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法南特影展向杨德昌致敬 侯孝贤彭铠立忆往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1日报导】(中央社记者蔡筱颖南特30日专电)台湾导演侯孝贤今天在法国南特(Nantes)三大洲国际影展“向杨德昌致敬”座谈中表示,当年若没有中影、没有中影经理明骥,就不会有台湾新电影,也就不会有杨德昌和侯孝贤。

侯孝贤说,当年中影出了一个奇怪的明骥,政战背景的他,却训练出一批现今优秀的摄影师、剪接师,并且用年轻人当企画,找年轻人拍片,“没有他,台湾的新电影就不存在”,明骥不了解电影,“可是他非常尊重专业,而且想做好事情,又有意志力,不像一些人又懂又不懂,社会就很惨”。

他以当年杨德昌拍“光阴的故事”为例,镜头定好了,老摄影师却移位了,不是他要的镜头,杨德昌火大了,就只好锁住镜头,自此启用明骥训练的年轻人。

杨德昌的妻子彭铠立也就她和杨德昌第一次见面,就谈了启发她出国念书、杨德昌执导的“海滩的一天”,还有外国导演英格玛.伯格曼(Ingmar Bergman)、伍迪.艾伦(Woody Allen)和艾力克.侯麦(EricRohmer)。她说,家里有许多杨德昌喜欢收藏的DVD,从小孩一、两岁起,他就带着小孩看片子。

除了受很多导演影响外,不同的音乐结构也是他创作的支撑点。侯孝贤补充说,杨德昌在“海滩的一天”中有放唱盘的画面,那是他父亲喜欢放古典音乐,而且还要小孩坐着听的回忆。

侯孝贤在拍“风柜来的人”之前,都和唱片公司配合,所以在片中放了很多歌曲,下片后,杨德昌说,“我帮你再做一次配乐”,结果他用“四季”来诠释,“我自己感觉真过瘾”,从此侯孝贤对配乐改观,他说,“我对音乐的敏感是从杨德昌开始的”。

侯孝贤还就杨德昌拍电影承受很大的压力指出,他们的父母辈都是固执的文人,拍电影被认为是不务正业,尤其杨德昌有个在原子能委员会工作的哥哥,每次在他家聚会,只要他哥一来脸色就不对,“我们摸摸鼻子就走人了,直到新电影在世界各地影展得奖,他妈妈才高兴起来”。

彭铠立也说,杨德昌出身文人知识份子家庭,使他在拍中产阶级意识的电影明显突出,又因他喜欢法国文化,受美式教育,所以有很多中国文化以外的文化在他电影中交叉出现。

在“一一”之后,杨德昌身体不好,在家养病期间的创作更多,彭铠立表示,五十岁以后的杨德昌,踏实平静地在台北、上海两地反省他的生命,“追风”就是一部杨德昌落实一辈子想法未完成的电影。

评论
2008-12-01 8:25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