的《海市》诗,开首几句写道;“东方云海空复空,群仙出没空明中。荡摇浮世生万象,岂有贝阙藏珠宫?” 杨朔在《海市》中也记述了他见到的一次海市蜃楼:“记得是春季,雾濛濛,我正在蓬莱阁后拾一种被潮水冲得溜光滚圆的鹅卵石,听见有人喊:‘出海市了!’只见海天相连处,原先的岛屿一时不知都藏到哪儿去了,海上劈面立起一片从来没有见过的山峦,黑苍苍的,像水墨画一样,满山都是古松古柏;松柏稀疏的地方,隐隐露出一带渔村。山峦时时变化,一会儿山头上现出一座宝塔,一会儿山里现出一座城市,市上游动着许多黑点,影影绰绰的,极像是来来往往的人马车辆,又过一会儿,山峦城市渐渐消散,越来越淡,转眼间,天晴海碧,什么都不见了,原先的岛屿又在海上现出来。”

现代海市蜃楼现象偶尔出现于沿海,但近几年并不仅仅限于沿海,在远离大海的内陆也出现,而且出现频率之高也属罕见。据中新社消息,1999年8月30日的哈尔滨经过一夜大雨的洗礼,西北天空上午八时十分左右突然显现“海市蜃楼”奇观。据目击者称,房屋、森林、山峦等景象绵延数里,持续约半小时,蔚为壮观。

在松花江上开旅游船的王晓彤描述说,大雨初停时天空仍为乌云笼罩,透过薄薄的江雾,他突然发现西北天空变得很亮,宛若漏个大洞,弧形的七彩光带下依稀可见连绵不断的山峰、层次分明的房屋,景象最清晰时约有五分钟,整个过程约持续了半小时。

曾在山东海滨亲眼见过“海市蜃楼”的黑龙江地矿研究所高级工程师鲁德实,也从位于江畔的自家七楼目睹了这一奇特景观。他说,当时明亮的带状天空里呈现出蜿蜒的山脉景象,还可清晰分辨出齿状的树影和突兀的山石,景象前后共持续了半小时左右。他表示,这一景象虽不及蓬莱“海市蜃楼”那样清晰,但是自始至终未发生过移动,因此这不是云彩形状本身构成的景物。

大约不到一年,海市蜃楼奇观再现哈尔滨。据哈尔滨日报报导,2000年7月12日晚7时30分,家住哈尔滨道里区西六道街22楼的居民王琰,偶然发现在落日的霞光中,松花江索道北段出现奇景:在陆地上空出现大片水面,有一小岛浮现其中,岛上有两片树林,沙滩与树林之间几处亭台楼阁依稀可见,小岛在红色霞光衬托下分外好看。这一现象持续了大约30分钟,于8时左右逐渐消失。他用家中的照相机拍得一组照片,并打电话通知亲朋好友、左右邻居,大家一起欣赏奇观。(待续)

(转载自正见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蜃景通常叫海市蜃楼。现在的教科书(教人科学的的书)、百科全书都说是大气折射,可是看看古今中外的大量记载,这种说法根本不能自圆其说。
  • 海市蜃楼经常发生在沿海,在沙漠偶尔也可见到。人们可以看到房屋,人,山,森林等景物,并且可以运动,栩栩如生。有人认为是人间仙境。现在,人们把海市蜃楼说成是大气折射的结果,把远处的景物折射到近处来了。其实,这是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一种自圆其说。
  • 11月20日早晨7时,湖北宜昌长江边出现绝美“海市蜃楼”景观。静谧流淌的江面白雾层层,在晨风的清徐下,或轻薄或浓厚,江岸的石头、江边的船只,在波涛般翻滚的白雾中若隐若现,宛若"海市蜃楼"般神秘、美丽。气象专家称,江边湿度很大,晨间温度较低,而水温高于陆地气温度,于是就出现了这样奇特的景观。
  • 重庆近日多次出现晨雾,高楼在雾中若隐若现,十分美丽。如同仙境,难得一见。这是我在我小区拍的,与大家分享。
  • 这天早晨正在擦客厅地板的时候,抬头看到窗户外面雾濛濛的,很好看,于是拿相机拍下来了。

    高楼在云雾里若隐若现,是传说中的海市吧。这个阳台是我很喜欢的地方,没事的时候,喜欢站在阳台上往远外看看,无限风光尽收眼底,把酒临风心旷神怡,其喜洋洋者矣。

    记得过去学过的杨朔一篇叫《海市》的文章,也不知道现在中学课本里还有没有。当时老师要求背,现在还能大段大段地背下来。中学时学的东西真是记得深刻,忘不掉,当年大好的时候都花在这些无聊的东西上了,要不现在这么惭愧呢。《海市》头一句话就说:我有故乡篷来什么什么的,说到海市的时候,又说“黑苍苍的像水墨画一样”,现在对这句有所体会了,看我看到的这个景色,是像水黑画一样吧。

  • 三十年前,毛泽东的死去,带走了中国人赖以生存和维持尊严的革命斗志和革命理想,没有一个中国的领导人再有毛泽东的雄才继续玩世界级的皇帝新衣游戏。让穷困和吃住衣行都到了尴尬困境的中国人,继续以革命理想来引发阿Q式的世界革命激情,已经断无可能。几亿骨瘦如柴的中国人被逼迫到了一个共产主义已成海市蜃楼的大海边的悬崖上,前去无路,不知何去何从。
  • 中共究竟算个什么东西?从其党徒入党要向其斧头镰刀旗举拳宣誓来看,似乎还没有放弃其终极理想;那遍布全国的成千上万的党校似乎还在坚持理想教育‧‧‧‧‧‧‧但是现实中共产党只是把理想当做看得见达不到的“海市蜃楼”,自我标榜,自欺欺人而已。非但如此它们还如“张果老倒骑毛驴”、“南辕北辙”一般,越行动离其终极目标越远,越行动越显露其大骗子大流氓之嘴脸。
  • 【大纪元5月2日报导】(中央社记者王定传、罗广仁台北二日电)可爱、清纯形象的韩国歌手兼演员张娜拉,今天在西华饭店举办“Drea m of Asia”专辑台北发片记者会,她先以专辑中的歌曲“跳!跳!”热舞开场,并用中文深情地唱着“海市蜃楼”,而师兄何润东还推掉通告来帮张娜拉助阵并“热情”的拥抱张娜拉,让她害羞的满脸通红。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