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剧欣赏

【 京剧欣赏】–《春秋配》

姜秋莲诚心回应路人的关心
袁荣易

1. 《春秋配》中继母贾氏(中,丁中保饰演)寻隙虐待姜秋莲(张贵英饰演),乳娘(右,张化纬饰演)只能在一旁干着急。

    人气: 27
【字号】    
   标签: tags:

当人遭逢不幸或身遭劫难的时候,有时会长期陷在悲伤或忧郁的情绪中出不来,眼前一片茫然,情愿自暴自弃也不愿提高心性,走出迷惘。最近看了一篇沈凤西写的“身处逆境的黄桂秋”,十分受触动,黄桂秋在1958年整风运动(紧接在反右运动后)中受处分,待遇一落千丈,他既不哀怨也没成为积极分子,依旧平和的做事,攸关京剧的他总要勇敢的负责。那时流行“宁左勿右”,就编剧而言就要弄丑化敌人的那一套,他轻声对年轻的改编者理性分析,改编者就没去妄改。看起来不过一件小事,但这种不去看风向球的耿直,在那个时代特别显得难能可贵。

黄桂秋于1948年为百代唱片录制《春秋配》的唱段,珠圆玉润的唱腔,与四大名旦分庭抗礼,他与许多名角一样是出自“正工青衣”陈德霖的门下,只是黄桂秋的名气不响亮,还有人称黄为“霉旦”。但他唱《春秋配》的姜秋莲几乎无人可比,他这戏的独一无二,主要原因可以说他的心性与剧中的姜秋莲十分类似–不管外界环境如何恶劣,总能做的很正。

高精度图片
2. 乳娘(张化纬饰演)带着姜秋莲(张贵英饰演)到郊外捡柴,秋莲止不住的啼哭。凤鸣国剧团演出《春秋配》

秋莲饱受继母虐待,但仍保持一片天真烂漫,例如当她问到李春发父母双亡时,立刻同情的泪如雨下;李春发给她银子让她不用捡柴,她回到家就马上禀报继母而不私藏下来,不计较早上才挨过继母的一顿打。她那样没心机、不去怀疑别人,看在世故人的眼里简直是不可思议。这种憨直又娇滴滴的个性,使她遇难呈祥,躲过一次又一次的灾难,所谓“千金之子,不死于盗贼”,姜秋莲最适合拿来做范例。尤其像黄桂秋的唱腔,突出那个小儿女的“嗲”字,出字放声特别妩媚娇嫩,怎么听都有一种叫人不舍的意味,因此命运之神也要庇佑她。

高精度图片
3. 李春发(右,张在前饰演)向乳娘(张化纬饰演)问秋莲(张贵英饰演)为何来

《春秋配》这出戏主要唱“捡柴”这折,姜秋莲被继母逼迫,随着乳娘郊外捡柴,适逢书生李春发送友人回来经过此处,见秋莲悲泣,近前问明情由,赠银给秋莲。这过程中乳娘以男女授受不亲的理由,怀疑对方别有企图,秋莲却以有人愿意关心理该心存感谢,说服了乳娘帮忙传话。男女有了中间人乳娘来沟通,既守住礼仪,又能问明彼此的心意。

在这里音乐的处理也分两个阶段,秋莲回答李春发的询问是用西皮原板的腔“蒙君子致殷勤再三问话,……”;而秋莲唤回走去的书生主动问书生话的唱腔就用了南梆子,南梆子最能表现女性的宛转,一问就是七八句,如孩子般问个不休:“问君子因何事荒郊来停,……”,唱腔不绝如缕,悠悠的在村野外回荡。

高精度图片
4. 约在清朝嘉庆、道光年间的版画,可见《春秋配》在那时很受欢迎。

这段非常单纯的剧情,却充满着失意人受到照顾的温暖,中国人常讲“受人滴水恩,当思涌泉报”,书生李春发的关心,最后得到美人垂青的回报,这是一桩为观众所喜闻乐见的事。

前一阵子,维权人士胡佳与维权律师高智晟,获得诺贝尔和平奖的提名,胡佳关心因卖血而感染爱滋病的贫困人民、高智晟关心被关在监中遭到虐待(特别是性虐待)的法轮功学员。政府的存在原是为了关心人民,可是中国共产党政府回应关心人民的好人,竟是将他二人关进牢里,甚至拿性命来威胁他们。这样倒行逆施的政权无耻的用谎言欺骗国人、用利益收买外国人,将呼声很高的胡佳、高智晟硬生生压下来,不让得到和平奖。社会成了什么?当你的关心换来的是冷酷无情的打击,你的心死了,成了行尸走肉,像《春秋配》这样的戏也就无意义了,不是吗?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狮子楼》包括武松访邻告状、杀西门庆这些情节。水浒传改编的京剧,如《翠屏山》、《时迁偷鸡》,《乌龙院》等与水浒原著稍有不同:加重生活趣味化,尤其角色个性的发挥上,深具戏剧张力,编剧者可说是一位饱经世故、却又不落俗套的达人。戏中配搭一个小小的角色,都让人觉得兴味盎然。盖叫天口诉“粉墨春秋(二)《狮子楼》”(《上海戏剧》 1961年03期 ),讲到《狮子楼》主要是文场子,显现武松的理智性格,这些文场子戏如不能演得俐落,后面《狮子楼》与西门庆打得再火爆, 也看不出为兄报仇的“义儿”(意义、层次), 因此交代“义儿”很主要。俗话说:“学会前文义,才知后文通”,盖叫天的武松戏,比起别人精神百倍,就是他有这个“义儿”。
  • 戏曲演出的长短,其实与演员的诠释能力有关。尤其从“折子戏”里,最容易看出由演员所决定的时间感。今天介绍《七郎托兆》这个折子戏,单独演出可以演到半小时,主要是看主角杨七郎的表现,他花脸虎虎生风的唱腔,与父亲杨继业阴阳两隔,急着安慰父亲,并辞别父亲,其中唱到:“孩儿我再不能多行孝顺,再不能与爹爹同路而行。再不能与爹爹牵马坠蹬,再不能统雄兵去把贼平”,感人落泪。在此情境中,演员较有发挥,时间的感觉就不一样。如果少唱(俗称“马去”)两句,立刻会变得太短。
  • 京剧《打侄上坟》,又称《状元谱》。由打侄、上坟两个段落所构成,两个段落分别讲了两个风俗习惯,一是“开仓放粮”,一是“清明扫墓”。这出戏,简而有力说明文化的力量,帮人达到连系、沟通、互动。人与人的裂痕,借此得以弥补。族群或社会出现不平衡,大家心量大,携手同心,心性得到提高,环境调整变好。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