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大学排名惹祸 马大校长易人

马来西亚国际回教大学的穆斯林学生(Getty Images)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12月23日讯】编者按:马来亚大学校长拉菲雅在本月合约到期两天前,突然被通知不被续聘。拉菲雅批评校长遴选存在政治干预。外界普遍认为这与其未能将马来亚大学重新带回全球大学排行榜前二百名有关。

马国历史上首位大学女校长、马来亚大学校长拉菲雅在本月合约到期两天前,被通知不获续聘,被迫交棒。外界普遍认为这与其未能将马来亚大学重新带回全球大学排行榜前二百名有关。反对党国会领袖指,马来西亚的大学在国际排名中比不上泰国、印尼和菲律宾的大学,是马来西亚的“国耻”。

拉菲雅(Rafiah Salim)在二零零六年五月一日被委任为马国顶尖的公立(也称:国立)大学马来亚大学(简称:马大)的校长。拉菲雅也是马国史上首位大学女校长。

马国高教部当初认为拉菲雅是最佳的人选,有能力恢复马来亚大学昔日的光辉。拥有英国北爱贝尔法斯特女王大学法律学士与硕士学位的拉菲雅,曾担任马大的讲师、副院长及法律系院院长,马来亚银行人力资源部经理,国家银行助理总裁,以及联合国驻纽约的人力资源管理总部秘书长。

然而,十一月七日传出消息说马大校长要换人,高教部决定委任多媒体大学前主席高斯贾斯蒙(Gauth Jasmon)取代约满的拉菲雅。因为事出突然,拉菲雅对此极为不满,批评校长遴选程序不透明,存在政治干预。高教部长卡立诺丁回应说,马大新校长的委任是他核准的七人遴选小组所选出,此事不应被政治化。

排行榜惹的“祸”

无论如何,马大校长的撤换都让人不能不联想到十月九日公布的二零零八年度“《泰晤士报高等教育特刊》──QS世界大学排行榜”。自二零零七年跌出榜单前二百名之后,马来西亚的任何一所大学都仍未挤进二零零八年的前二百名。

以历史悠久、与新加坡国立大学同样源于爱德华七世医学院的马大为例,它在“《泰晤士报》高等教育——二零零八全球顶尖大学排行榜”中名列第230名。它在二零零四年排名第89名、二零零六年跌至第192名、去年跌出前二百名。在拉菲雅任职期满的二零零八年,马大的排名也不过是从二零零七年246名前进了十几名。

马来西亚一九八五年有六所公立高校,现在则有二十所。教育部认定其中四所为研究型大学。由于排名结果被视作是质量的一种象征,所以在全球百强大学排名中没有马来西亚大学的问题一直都备受关注。马来西亚政府部门一直期望一或两所研究型大学成为“顶尖”大学,进入全世界著名研究型大学的行列,可惜事与愿违。

马大跌出全球大学榜单前二百名,马国反对党民行党国会领袖林吉祥形容这简直是国耻,在马国独立首长三十年内根本就是不可思议的事。他说:“我们不但比不上新加坡、中国、日本、香港、台湾及韩国的杰出大学,也不及泰国、印尼和菲律宾。”印尼大学的排名就从去年的第395位跃升至第287位,拉近了它和马大及国大的距离。

新上任的马来亚大学校长高尔扎斯曼博士不愿针对拉菲雅日前发表的言论置评,但是他在接受《星洲日报》访问时说,高等教育部在委任他时已明确地要他把马大重新带入排行榜前二百名。

迟来的入学选拔制度

在马来西亚,马来人人口略微超过52%,根据宪法,所有马来人都是穆斯林。除此之外,马来西亚还有26%的华人,11%的土着人,8%的印度人和印度教信徒。作为回教国家,马国的种族问题一向无法回避,即便是在高等教育领域。

马国在一九七一年通过了一项法案,试图提升占人口大多数的马来人和其他土着群体的平权运动,扭转华人在经济和社会中的优势地位,结果使在公立大学接受教育的马来人比例有了显着增长。在实行该法案之前,马来族学生占所有学生的比例不到三分之一,但是到了一九八五年,这一比例接近三分之二。

与此相反的是,华人学生占学生总人数的比例一九六六年约为56%,而20年后这一数字却缩至29%。直至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后期开始,公立大学才开始实行根据能力进行选拔的制度。

评价体系脱离国际标准

马国的大学故步自封、评价体系脱离国际标准也是其中一个原因。例如,理科大学在国际上的排名,除了在二零零四年位列111名外,近几年的名次不断下挫至326、277、307及313,远落后于马来亚大学。但是,在马国高教部长慕斯达法二零零七年底公布ARES(鉴定国内政府大学学术声誉)的调查报告中,理科大学却名列榜首(五星),随后是回教大学、玛拉工艺大学、国民大学、马来亚大学、博特拉大学及工艺大学(各得四星)。

从一九八七年起,马国政府也在国家控制的大学实行法人化,允许公立高校多渠道筹集资金,而不是单一地依赖政府部门获得经费。尽管政府经费的比例依然超过所有运营经费的80%,但马来西亚的公立大学也在努力招收国际学生,增加经费来源。马来西亚目前有来自一百五十多个国家的留学生,并希望利用其作为穆斯林国家的优势从中东和其他地方吸引穆斯林学生。

二零零七年的榜单公布后,首相阿都拉承认这将挫折国家致力招收外国生的努力。法新社引述首相的谈话说:“人民会问,是否外国生来到马来西亚深造是因为学费便宜?如果是的话,我们还是得讲求素质。我们不能接受学费低廉但又是低素质的说法。”

教师的素质问题

根据对研究性大学制定的指标,一所大学至少要有六成以上的师资具有博士学位,马大目前只有48%的师资符合标准。《泰晤士报》的标准订得更高,在六大指标中,“独立学术视角评论”以及“研究成果引用”这两项就占了60%的比重。

为此,新任马大校长高尔扎斯曼说,他将根据排行榜的管理标准及方针来完成目标,这包括规定教授及副教授每年至少发表两篇学术论文,讲师则每年至少一篇。他也将调走表现不佳的学术人员及加快引进有素质的学术人员。

校长遴选是否存在政治因素

虽然高教部不承认校长遴选存在政治化因素,但是理科大学校友黄妙鸾在网上撰文说,拉菲雅的“委任猴子都可以,因为这是他们的权利”说得很传神。她说:“殊不知国立大学校长的遴选,首先必须符合国民阵线(国阵)的理念。国立大学里里外外,所谓的主流和非主流,正是国阵及非国阵的区分。”“试想想,一个万事以‘讨好’国阵政府为方向的大学学府,能够有什么大学远景及方向呢?国立大学之所以一蹶不振,掌权了五十年的国阵政府难辞其咎……”

黄妙鸾在文章结尾质问说:“我们已经用了五十年换取林吉祥口中的‘国耻’,难道还要用五十年来换取前首相马哈迪的‘没有脑的马来西亚人’吗?”◇

──本文转自第99期<<新纪元周刊>>
http://mag.epochtimes.com/101/5689.htm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12-23 3:52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