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识自己

(photos.com)

    人气: 77
【字号】    
   标签: tags: ,

凯勒丰是与苏格拉底相知极深的朋友。有一天,他特意跑到特尔斐神庙,向神请教一个问题:世上到底还有谁比苏格拉底更聪明?

神谕曰:没有谁比苏格拉底更聪明。

凯勒丰高兴的向苏格拉底展示了神谕的内容,可是他从苏格拉底脸上看到的却是茫然和不安。

苏格拉底不认为他是最聪明最有智慧的人。于是,苏格拉底要寻找一位智慧声望超过他的人,以反证神谕的不成立。

他首先找到一位政治家。政治家以知识渊博自居,和苏格拉底侃侃而谈。苏格拉底从中看清了政治家自以为是其实是无知的真面孔。他想,这个人虽然不知道善与美,却自以为无所不知,我却认识到自己的无知,看来我似乎比他聪明一点。

苏格拉底还不满足,依然继续着他的求证。他找到了一位诗人,发现诗人吟诗做赋全是出于天赋,而诗人自以为能诌几句酸诗便可以目空一切。

接下来,苏格拉底又向一位工匠讨教,想不到工匠竟重蹈诗人的覆辙。因一技在手便以为无所不能,这种狂妄反而消弭了他所固有的智慧之光。

最终,苏格拉底悟出了神谕:神并非说苏格拉底最有智慧,而是以此警醒世人——你们之中,唯有苏格拉底这样的人最有智慧,因为他自知其无知。

人世匆匆,自以为是的人大有人在。有几人能像苏格拉底那样虔诚的求证自己的无知呢?

“认识你自己”,这句镂刻在特尔斐神庙上的名言,曾赋予了苏格拉底一种深沉智慧的目光。而今,苏格拉底的证明则向我们开启了一扇智慧之门:许多时候,认识自己,或者认识真理,都是从认识自己的无知开始的。

在修炼中有些人能认识到自己的执著和不足,从而以法为师,去掉执著,提高心性;有些人根本意识不到自己的不足,或者根本不承认自己的不足,不去找自己的问题。其实,最有智慧、最精进的人可能就是能够充分认识自己不足的人。

充分认识自己,摆正自己的位置,知道该做什么不该做什么,敢于面对自己的弱点,严肃的修正错误,才能成为真正的修炼人,才能提高和进步。

苏格拉底是先哲,还在求证自己的无知,而我们做出一点点的成绩时怎么能狂妄自大呢?当别人批评或指责我们时,是反唇相讥,还是闻过则喜,坦诚的接受并改正,正是修炼境界的体现。

越有能力的人越谦卑,就像很丰满的稻穗都是垂下去的。

──原载《明慧网》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同样是这样寒冷的冬天,那天下午,在医院中醒来时,她发现一双不听使唤的脚已不再属于自己时,那哭声凄厉、撕心裂肺的哀嚎让人不知从何安慰起;更残忍的打击是──刚认识不久的男友,也忽然间不见了踪影。
  • 对于有信仰的人来讲,神灵无处不在,无时不在。俗语说“三尺头上有神灵”,所以他们会在没有人看到的地方自觉的约束自己的言行,不做损人利己之事。无神论者则无法感受到神灵的存在,因此即使作出了伤天害理的丑事也无所顾忌,只要没被人发现,他就难有悔过之心。由此可见,没有信仰自由的国家是非常可怕的,那样的国家绝不会有真正的和睦。
  • 泽琳克维博士带着自己的孙子、孙女来观看演出,这是她送给孙子、孙女们的圣诞礼物。她说:“我非常喜欢这场演出,喜欢其中的每一个节目,演出的一切都很精美。”她特别提到最后一个节目(《了解真相是得救的希望》):“很壮观,我喜欢其中的色彩和服装,一切都很美。”
  • 神韵纽约艺术团及其随团乐队12月28日下午2时在芝加哥歌剧院进行了终场演出。芝加哥市第15区市议员Toni Foulkes在演出后表达了自己对神韵演出的喜爱,她认为传统文化不会过时,因为“要知道你会去哪里,就必须知道你从哪里来。”
  • (大纪元记者马有志圣地亚哥报导)2008年12月28日,神韵国际艺术团在圣地亚哥市政剧院(San Diego Civic Theater)的最后一场神韵演出,吸引了众多圣地亚哥市民和各界人士,中华五千年神传文化的美轮美奂的呈现,让全场观众大开眼界。资深心理咨询专家推笛博士(Dr. James Tweedy)与太太(Yale)及女儿一起观看了此场演出。

  • 温家宝在2008年3月18日人大闭幕后的记者会上说“今年恐怕是中国经济最困难的一年。”这话说对了一半,中国的经济在2008年遭到重大天灾人祸(主要是人祸)的挑战,确实相当困难,但绝不是“最困难”,而仅仅是个开始。
  • 从前,有一个寡妇,她生育了很多子女,她们家境贫寒,都是靠寡妇一人辛苦地操持着这个家。有一天寡妇想:“如果我们家能挖出一口盐井,那我们就不用愁吃穿了,那可是用不尽的。”于是,寡妇决定变卖自己所有的财产去请开井专家来挖掘盐井。
  • 在谈到对神韵晚会的演出前景时,曹女士给予充分肯定,并相信这样的演出一年一年办下去,会有越来越多的人来观看。她以自己为例,她说她会把神韵推荐给朋友,而且她的朋友看了以后,也会推荐给其他的朋友。
  • “从大连来的飞机已经在十点半着陆了,现在快十一点了,爸爸妈妈怎么还不出来?不会有什么事吧?”我在机场的旅客入境处焦急的等待着。“爸!”我兴奋地喊了起来,爸爸终于先出来了,紧接着妈妈也跟着出来了。我看得出来他们看到我时眼睛里充满了激动与兴奋,但长久以来不习惯热烈地表达自己情感的爸爸妈妈也只是握了握我的手。
  • 我仔细研究了多年,大致懂了其中的纲要。山里的生活条件很艰苦,没有办法自己供给,不能忍受窘迫的境况,心中产生了懈怠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