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冬至里的诗情

画与文/杨纪代

人气: 174
【字号】    
   标签: tags: ,

诗圣杜甫的节日落寞

杜甫,字子美,杜审言(约公元646→708年,初唐有名的诗人,与崔融、李峤、苏味道被人合称为“文章四友”。杜甫很推崇他的诗,曾夸口说“吾祖诗冠古”)之孙。生于唐睿宗先天元年,卒于唐代宗大历五年(公元712→770年),得年59。居杜陵,自号杜陵布衣,又称少陵野老。

少贫,客居吴、越、齐、赵间,举进士不第。天宝末,献《三大礼赋》,授京兆府兵曹参军。安禄山反,玄宗入蜀,肃宗立,杜甫拜右拾遗。后因事遭贬,48岁弃官去职,流落剑南,依严武为尚书工部员外郎。于成都浣花里筑草堂定居,是为成都草堂。此为他一生中最为自在的一段日子。

后严武卒,杜甫无依,乃游东蜀依高适,既至而高适卒。自此,蜀中大乱,连年兵灾。于是离蜀沿长江南下,过瞿塘峡暂居云安;大历二年(死前三年),已56岁的杜甫,又移居夔州。晚年的他,一身是病,在浪迹天涯、到处漂泊的旅次中,适逢一年的冬至之日,写下了这么一首七言律诗:

年年至日长为客,忽忽穷愁泥杀人;
江上形容吾独老,天涯风俗自相亲。
杖藜雪后临丹壑,鸣玉朝来散紫宸;
心折此时无一寸,路迷何处是三秦?

此诗的意思是,自从辞卸职务、离开成都,迈上放浪江湖之旅以后,从此每年的冬至,举家都在异乡作客,那穷困潦倒的愁闷滋味儿,恍惚间真能致人于死似的排山倒海而来;如今暂居扬子江畔的我,形体与容貌都已衰老不堪,但这边荒地带的风俗民情,我却已经感到非常熟悉而亲切。<--ads-->

趁著这冬至大雪暂歇之时,我拄著藜藤做的拐杖,站立在此地满是红土的幽谷之前眺望,可脑中却不由自主的怀想起京都里冬至日的情景:群臣腰间的玉珮,随着穿梭来往、相互朝贺而发出清脆的撞击声;热闹过后,三三两两的官员自紫宸殿中悠闲的散了开来……唉,往者已矣!

古人认为,心的大小是一寸见方,如今我的心已碎得拼凑不出那么大了,心头沉积的痛切迷惘,搅得我像迷途的羔羊一般,甚至记不起何处是京都所在地的三秦呢!

“心折此时无一寸,路迷何处是三秦?”诗末这两句,让人体会到,冬至日的到来,虽然杜家也入境随俗,但想起往日熟识的挚朋佳友、同僚属下,换上新衣与亲戚家族团聚在一起祭拜祖先的景象,以及盛装的官员们在京城紫宸殿,举行朝贺仪式的情形,更使杜甫衷心满是失望与无奈!时局的衰颓与混乱,让他明白了自己,徒有“登车揽辔”之志,如今也已日暮途穷、时不我与,只得在无比的感伤中,聊以诗句遣兴述怀罢了!

杜甫在夔州,最初寓居白帝。两月余,移往西阁,也仅仅住到是年的秋及冬,再迁往赤甲。不久,又徙瀼水。57岁那年,出峡南下,过江陵,居公安,游岳州、潭州、衡州后又回潭州。大历五年,杜甫欲往郴州依舅氏崔伟,至耒阳,阻于水,泊方田驿。秋后,舟下荆楚,风疾遽发,竟死于客寓。

综观杜甫一生,颠沛流离,居无定所;时局动荡,功名俱无。空有满腔济世之才,但生不逢辰。对于胸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许身一何愚,窃比稷与契。”的他来说,也无法施展抱负。看看他的一生际遇,再来品味这首冬至感怀,你真会觉得所有人间的愁惨、不幸,竟全加在杜甫的身上了!处于羸弱病体和悲苦心境,双重煎迫下的诗人,回首前尘,尽是萧索,瞻望未来,也已日薄西山……

田园诗人范成大的冬至惊喜

自陶渊明发掘了“田园诗”之后,替诗坛开辟出一个崭新的描绘境界。但是这个素淡而悠恬的天地,却非每个中国古代文人的嗜好,在宋代,我们只能找得出一个范成大。

成大字致能,吴郡人。生于宣和七年(公元1125→1193年)。自号石湖居士。(成大有别墅,曰:石湖,山水之胜,东南绝境也。)他原来也不是隐逸诗人,他做官做得很久。绍兴24年擢进士第,授户部曹,累迁著作佐郎,除(官拜)吏部郎官。曾出使金国。后做四川制置使:表名士节,罗致人才,蜀士归心。往后又节节做上高官,晚年进大学士,绍兴四年卒。著有《石湖别集》、《石湖居士文集》。自己更编定了一部诗稿曰:《石湖诗集》。此集中最丰富的是即景诗,透著浓浓的写实意味。每一首诗,都是一幅诗意展示图。他是个描绘自然的高手,而他的诗作杰出之处,就在于他的田园诗上!

成大最享盛名的是他的田园风物诗〈四时田园杂兴〉。分别描写了一年四季不同的田园景观。其中“冬日田园杂兴”十二首中的最末一首,描写了冬至日时他家隔壁的老先生:

村巷冬年见俗情,邻翁讲礼拜柴荆;
长衫布缕如霜雪,云是家机自织成。

此诗的意思是,在农村的小巷里,到了冬至之日,就可以看到当地的风俗人情。(按:吴人最重冬至节,馈赠交贺,有“冬至大如年”之谚语。)隔壁的老者,非常讲究礼节,敲叩我家的粗门,特意前来拜访,让我惊喜异常;平常衣服简朴的老者,今天穿了一袭质地洁白如雪的长衫,他并且很得意的向我表示,这簇新的布料儿,是自己家中那台老旧的纺织机所织成的哪!(又按:每年冬至这一天,人人穿新衣,祭拜祖先,互相往来庆贺。是旧时北宋汴京(河南省开封)的风俗。)

不同的际遇 不同的心境

常言道:“文穷而后工”,杜甫的一生与他不朽的诗作,就是最佳诠释!功名难就、时运不济的积愤,对于“看不破、跳不过”的人来说,随着人生尾声的降临,和年庆、节日的到来,促使他的心情更加伤痛与落寞!这首冬至诗,杜甫真是写尽了他怀才不遇、百无聊赖的心绪。“文学是苦闷的象征”,这首充满苦闷象征的冬至诗,真像一面镜子,让所有类似遭遇的人们,照见了作为一个人,共同的悲愁──身不由己呀!

而范成大的田园诗,得力于有那样优渥的环境与条件:不必为口腹之欲而忧心;犯不着为开门七件事烦恼。老来退休闲适的心境,让他写出这种澹定中少有的冬至惊喜,平凡里不同节日的忻悦。所以并非人人都得“文穷而后工”吧?分别只在命运的安排迥异而已!@*


绘图:素素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12-20 2:37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