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市蜃楼:阴差阳错露真容(二)

木子

2005年10月19日下午2时至5时30分,江苏省连云港市海洲湾惊现极为罕见的“海市蜃楼”奇观。(大纪元资料室)

    人气: 21
【字号】    
   标签: tags:

海市蜃楼出现在内陆城市实属罕见。除哈尔滨外,在成都、云南大理五印山、西安也有报导。

1998年6月3日晚7点30分至8点45分,四川成都正北上空出现了罕见的海市蜃楼奇观。瑰丽明亮的光带中,云雾缭绕,树影、山峦、湖泊隐约可现,令目睹者惊叹不已。该日成都市阴雨绵绵,气温明显降低。到下午7点左右,雨过天睛,阴沉沉的天空逐渐明朗,至7点30分,市区北方上空中出现一条若隐若现的光带。8点整,从西北方向射来的光芒向东绵延数公里长,云雾飘缈中隐约可见巍峨险峻、气势恢弘的山峦,群山间树影婆娑、湖泊镶嵌。随着时间的推移,天空越来越暗,空中奇妙的景象开始缓缓隐去,至8点45分,空中只剩下一条细长的光带。

此外,2000年9月17日前后几日,云南大理州巍山彝族回族自治县五印山上频频出现“海市蜃楼”奇观,令游客和当地群众大饱眼福。“海市蜃楼”被当地群众称之为“五印灵光”。其中“佛光呈祥”、“彩云现瑞”、“蜃楼玉宇”三景最为奇特。

海市蜃楼在沙漠、海上出现已属奇景,在黄土高原上的西安出现更为罕见、令人不解。2000年8月8日19时30分,西安西北方向的半空中出现了壮丽的海市蜃楼景象。往西北方向望去,夕阳西下泛著红光、半空中一道道彩霞自北向西层层展开,农舍、树木、高大的建筑物依稀可见,这一壮观景象持续了大约40分钟。据一位在西安生活了30多年的老者讲,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如此奇观。

海市蜃楼往往出现在沿海,因而海滨的人们相对有幸能一睹海市风采。近几年来海市蜃楼在沿海出现的地方有:连云港(1999年8月),威海(2000 年4月),上海(2000年7月)、青岛(2000年7月)、日照(2000年11月)、广东惠来县神泉港(2000年3月)等,其中持续时间最长的出现在神泉港,前后持续时间达5个多小时,也是当地历史上出现海市蜃楼时间最长的一次。

2000年3月4日中午12时左右,仙境的海市蜃楼现象开始出现在广东揭阳市惠来县神泉港澳角湾西北方向的海面上,一向捕鱼为生的神泉港村民奔走相告。一时间,澳角湾的海滩上聚集了老老少少的村民,场面煞是热闹,这热闹吵醒了酣睡于油库的黄老板,黄老板见海面上的海市蜃楼持续1个多钟头仍未消失,赶紧用手机告知一位朋友,由他通知惠来县摄影家协会名誉会长林锡彬带上摄影和摄像赶来。年近不惑的林先生事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仍有抑不住的兴奋:我好幸运!全世界也许是我第一个摄下海市蜃楼。

林先生最先让记者开眼界的是一段长达4分钟的录像,屏幕上的景象让人感叹大自然的神奇:海市蜃楼呈现在神泉港西海域的海天交接处,幻景呈东西条状时隐时现,左右移动,不断组合,进入视线中有高层建筑、高大烟囱和直耸空中的塔状物,但较为稳定的多为绵长山峦、树木。一旦消失时,幻景总是徐徐沉下海中,后又复从海中升起,然后再变幻、组合,左右移动。最后,起伏的山峦沉下海里无影无踪,海面独剩一片空寂。林锡彬接着让记者观看他已扩冲为62釐米宽的照片。照片画面以海边礁石、水鼓为固定前景,一望无际的海平线上浮现山峦、树木、高耸楼宇。

事实上,广东惠来县的林锡彬先生已经不是第一个用摄像机记载下海市蜃楼的了。早在1988年6月山东电视台记者孙玉平就用摄像机记录下了发生在山东登州海市的海市奇景。观察研究登州海市30多年的老学者高英评论说:“孙玉平同志拍下了30多年来最罕见、最好的、特好的,据我所知没有比这再好的海市奇景。用一句科学上的话说,他填补了一项世界空白。”中央电视台曾在节目中指出:“这是我国第一次用摄像机拍到的海市蜃楼,这在世界上也是首次。”

孙玉平记者在《我拍登州海市》中记叙道:1988年6月17日下午2点20分,我在蓬莱水城东炮台上,发现天海交接处又飘来灰白色的光带当即撤下水城,向海滩奔去。海面上原有的景物消失了,原来没有的景物出现了我不管三七二十一,就地架起摄像机,把镜头迅速推向庙岛海湾,只见海天交接处,迎面耸立起了一片当地人说从来没有见过的‘金字塔’。随着大气折射发展成为全反射,每个金字塔上空又扣上一个形状大小相似的倒金字塔,黑乎乎的像一座座钢筋混凝土浇注的巨大桥墩。桥墩上部渐渐展宽,腰部缓缓收紧。一会儿,桥墩又呈工字形。随着蜃景变化,工字上下两横各沿着水平方向延伸出去,很多工字连成一体,形成了一座庞大的多孔长桥。当我把镜头移向南部海面的时候,寻像器里另是一番景象:海面上空赫然出现了像双层楼台的物体。只见上层平台时大时小,忽明忽暗,与下层楼台似接非接,若断若连。楼台右侧不远处,有座单孔拱桥,一端搭在山坡上,一端伸进大海中,长长的桥面凌空飞架,桥形酷似赵州桥。我把镜头缓缓拉开,眼前很像一片宁静的‘湖’。时隔不足一分钟,当我把镜头再推近单孔拱桥时,悬空的桥面由宽变窄,慢慢地断裂,融化,消失了。只剩下一座残缺的桥墩孤零零地竖在水中。一会儿,我又从海面上寻觅到一座‘古城堡’,这组建筑群,右边耸立着两座高大的建筑物,样子很像关隘上的古城墙,中部有一片平坦的空地,仿佛古代练兵的校场,空地中央还立着一株高大的树。建筑群左边像一座两层楼阁。开始,一股云气由左向右缓缓地漂浮游动,楼阁上层随着向右扩展延伸,一直和空地中央的大树连接起来,好像为空地搭上了一个巨大的凉棚。后来,云气消退了,空地中央的大树变成了光秃秃的旗杆,旗杆下隐隐约约的仿佛有人影在晃动。5点多钟,长岛东部海面赫然冒出了两座高山,山大得出奇,而且还在不断地往上升腾。其中一座大山,在场的当地人说,平时是看不到的,它很像百里之外,隐藏在地平线以下的大连老铁山。7点多钟,海市蜃景像石沉大海一样从海天交接处消失了,一切恢复了正常。

(正见网编译组根据大洋网、扬子晚报、华商报、华声周刊等报导编辑整理)

(转载自正见网)(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一提起海市蜃楼,人们就容易联想到蓬莱仙阁,认为是虚无飘渺但又美好的景象。实际上,它是一种实实在在的现象。近年来,在中国各地不断有海市蜃楼景象出现的报导,从北国的哈尔滨到南方的广东惠来,从沿海的上海,青岛等城市到黄土高原上的古城西安,从地处四川盆地的成都到云贵高原的云南巍山。海市蜃楼已经不仅仅是人们通常所认为的与大海联系在一起的现象了。中国古代及国外都有海市蜃楼的记载,由于对它不了解,从而给披上了一层虚幻的面纱。
  • 蜃景通常叫海市蜃楼。现在的教科书(教人科学的的书)、百科全书都说是大气折射,可是看看古今中外的大量记载,这种说法根本不能自圆其说。
  • 海市蜃楼经常发生在沿海,在沙漠偶尔也可见到。人们可以看到房屋,人,山,森林等景物,并且可以运动,栩栩如生。有人认为是人间仙境。现在,人们把海市蜃楼说成是大气折射的结果,把远处的景物折射到近处来了。其实,这是现代科学解释不了的一种自圆其说。
  • 11月20日早晨7时,湖北宜昌长江边出现绝美“海市蜃楼”景观。静谧流淌的江面白雾层层,在晨风的清徐下,或轻薄或浓厚,江岸的石头、江边的船只,在波涛般翻滚的白雾中若隐若现,宛若"海市蜃楼"般神秘、美丽。气象专家称,江边湿度很大,晨间温度较低,而水温高于陆地气温度,于是就出现了这样奇特的景观。
  • 重庆近日多次出现晨雾,高楼在雾中若隐若现,十分美丽。如同仙境,难得一见。这是我在我小区拍的,与大家分享。
  • 这天早晨正在擦客厅地板的时候,抬头看到窗户外面雾濛濛的,很好看,于是拿相机拍下来了。

    高楼在云雾里若隐若现,是传说中的海市吧。这个阳台是我很喜欢的地方,没事的时候,喜欢站在阳台上往远外看看,无限风光尽收眼底,把酒临风心旷神怡,其喜洋洋者矣。

    记得过去学过的杨朔一篇叫《海市》的文章,也不知道现在中学课本里还有没有。当时老师要求背,现在还能大段大段地背下来。中学时学的东西真是记得深刻,忘不掉,当年大好的时候都花在这些无聊的东西上了,要不现在这么惭愧呢。《海市》头一句话就说:我有故乡篷来什么什么的,说到海市的时候,又说“黑苍苍的像水墨画一样”,现在对这句有所体会了,看我看到的这个景色,是像水黑画一样吧。

  • 三十年前,毛泽东的死去,带走了中国人赖以生存和维持尊严的革命斗志和革命理想,没有一个中国的领导人再有毛泽东的雄才继续玩世界级的皇帝新衣游戏。让穷困和吃住衣行都到了尴尬困境的中国人,继续以革命理想来引发阿Q式的世界革命激情,已经断无可能。几亿骨瘦如柴的中国人被逼迫到了一个共产主义已成海市蜃楼的大海边的悬崖上,前去无路,不知何去何从。
  • 中共究竟算个什么东西?从其党徒入党要向其斧头镰刀旗举拳宣誓来看,似乎还没有放弃其终极理想;那遍布全国的成千上万的党校似乎还在坚持理想教育‧‧‧‧‧‧‧但是现实中共产党只是把理想当做看得见达不到的“海市蜃楼”,自我标榜,自欺欺人而已。非但如此它们还如“张果老倒骑毛驴”、“南辕北辙”一般,越行动离其终极目标越远,越行动越显露其大骗子大流氓之嘴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