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贞观政要》选读(二十)

陆志仝
    人气: 10
【字号】    
   标签: tags: ,

贞观初年,太宗皇帝对身边的大臣们说:“妇女幽闭于深宫中,情形实在值得可怜和同情。隋朝末年,隋炀帝无休止的选取宫女入宫,以至于离宫别馆,不是皇帝常去的地方也都有很多宫女。这都要耗费百姓的财力,我不赞成这种做法。而且宫女除了洒水扫地之外,还有什么用?如今打算放她们出去,允许她们自由选择丈夫。这不仅节省费用,而且也能平息宫女的怨恨,使她们都能够过上正常人的生活。”于是先后从后宫及掖廷放出了三千多名宫女。

贞观二年,关中干旱,并发生大饥荒。太宗皇帝对身边的大臣们说:“水旱不调和,都是因为国君丧失仁德引起。我没有修养好德行,苍天应当责罚我,百姓有什么罪过,却遭受这么多困苦!听说有卖儿卖女的人,我很怜悯他们。”于是派遣御史大夫杜淹去巡查,拿皇家府库的钱财,赎回那些被卖的孩子,还给他们的父母。

贞观七年,襄州都督张公谨去世。太宗皇帝听说后,悲叹哀悼,并到郊外为他发丧致哀。有关人员上奏说:“根据阴阳书的说法:‘丧日在辰日,不能哭泣。’这也是社会习俗所忌讳的。”太宗说:“君臣之间的情义就像父子一样,哀痛发自于内心,还避什么辰日?”于是便哭泣。

贞观十九年,太宗皇帝御驾亲征高丽,驻扎在定州。只要有部队来到,太宗都亲临州城北门抚慰他们。当时有一个随从的士兵病重,不能进见。太宗诏令把他抬到自己座前,询问他的病情,并下令州县的医生给他治疗。因此将士们没有不心甘情愿跟随太宗出征的。等到大军回师,驻扎在柳城,又诏令收集阵亡将士的骸骨,摆设牛、羊、猪三牲隆重祭奠。太宗亲临祭奠,哀悼痛哭,全军将士无不落泪。观看祭奠的士兵回到家乡,把这个场景告诉阵亡者的家属,他们的父母说:“我们的儿子战死,天子为他哭丧,即使死了也没有什么遗憾。”太宗征伐辽东,攻打白岩城,右卫大将军李思摩被敌人的弓箭射中。太宗亲自替他吮血治伤,将士们没有谁不因此感动并深受激励。

评讲:“仁恻(音册)”的意思是仁爱和怜悯。据《淮南子·修务训》记载:“尧立孝慈仁爱,使民如子弟。”这里“使民”的意思是驭使老百姓;这句话的大意是:“唐尧树立孝慈仁爱的美德,对待百姓(或说驭使百姓去做事)就像是对待自己的子女或兄弟。”从今天选读的这几段古文故事中我们也可看出,唐太宗确实是爱民如子,不管对朝廷的官员或是对普通的士兵,都充满了仁爱。正因为这样,士兵才会心甘情愿的跟随太宗出征,并在战场上奋勇杀敌。正如《史记·袁盎晁错列传》所说的:“仁爱士卒,士卒皆争为死。”

唐太宗对宫女怜悯,并放三千余名宫女出宫,任求伉俪;从这件事情亦可看出,圣王仁恻的美德,完全是天性的流露,没有一点的造作。笔者认为,做为一个人,只有完全去掉了私心,才会让天性中最美好的一面展现出来。

转载 正见文章:http://big5.zhengjian.org/articles/2008/3/27/51208.html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人们说做了皇帝就可以自认为尊贵崇高、无所顾忌了,我却认为更应该自己保持谦虚和恭谨,经常感到畏惧。
  • 自古以来,帝王凡是要兴建工程,必须顺应民心。从前,大禹凿开大山,疏浚天下江河,耗费人力非常多,却没有人埋怨,就是因为老百姓希望这样做,他顺应了百姓心愿的缘故。秦始皇营造宫殿,人们纷纷指责怨恨,就因为他是为了满足私欲,违背民心的缘故。
  • 贞观十年,魏徵上书说:臣听说治理国家的根本,必须依靠德行和礼义,国君治理国家的唯一保障在于诚信。诚信建立了,那么臣下就不会有异心,德行和礼义树立了,远方的人都会归正。因此,德行礼义及诚信,是国家的治理纲要,对于君臣及天下百姓来说,都不可须臾而忘却。
  • “九月九,风吹满天号”……
  • 太宗皇帝即位不久,中书令房玄龄上奏说:“原来在秦王府供职的下属中没有被安置封官的,都抱怨说,前太子东宫和齐王府的官员,反而都在自己的前面获得朝廷职位。”
  • 新娘房家具……多精雕细琢,美轮美奂
  • 司空房玄龄侍奉继母,能顺承继母的脸色,恭谨的态度超过常人。他的继母生病,请的医生到了门前,房玄龄总是垂泪迎拜。继母去世后,房玄龄居丧哀甚,瘦损如柴。太宗派散骑常侍刘洎前去劝慰房玄龄,并赠给他寝床、粥食和盐菜。
  • 台湾只有原住民和平埔族住在这岛上,由于人口不多,而且过着采集、粗耕的生活形态,所以绝大多数地区都是未开垦的原始丛林,弥猴、松鼠成群穿越树梢,梅花鹿跳跃林间……
  • 贞观元年,太宗皇帝曾在闲暇时,谈到隋朝灭亡的历史,感慨的叹息说:“姚思廉不惧怕刀枪,显示了忠义的气节。拿古人与他相比,也没有什么人能超过他的!”姚思廉当时在洛阳,太宗寄赠给他彩帛三百段,并附一封书信说:“怀想你忠义的风范,因此才赠给你这些东西。”
  • 王泰,是个十五岁的男孩,永嘉县人,是宋朝提刑按察使王允初的后代。他幼年失去了父母,为伯父所收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