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吴惠林:金融风暴的启示

吴惠林

九月十五日,超过一百五十年历史的雷曼兄弟宣布破产。(Getty Images)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1月4日讯】对照一九三零年代大恐慌、二十世纪末亚洲金融风暴,现今的全球金融大风暴又搬出政府干预的老套。然而,风暴其实是汰劣存优的历程,政府的纾困政策往往阻止或延缓这种淘汰过程,致使做错者难改过迁善,风暴一再重演!

人类此刻正承受着金融风暴的洗礼,在失业者激增、所得急冻的压迫下,“苦日子”是鲜活写照,于是盼望救世主的出现,早日脱离苦海,毋宁此极为自然。只不过,为何金融风暴自一九三零年代之后,时不时就会出现?更糟的是,频率愈见提高、规模愈大?主因可能是没有找到病根,只是头痛医头、脚痛医脚,于是“斩草不除根,春风吹又生”。那病根何在?

其实风暴的出现,本来就在告诉世人犯了大错,要世人痛定思痛,冷静的反省、检讨,找出病根再彻底根除之后,整装待发、重新再起,这也就是“危机就是转机”的真义。奈何“短视”的现代人,在遭逢困境时,总是不想吃苦而期盼“特效药”的出现,至于会不会戕害体质,种下往后长远的后遗症,根本就是很难被考虑,至于为何有今日的困境?有兴趣寻根探源、揪出罪魁祸首者更是少之又少,这也就是同样的悲剧故事会一再重复上演的基本道理。我们可以将今日的金融风暴与八十年前,也就是那场令世人永难忘怀的一九三零年代全球经济大恐慌,两相对比即可看出端倪。

迄今为止,一般人还是接受凯因斯(J.M. Keynes)当年对一九三零年代大恐慌的诊断,亦即认定由于价格僵化、市场失灵,于是投资过度、供给过多的“超额供给”状态就无法经由价格的弹性下跌来消除,凯因斯乃提出石破天惊的“创造有效需求”药方,而创造者就是大有为的政府。因为市场内景气低迷,人民所得低落、毫无购买力,必须由政府的公共投资方式来创造有效需求,再经由“乘数效果”即可加倍所得之增长。就在这个动人的理论基础支撑下,政府乃跃上经济舞台当主角,并且自居导演,来“精密调节”经济体系运作。

由于一九五零和六零年代曾出现全球空前荣景,凯因斯理论被认为是此荣景的神丹妙药,红透半边天。其实,究竟这两个年代的繁荣是否系凯因斯药方所造就,非常值得仔细探究。不过,纵然可归功于凯因斯理论,但一九七零年代末之后长期出现的“停滞膨胀”却也暴露出凯因斯药方即便短期有效,但长期之后所出现的后遗症更让世人吃不消,而且二十世纪末出现的大大小小金融风暴说不定就是其后遗症之一呢!

政府创造有效需求风险奇高

回顾一九三零年代的情景,“供给过剩”或“需求不足”现象只是表象,必须寻根探源才能找到症结,也才得以获致治本之道。于今观之,海耶克(F.A. Hayek)当时备受冷落的看法比较中肯,更值得注意的是,他一九二七年就已预知美国经济会崩溃,且将殃及世界经济。

这位先知认为,超额供给或大量失业的出现,是因为劳动和其他各种生产因素在各业、各厂,以及各地之间的分配,对其产品之需要的分配之间不能协调所致。之所以如此,乃因“相对”价格和工资体系受到扭曲,扭曲的源头就是政府使用了扩张性货币政策,因而创造出“人造”的泡沫式需求(包括产品和生产因素需求),使生产者和劳动者都做了“错误预期”,终使实际产品生产过量,而生产因素也使用过量。

此时政府决策者不但不及时停止这种虚假的扩张需求政策,反而更增强该扩张政策的应用,恶性循环的结果,不但使宝贵的生产资源流向低生产力之处,而且累积了大量的超额供给,一旦扩张政策停止,泡沫破灭之后就出现大衰退。

我们不免会问:怎么不继续扩张信用,让虚假需求持续?答案是扩张量愈大、期间愈长、泡沫将愈大,祸害也将愈大。

谨防错误政策的采用

该事件所给予人类的最大启示是:一旦错误政策造成了灾难,绝不可能躲得掉,若继续施用错误政策,伤害将更大。因此,不要采用错误政策或及早发现而修改,才是避免祸害的根本。毕竟“预防胜于治疗”才是真理啊!若不幸陷入劫难,如何同心协力调养生息,让伤害减至最低,另一方面将病根彻底清除,才是“永续发展” 或“长治久安”的根本良策。

对照二十世纪末世人面对亚洲金融风暴,以及二十一新世纪全球金融大风暴肆虐,又搬出政府干预的凯因斯老套,而无能并且没尽监督金融市场之责的“政府”,再度扮演救世主。我们但见金融机构收归国有、政府提供资金挹注银行,将民间资金吸往政府手中统筹运用。那么,继续演进至政府全面掌控、进而取代市场的“专制体制”死灰复燃,希特勒、莫索里尼、史达林、毛泽东等极权主义者还魂,再次荼毒人类,恐怕并非危言耸听,由中共十七届三中全会可能借机检讨“自由市场”,并停止开放、谨守专制体制,已可窥端倪。

果若如此,海耶克早年忧心的“社会主义者为极权主义者铺路”将会实现,此由新科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克鲁曼最新的著作《一个自由主义者的良心》(The Conscience of A Liberal,台湾中译本名为《下一个荣景──当经济遇上政治》),书中所表露出的费边社(Fabian Society)“社会主义者”的情怀,而在诺贝尔奖加持下再增强其影响力观之,我的忧虑应非无的放矢,也更证明人类实在短视得可以!此时,实在有必要再让海耶克那本《到奴役之路》(The Road to Serfdom)重出江湖,发挥防堵的功能啊!

最后,值得提醒的是,风暴或不景气其实是“汰劣存优”的历程,正是大浪淘沙,是真金就会留下。我们不是看到“股神”巴菲特的屹立不摇,而平时勤俭持家、保守正派经营、手边有储蓄者,此刻才能购买降了价的房子等等。那些投机炒作、膨风过度者此时则被扫地出门。不过,政府的纾困政策往往阻止或延缓这种淘汰过程,致使做错者难改过迁善,而风暴也一再重演呢!
 
【作者为中华经济研究院研究员】

--原载:《新纪元周刊》,2008-11-01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11-04 5:59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