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热点互动】

中国人该给党个啥说法?(3)

【字号】    
   标签: tags: ,

【大纪元12月14日讯】(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主持人:谢谢,您说的这个非常重要,很多人都谈到这个问题。那么各位观众朋友我们今天的话题是“中国人该给党一个什么说法”,欢迎您打我们的热线号码提问或者发表高见。

下载收看

刚才胡平先生谈到在中共的内部也有一些好人,或者至少不是那么坏的人,千万不要被中共给裹胁了。那我想问一下唐柏桥先生,有人认为中国存在一些精英阶层,这些精英包括政治、经济上的和知识分子。那么有人说这些阶层现在已经形成一个利益的联盟,如果这些人不动的话,很难动得了共产党,不管民间怎么样,都很难去动摇中共,您同意这个观点吗?

唐柏桥:这个观点看起来似是而非,看起来好像很有道理,但是说句实话,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如果我们想当然耳的认为统治者永远是铁板一块的话,那从秦始皇到现在,可能我们现在还是秦朝呢。也就是说统治者也是人啊,所以我们一定要看到这一点,共产党宣传那些东西是哄老百姓的。

你看现在开始,知识分子精英已经开始脱离出来了,你像艾未未那些人,在一年以前他都没有批评共产党,但现在…也就是说越来越多人了。你看这次杨佳事件,我们看得出来,签名的有民盟的副秘书长等等,以前没有参加过民主运动,明年你会看到越来越多,会形成一种潮流。

现在全国各地记者,基本上已经脱离中共了。你看那个新华网是最明显的,它有个时事论坛、发展论坛、财政论坛,那些版主经常很有心的贴帖子说“感谢版主,你为人民积德了”,他们暗暗的做了很多手脚在中间。包括前几天我和刘路谈话的时候也在说这件事情,他们过去曾经都是所谓体制内的,都是既得利益上,也算是知识分子嘛,他们慢慢的就前仆后继的脱离出来,包括高智晟这些人,一步一步的从这个体制脱离出来。

所以这三大精英中的知识分子精英是首先脱出来的,那么接续下来,我相信政治精英也会有一部分人,有良知的,像刚刚胡平提到的也会脱出来,就像当年前苏联叶利钦那些人一样。

然后接着是商人,像黄光裕,我相信他现在后悔莫及,中国首富啊,他爱人秘密被调查,我想他肯定相信自己没有经济问题,他也不逃离。他有800亿资产,他要是觉得他真的有问题早就跑掉了,所以他是没有问题的人。但是因为他钱多,可能有政治上各种各样纠葛,他现在被抓起来,他这辈子就完了嘛。所以这些经济精英,包括赵本山开始准备往加拿大跑了,巩俐都往新加坡走了。

所以这东西它不可能是铁板一块,首先一个分赃不匀;第二出于人的良知、人的本性;第三个还有一个所谓的西瓜靠大边的。过去那当然你往共产党那里一靠,那肯定共产党是大边,现在看起来五五分了,甚至四六分了。

主持人:天秤已开始……

唐柏桥:对,天秤已经开始往正义这边倾斜了,那些知识分子,那些比较聪明的人,他开始选边站了,就像89年很多学生、人民日报那都是这个原因。所以我想我们要促成它这种内部的分化瓦解,这是第一;第二、我们要让正义的力量显现,加速把它加大,让那些中间、摇摆的、察言观色的,他也往这边倒。我们欢迎他们,随时欢迎他们到这个阵容里面,所以我觉得没有铁板一块的问题。

主持人:我们现在有一位大陆广西的张先生。张先生您请讲。

张先生:您好。你们电视台讯号还没有恢复,在我们这里,在大陆这里,快半年了,这讯号还没恢复,我就想说这些。希望快点恢复,因为我天天都想看新唐人电视台,我现在是从网络上看的,电话又打不通,这电话常被封锁,现在又可以了。我就想表达这信息。

主持人:好,谢谢张先生,我们非常高兴您喜欢看新唐人的节目,我们新唐人的员工,还有世界各地也有很多观众朋友,他们也都在给欧卫写信,要求他们恢复新唐人的讯号。现在美国一些官员,还有一些民间的组织也在连署签名,呼吁欧卫把新唐人的讯号恢复。

在欧洲,欧盟有两百多位议员,他们也签署了一封信给欧卫施压,要求他们恢复新唐人的讯号。我想如果大家都努力,都告诉欧卫我们要看新唐人的话,那新唐人的讯号可能很快就恢复过来,非常感谢您收看新唐人。那我们再接一下多伦多王先生的电话。王先生请讲。

王先生:安娜好,两位嘉宾好。我是建议说,希望由你们新唐人利用网络的技术,号召中国全国总罢工,逼共产党下台,我们在自由世界的华人,绝对全力支持。

主持人:王先生已经说完了?好,我们再接一下中国大陆另外一位观众朋友的电话,您请讲。

法国留学生:我是一位留学生,我现在在法国。我是出于好奇接触到了新唐人电视台等等好多东西,但是我跟同学讲起一些事情,他们总觉得现在都挺好的。我就想问一下,我们海外留学生可以做一些什么事情?推动我们的民主运动,让我们的国家更好。

主持人:非常感谢,像您这样年轻人能关心国家的前途是非常的让人钦佩的。那我想问一下胡平先生,您觉得海外留学生能够为中国民主事业做一些什么呢?

胡平:当然第一条是关心这个事业,这个是最起码的。事实上我从来也不相信中国的年轻一代就不关心政治,不关心中国的民主。他们应该是所谓的80后这一波人,你可以想像他们一生下来,就生活在一个六四造成的政治恐惧之中,另外也生活在一个由于六四造成的这种两面派之中,从小,不管是在单位里或者在家里,大家恐怕都知道,人们需要当面说一套、背后说一套,然后公开说的话都是不当真的。

另外从小又在印象当中知道,你要跟共产党闹别扭,是会给自己找麻烦的,因此是远离为妙。所谓的这一代人对政治的不关心跟淡漠,其实是自小造成的这种情绪的反应。

我想特别是到了自由世界,首先我们就要正视现实、了解情况,年青人最起码应该有好奇心,应该知道中国究竟发生一些什么事情,现在是怎么样一种状况。我想从这里开始,那么自然真理本身就有感召力,正义本身就有感召力。所以我觉得对他们来说,现在最重要的第一步,就是睁开你的眼睛,认识事实,了解事情的真相,有了这一步,那么下面的事情就会水到渠成。

主持人:唐先生您觉得呢?

唐柏桥:我觉得就是跟着大前提走。具体操作上,比方说海外好了,他可以参加很多民主运动组织,甚至于我可以大胆的设想,全美的“学自联”过去曾经有过辉煌,为什么不可以重建辉煌呢?

主持人:您能不能告诉他们一下,“学自联”是怎么一回事?

唐柏桥:学自联是1989年民主运动以后、被镇压以后,海外的一批留学生包括杨建利先生,萧乾、中国人权的韩联朝先生,很多很多,现在在各个领域里面都是出类拔萃的,是最优秀的一批留学生。

他们当年组成了一个叫“全美学生学者自治联合会”,后面也有全球学生自治联合会,德国、法国、英国各个地方都组织了,那个时候号称有几万人,基本上学生都是站在支持民主运动一边的。那个时候代表大会都是上千人、几百人,但是后来随着形势的严峻,共产党的高压政策统治,然后它们又用收买政策等等威胁利诱,所以慢慢就式微了,声音小一点了。

现在国内形势是维权民主运动高涨,那么海外好像有一点脱节的感觉,海外好像跟不上。那么这些留学生现在是大有作为的时候了,我觉得一些大学里面真正有理想有抱负的年轻人,不妨拿出当年的杨建利、韩联朝他们的气派来,重组留学生,所以还是有很多事情可以做。

主持人:刚才多伦多王先生谈到说,希望新唐人能够用网络号召全国总罢工。他这种热情是我们非常理解的,但是我想从操作面上来说,(唐柏桥:还需要一个阶段)还有很多,比如人民的生活呀,方方面面的,可能这个不是很实际。

但是我想我们新唐人电视台,为了中国人能够真正摆脱中共这么多年来对中国人的压迫,我们也是在做一些事情。比如我们现在一直在播放的《九评共产党》,很多人看了《九评共产党》之后都觉得,哎呀,原来共产党是这样的,我们过去没有这样去想过。我想这是我们作为一个媒体可以做的,而且也有很多人要退出中国共产党的组织,我们每天新闻之后也在报有多少人已经退出了,每天有多少人退出。所以我想对中国很多要摆脱中国共产党的人来说,这都是很大的鼓舞。

那今天我们还有另外一位嘉宾,就是新唐人的特约评论员章天亮博士,我们请章天亮博士来跟我们讲一下他对这个话题的想法,章博士您好。

章天亮:你好,安娜,两位嘉宾唐柏桥好、胡平好。刚才两位嘉宾谈的已经非常透彻了,我只是有一点补充,就是说很多出租车司机罢工,他罢工之后发现中共做一些让步,然后别的地方出租车司机就纷纷的效仿。

但是我们看到有一个问题,如果你向中共去争取改善自己的权利的话,即使中共一时会有让步,但是也不能解决根本问题。因为中共过去并不是没有让过步,比如说像文革之后知青回城的问题,它也听从民众的一些要求,包括平反啊等等一些事情,中共过去并不是没有让过步。

但是中共有一个底线它是不会让步的,这个底线就是一党专政,这一党专政中共不让步的话呢,中共它会利用它把持的权力,又做出其它侵害别人的事情或者更严重的侵害别人权利的事情。所以我们要非常清醒的认识到一点,中共这个问题不解决的话,那么很多问题都会衍生出来,包括中国现在很多问题都会遇到很大的障碍,就是解决不了。

所以我想人民应该给党一个什么说法?胡平先生、唐柏桥先生讲的都非常好,说共产党并不是铁板一块,里面是有好人的,所以我们现在劝人退党的话,就是希望那些有良知的共产党中的好人,不要跟共产党这样一个邪恶的组织站在一起。

最后我想包括中国的镇压机器,包括警察还有军队里面的人,如果他们都能这样想的话,只要有一部分的人退出来的话,它会带动更多人退出来。这个呢我觉得才是真正的给共产党一个说法:就是知道你改不好了,所以我们离开你。好的,谢谢!

主持人:好的,谢谢章天亮博士。刚才胡平先生还有章天亮博士都谈到了中共内部那些人,唐柏桥先生,您觉得在中共内部的那些官员,他们可以做什么呢?

唐柏桥:很多事情可以做,首先可以不作为。像刚刚胡平提到的那个县委书记,举湖南吉首这个例子,比如姓徐的这位书记,他现在被双开了,他实际上就是一种不作为的表现,还有其他统战部部长啊,因为他们本身也有利益在里面,参与了非法集资这些东西,结果血本无归,所以他们袖手旁观。你看几次吉首人民闹事,他们都不动,而且老百姓向警察示威,警察也不反击,因为他们警察也是受害者,他们的钱现在也拿不回来。

主持人:我看到网上有一些用手机拍的录像,警察举个小牌子说“警民一家”。

唐柏桥:对,提醒大家我们不用对立,所以这个东西首先你可以不作为,像反抗前南斯拉夫米洛塞维奇也是一样,那些民主运动者去劝谕警察打开通道,全国各地去发……

主持人:我记得在1989年的时候,北京就出现那个情况。当时有很多的学生,(唐柏桥:对,警察把帽子脱掉)警察一开始手拉着手在拦,后来他们就和大家一起一笑就松开手,然后大家就继续往前走。

唐柏桥:对,这个不作为是很重要的,其实非暴力运动最重要的目的,就是要分化瓦解统治者。首先是不作为,说实话,不作为你不会受到什么惩罚。那么极致的就是倒阁,像叶利钦这样的人,啪!往坦克车上一站,然后宣布我退出这个邪恶共产党什么的。这是最重要的。

但这一步目前来讲要做到可能是相当难的,这决定于我们维权的形势,维权的形势达到前面那个高潮,肯定会有很多人站出来。但目前来讲很难,站出来他就会被抓起来,站起来他可能付出很多代价,因为中国人已经在那个血腥统治下几十年了,大家都学乖了,所以必须先中立不作为,慢慢让全国那个维权抗暴的形势起来,然后再来走下一步。

主持人:嗯,那么我们知道中国的知识分子,之前也扮演了很重要的角色,您觉得中国的知识分子他们可以作什么呢?

胡平:我觉得中国知识分子,当然首先就应该争取言论的自由。但这个在理论上早已经不是问题,你说过去共产党控制言论,还说什么无产阶级思想、资产阶级思想,那现在谁还信它这一套东西呀?

另外再说过去共产党控制言论、控制出版,什么中宣部,据说都是些老革命,很多人看起来还觉得有革命神话、历史神话的味道。那现在那些人不就是你同学吗?他在管你,原来功课就没你好对不对?他却当起官来,他就管你,你凭什么服他?简直是岂有此理嘛。所以说知识分子第一条就是争取言论自由,有了这一条,那么下面的事情,这个专制自然就动摇了。

主持人:非常感谢二位,那也非常感谢各位观众朋友的参与。很抱歉因为我们今天接一些中国国内朋友电话,还有很多观众的电话都没有接起来,掉线了,希望您下一次早一点给我们打电话,谢谢各位收看,下一次节目再见。

(据新唐人电视台《热点互动》节目录音整理)(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12-15 2:15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