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命的忏悔

唐凯

(图:大纪元图片库)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忏悔在西方被视为美德。相信基督的人,相信上帝在注视着他们,心存畏惧,做了错事会去忏悔。个人忏悔著作中卢梭的《忏悔录》和奥古斯汀的《忏悔录》都举世闻名。

中国人普遍认为,人之初,性本善。人们对自己行为的是非、善恶应负的道德责任的自觉意识是良心;天赋的道德善性和认识能力是良知。有了良心和良知人就自觉地向善。东方圣人孔子说“己所不欲,勿施与人”。爱人如爱己应是人类普世的道德观念。也就是推己及人、设身处地、将心比心的做人和做事,就上无愧与天,下无愧与人,光明正大、无怨无悔。

然而,人是生活在社会中的。专制统治集团是不道德的,当暴君要发动侵略战争或对异族暴虐、对异己同胞杀戮时,他们的宣传表面上冠冕堂皇,实质是蛊惑人心的感召、扼杀人性的洗脑。很多普通的百姓因为轻信了专制集团的宣传,在谣言的惑众和诱骗下,一些人迷失了方向,遗失了道德,泯灭了良知,暴政就利用和胁迫他们成为暴政的工具,以至助纣为虐,成为杀人的刽子手。当真相大白的时候,等待这些人的往往是身陷牢狱,心陷悔恨。比如,纳粹军官们不都是屠夫、莽夫,其中不乏有学识、有修养、有风度之士,可惜一旦丧失了良知、杀了人,就成为罪犯,罪责难逃。

在德国的历史中,曾有过十二年噩梦般的纳粹统治,人们曾经狂热的相信纳粹鼓吹的种族主义,灭绝式的杀害犹太人。在以后的岁月里,德国人的忏悔上至总统下至平民。一九七零年十二月七日,当时的联邦德国总理勃兰特访问波兰时,在华沙纳粹占领时期被划为犹太人隔离区的地方,向犹太人的死难烈士纪念碑敬献花圈。在细雨濛濛中,勃兰特突然双膝跪在死难烈士纪念碑前湿漉漉的大理石板上。这一超出礼仪的惊人之举震惊了世界。作为一个与纳粹没有瓜葛的德国人,勃兰特良心上可以没有任何负担,但是他没有回避自己作为德国总理的历史责任。德国人认为法西斯不只是希特勒一个人的责任,而是全德国民族的耻辱。

上个世纪三、四十年代,在日本军国主义的鼓噪下,很多日本老百姓以效忠天王、侵略中华、虐杀中国人为荣。而战争结束后,战犯们不但要受到正义法庭的审判,还要承受漫长的自我良心的谴责。藤田茂在法庭上忏悔道:“我的罪行是极其严重的,认罪是一辈子的事情,只要我一息尚存,我将牢牢记住被害者们出自心里的话。”永富博之在法庭上说:“由于我直接犯的罪行和我命令部下所犯的罪行,使许多被害的中国人陷入无限痛苦之中。我要在神圣的中国领土上,对被害者的家属们,对全中国的人民跪下来叩头,真诚地向中国人民谢罪。”

人是平等的,信仰是自由的。但是在现今的中国,一旦某些人被中共定为镇压的对象,就成为合法施加蹂躏的对象。他们受到的是恐吓、折磨、摧残和杀戮,就像当年纳粹不把犹太人当人一样惨无人道地迫害。这样的悲剧天天都在中国上演,在加拿大前亚太司司长大卫.乔高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的调查报告中,披露了中共对法轮功学员的活体摘取器官的罪行,法轮功学员还在承受着空前的令人发指的各种迫害。

自从法轮功被非法定罪以来,并不是因为法轮功学员们有过什么违犯法律的行为,而是因为他们被中共定为政治镇压的对象,所以当权者就可以对他们进行肆意的歪曲、打击、扼杀。九年多来,至少三千多个生命被迫害致死,一亿人的信仰被打压。每一个的痛苦遭遇中,都是中国人自己干出来的,都是手足相残,都是同胞相煎。每一个悲剧和死亡背后,都注脚着一串串名字,那就是指使者、虐待者、刽子手。这些施暴者们也许现在还觉得自己并没有做错什么,施暴者与承受暴力者之间本无仇怨,这是“党的政策”、这是“上级的指示””、这是施暴者的“工作”,他没有任何负罪感。然而等到真相大白时,当他们对历史有了清醒的认识后,他们就将深陷反省、自责、忏悔中。或许他们会像日本人和德国人一样叩头谢罪,还心存畏惧。

人必须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每个人的一生,都有一本账。当人的手上沾满了鲜血,罪行令人发指、骇人听闻,人可能还会找各种缘由开释自己,但是当他们独自一人时,可能就会掉进忏悔的深渊里。如果谁参与扼杀了一个无辜的生命,那么谁的良心也会被判决死刑。也许生命还会延续,但他要经历良心的谴责、正义的审判、世人的唾弃、社会的抛弃,在生不如死的噩梦中度过余生。

那为什么不在今天就反思一下,我们都做了什么?我们是否爱人如爱己?我们是否问心无愧?我们在做事时,是应该依某个政党的所谓“政策”而做,还是凭良知而为;是应该例行公事的迫害良善,还是坚守道德维护正义;是应该“服从上级”的命令,还是听从自己的良心。请不要在沾满血迹后,沉浸在深深的自责与懊悔中,无法解脱,再去书写一辈子的忏悔录。

历史和现实都证明,每个人都必须承担起自己行为后果的责任,“自作自受”体现的是天理绝对公平。当谁对他人残暴的时候,肉体上的偿还只是一时的,而心理上的煎熬却是永恒的;外在的惩处是有限的,而良心的愧疚是无限的。没有人能逃过自己良心的窥视和评判,我们的良心不会放过我们自己。所以,做事要对得起自己的良心啊,及时的反思和归正,而不要在罪孽深重时再去忏悔,更不要拖到连忏悔的机会就失去了。
──原载《人民报》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12月22日讯】不问自取 良心不安

    〔自由时报记者张瑞桢/中县报导〕忏悔与救赎!台中县妇人黄艳姿20多年前住在彰化市时,私自拿了建商10箱瓷砖黏贴自宅厨房,她笃信宗教后,虽未刻意挂念此事,但却梦到建商来要钱,道场老师也传授不能欠债的因果观,她寻遍彰化市,仍找不到建商子女,她希望建商后代能出面,让她赎罪了此偿债心愿。

  • 山西大同人孙伟,26岁,年纪轻轻的就已经是当地有名的大厨。吃穿自然不愁,因为做得一手好菜,颇受人们尊重。但他有个嗜好——奸杀少女,而且手段残忍,事情过后就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照常做他的名厨。连一向视人命如草芥的中共警察都说“这家伙太没人性!”孙厨师对自己的行为没有丝毫忏悔之意,他认为人生“咋活不是个活,咋死不是个死!”这句话深含唯物主义哲理。
  • 当局找了个邻居在一位大法弟子小馨(化名)家门口“蹲坑”监视。“蹲坑”者是为女子﹐平时给小馨讲了很多大法真相,她都听不进去。几年来一直在干扰﹑阻碍,还说:“什么报应?我不相信!”
  • 【大纪元10月9日报导】(中央社记者曹宇帆特拉维夫九日专电)向上帝忏悔检讨过去一年的得失,并展望来年恢复与神的紧密联系,是犹太人守赎罪日的重要意义。不过,近年来赎罪日对犹太人而言,除了保有过去认罪悔改的传统,更逐渐转变为全家人一同出游维系感情的亲子日。
  • 麻烦不断的艾美怀丝动手打人已不是新闻,前天她在伦敦一场表演结束后,殴打一名要求合照的女舞群,如今面临伤害控告与警方逮捕,比较令人惊讶的是她首度在媒体前落泪忏悔,艾美怀丝说自己的生活已经糟到无以为继的地步,快要活不下去了。
  • 忏悔雀跃感受  回到当时渡口
    水波潋滟如常  时光憔悴影中

    芳草无缘遥会  思乡断讯孤鸿
    凝视岸上风景  往事不堪回眸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