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经国:危急存亡之秋(十五)

  人气: 15
【字号】    
   标签: tags:

1949年六月

九日

昨夜月色澄朗,在住宅前静坐观赏。海天无际,白云苍狗,变幻无常,遥念故乡,深感流亡之苦。
本日青岛国军刘安祺部安全撤抵海南、雷州,毫无损失,昆乃不幸中之大幸。同时国军关闭上海港口,警告外国船只迅速离沪。

十四日

十二时卅分,随父自高雄出发,车行约一百一十公里,三时三十分到达四重溪。此地为恒春之风景区,四面环山,中有温泉,清甘可饮,更可涤身,周围景物,酷似江南。惟居民尚存日本式生活习惯,未克尽行改变耳。

本日由台湾省政府主席陈辞修先生宣布台湾省币制改革。此为父亲自“引退”以来即苦心焦虑的稳定货币计划,今得实现,极可纪念。

十六日

本日为黄埔军校成立二十五周年校庆,亦为总理广州蒙难二十七周年纪念日。父亲回忆当时环境恶劣,赤手空拳而奋斗,卒获成功;以之观今日失败之余,情境艰危,自有今昔之感。以今日实力之大,基础之厚,固胜于往昔百倍而有余。但今日仇敌之顽强、恶毒与阴险,亦非当日军阀及其勾结之帝国王义者所可同日而语。要当以新的精神、新的制度、新的行动,以迎接新的历史、新的时代、新的生命,奠定新的基础,完成剿共救国的新任务。

赣南及福州的军事情况已日渐紧张,共军可能于短期内南犯。我军之颓势已难挽回,无法阻止共军之进攻。本日李宗仁和阎院长百川联电父亲,坚请莅穗主持大局。李此时对内对外已深感束手无策了。

十八日

近来台湾地位问题,以及联合国托管的谣言,甚嚣尘上。父亲对此有其坚决的主张与立场。“英、美恐我不能固守台湾,为共军夺取而入于俄国势力范围,使其南太平洋海岛防线发生缺口,亟谋由我交还美国管理,而英则在幕后积极怂恿,以间接加强其香港声势。对此一问题最足顾虑,故对美应有坚决表示,余必死守台湾,确保领土,尽我国民天职,决不能交归盟国。如彼愿助我力量共同防卫,则不拒绝。”

此时美国国务院内部,已有人主张承认共党,司徒雷登大使由京到沪,且发表其即将回国,作承认共党之建议,

十九日

报载美国驻华大使司徒雷登将建议芙国政府承认共党政权,这是何等离奇的事。但平心静气想来,苦难的日子坯在后头,必须用最大的忍耐,方可撑得下去。

二十日

政府今日宣布,封锁共军控制之沿海各口岸。
父亲接获我驻日本东京代表团来电报告,略称“盟总对于台湾军事颇为顾虑,并有将台湾由我移交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父亲极为优虑,立即覆电,请该团负责人就此事与麦克阿瑟元帅详谈,并郑重申说我政府之立场与父亲之态度以及对麦帅之期望。并指示谈话要点如次:

(一)台湾移归盟国或联合国暂管之拟议,实际上为中国政府无法接受之办法,因为此种办法,违反中国国民心理,尤与中正本人自开罗会议争回台、澎之一贯努力与立场,根本相反。

(二)台湾很可能在短期内成为中国反共力量之新的政治希望,因为台湾迄无共党力量之渗入,而且其地理的位置,今后“政治防疫’工作亦较易彻底成功。

(三)美国政府即令单从实际的利害上考虑,亦决不能承认中共政权,因为承认中共,决不能化中共为狄托,亦不能范围中共的行动。美国于一九四五年曾经抛弃在伦敦之波兰合法政府,承认苏联所制造控制之波兰政府,其结果只巩固了波共政权,毁灭了波兰反共力量。此事可为殷鉴。至于中国政府,无论在大陆与海岛,皆有其广大根据地,与中共持久作战到底,决不会成为类似伦敦波兰政府之流亡政府,余敢断言。

(四)基于以上考虑,余及中国政府深盼麦帅本其在东亚盟国统帅之立场,以其对于赤祸与东亚前途之关系,极力主张两事:
甲、美国政府决不考虑承认中共政权,并应本其领导国际之地位与力量,防阻他国承认。
乙、美国政府应采取积极态度,协助中国反共力量,并应协助我政府确保台湾,使成为一种新的政治希望。”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