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故事:孙权、孙皓与康僧会禅师

陆文;图:素素
    人气: 6
【字号】    
   标签: tags:

有些人是自幼便敬信神佛,有些人是死活都不信,有些人是开始不信,后来才相信的。三国时东吴的孙权和孙皓,就是属于后者。本文将具体介绍他们祖孙二人,是如何由不信神佛,进而转变到敬信神佛的经过。

孙权与孙皓二人的这一转变,都与康僧会禅师有关。

康僧会的祖先是康居国人,世世代代住在天竺。他的父亲因为做买卖移居交趾,当时康僧会才十几岁。父母亡故以后,他尽孝守丧,守丧已毕,便出家为僧。他严格遵守佛家戒律,为人宽厚文雅,并且卓有见地。他为人忠实,酷爱学习,能够详明解说三藏经文,博览六经典籍;对天文、地理也多有研究。他还能够明辨事情的关键,擅长文墨。

当时孙权已经控制江南.而佛教尚未盛行。吴国一带,刚刚接受佛法,风习教化尚未普及。康僧会打算使佛教在江东振兴,须要修建寺院,于是便拿起锡杖,游历东方。在孙权赤乌十年,他先来到建业,在茅草丛生之处搭起房舍,在大道之旁供起佛像。

当时吴国因为初次看见和尚穿的服装样式,很感奇异。又不了解佛教的义理,便怀疑为怪异。有个官员上奏说:“有怪人入境,自称沙门,样子和服饰不同一般,应该加以仔细检察。”孙权说:“过去汉明帝梦见神明,号称为佛,奏中所说之事,难道是他的遗风吗?”随即召见康僧会,问他佛教是什么?有何灵验?康僧会说:“如来佛祖辞世,不觉已经千有余年,他的遗骨舍利,不知流落到什么地方。过去阿育王造塔八万四千座,塔寺的兴盛,表明了他遗留的教化。”孙权以为他的话有些虚夸不实,就对他说:“如果能找到如来舍利,定当为他造塔;如果你胡说八道,就要受到国法惩治。”

康僧会请求给他七天的期限,并对自己的从人弟子们说:“佛法在吴地的兴废,在此一举,现在如不拿出最大的虔诚,后果将不堪设想。”于是他和从人将斋堂打扫干净,将铜瓶放在几案之后,烧香跪拜,恭请佛祖赐给舍利。但是七日之限,已经完毕,却仍寂然无声。康僧会要求再延长七天,七天之后,仍然如此。孙权说:“这是欺骗。”准备给他定罪。康僧会又请求再延长七天,孙权又破例答应了他。康僧会对弟子们说:“孔子讲:‘文王死后,一切文化不都在我这里吗?’佛法如云,覆盖一切,本该应运而降,而我们却感受不到,怎么好再求孙权的宽容呢?我当以死求之,如再无舍利,我愿以命偿约。”第三个七天的傍晚,还是什么也没有看见,弟子们个个都感到惊慌害怕,师徒们继续跪拜祈祷。到了五更时分,忽然听到瓶子里锵锵有声,康僧会上前一看,果然是佛祖舍利。

第二天早晨,孙权亲自手拿铜瓶,将舍利倒在铜盘子里,舍利一碰,铜盘立即破碎,孙权肃然变色,吃惊而起,说:“这是少有的祥瑞呀!”康僧会走上前说:“舍利的神威岂止是光相啊。拿去烧它,火不能将它焚毁;用金刚做的大锤,不能把它捣碎。”孙权命人去试,康僧会又坚定地说:“法云覆盖,百姓仰仗它的恩威,希望再让我显现它的神功,使大家看看它的威力和灵验。”于是,他把舍利放在铁砧之上,让大力士用力捶击,铁砧和铁锤,全部陷到了地里,而舍利却无丝毫损伤。

孙权非常叹服,从此虔诚的敬信神佛,并立即下令为之建塔。因为这是第一座佛寺,所以起名“建初寺”,并且给这个地方起名“随里”。由此开始,江东一带佛法大为盛行。

时光流转,岁月易逝。孙权(西元229-252年在位)去世后,等到孙皓(孙权之孙,孙和之子,继孙休为吴主。264-280年在位)即位,他所行法令,苛刻严厉,废弃了许多滥设的祠庙,并准备毁掉佛寺。不明白佛教缘由的孙皓说:“佛寺因何兴起?如果它的教义纯洁正确,与圣人的经典相互照应,便可以倚存信奉它的道义。如果没有实际效应,便全部烧毁。”明白缘由的各位老臣进谏说:“佛的威力深远,康僧会感召祥瑞,先皇(指孙权)才创建了佛寺,现在如果轻易毁掉,恐怕会带来灾祸,以后会要后悔。”孙皓便派遣张昱,到佛寺去询问康僧会,从而考查佛教的真伪。张昱素有善辩之才,向康僧会提出各种疑问,康僧会随机应变,慷慨陈词,深刻有力,讲得张昱,理屈词穷。

张昱回去,赞叹康僧会的聪明才干,对孙皓说:“这个人绝不是我所能赶得上的。希望您好好地对他加以考察。”孙皓召集许多在朝的贤臣,用车马将僧会迎接过来。康僧会坐下以后,孙皓问道:“佛教所讲善恶报应,与儒教所说,哪个正确呢?”康僧会回答说:“贤明的君主拿孝敬父母、慈爱子女来教育世人,神鸟就会凌空飞翔,老人星就会在天上显现;用仁爱行善来育化万物,清甜的泉水就会喷涌而出,美好的禾苗就会破土而长。善既然有祥瑞的征兆,恶也一样。所以在暗中做坏事情,就有鬼来惩罚;在明处做坏事情,就有人来惩罚。《周易》有‘积善余庆’之语,《诗经》有‘求福不回’之咏。这虽说是儒家的格言,可也是佛教的训示。”孙皓说:“若是这样,那么庄周、孔子已经说得很明白了,何必还要用佛教呢?”康僧会说:“周、孔所说,大约只是眼前的事,至于佛教所说,却有极其深远的意思:做恶的人,有地狱等著,叫他长期受苦;行善的人,有天宫在那里,让他永享欢乐。用这个道理来规劝或阻止世人,该怎样做、不该怎样做,不是更有说服力吗?”孙皓当时无法反驳他的说法。他虽然耳闻佛法,但那昏庸凶暴的生性,却使他不免做些肆虐的事。

不久孙皓指使守卫宫中的卫士,进入后宫,修建花园,在地下挖出来一座铜像,有几尺来高。卫士送给他看,他让人把这铜像放在不干净的地方,拿脏水往上浇,他同群臣取笑为乐。不料,顷刻之间,他全身大肿,极其疼痛,叫苦连天。太史慌忙占卜,得到神示说:“这是冒犯佛祖而造成的。”随即便祈祷寺庙,以求保佑。太史命宫女:赶快将佛像迎到殿上,用香水冲洗好几十遍,烧香忏悔。孙皓一边爬在地上给佛像叩头,一边数说着自己的罪状。一会儿,疼痛有所减轻,便派人来到佛寺,请康僧会前来说法。康僧会随即前来,孙皓详细询问祸福的来由。康僧会回答他的问题,言辞十分精妙。孙皓非常钦服,非常高兴,颇有领悟,立即请求看僧徒们诵的戒文。康僧选了一些适合初学者习诵的读本给他看。孙皓看到佛法如此广大、慈悲,就更增添了好感,随即请康僧会给他受了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饮酒等五种戒律,他的病十天就好了。

于是,他将康僧会的住处大加修缮,并让宗室所有的人,全都信奉佛教。借此机会,康僧会在吴国大力宣讲佛法。因为孙皓生性凶暴粗鲁,难以接受精深奥妙的含义,所以只是给他叙述一些浅显的善恶报应之事,对他加以开导。

与此同时,康僧会在建初寺翻译了许多佛经,这些翻译,都文义允正,深得经体之妙。言辞典雅,义理深刻严密,刊行于世。

正是:

禅师康僧会,
慈悲蕴智慧。
传佛冒巨险,
不惜头颅碎;
请得舍利珠,
吴地璀璨贵!
今有大法徒,
全球洪法惠;
救度遍环宇,
鞠躬极尽瘁。
慈悲古今同,
法轮更威巍!

(事据《高僧传》)

转载 正见文章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隋炀帝在位的时候,南海郡守送给他一个僧人,名字叫法喜,他让安置在皇宫内。这时宫内刚刚建好一座殿堂,法喜忽然要到里面去观看,进去一看,惊慌地跑下门前的台阶,回过头去看了看说:“差一点压死我。”当天半夜下起了大雨,殿堂崩塌了,压死几十个人。
  • 福建厦门大学人类博物馆,收到泉州市东街郭家捐赠的一块“雷公石”。这一块石头,长方形而扁平,长十四公分多,宽六公分左右,厚约二公分。经鉴定这一块所谓的“雷公石”,原来是石器时代的一把石斧。这块雷公石,原是郭家的传家宝,自明代珍藏到现在,约有四百年了。过去它是用来磨水,为人治病的,郭家还因此发财。
  • 李惠身为地方官员,智慧清廉是很有名的。古代勤政爱民的官员,都很重视断案。因为断案的公平、正确,直接关系到老百姓的切身利益。李惠深知此理,所以他平时便处处留意观察,分析事物的内在联系。并且,也很重视培养下属吏员,以提高他们的办案能力。
  • 唐朝的李淳风,以星卜名闻当世。后世相传他的灵异事迹很多。他有一族妹即将临盆,请其测为男为女?
    族妹书一“元”字。
  • 袁紫烟本是隋炀帝的一个宫女,却长的花容月貌,琼瑶端整,在一次千人选秀中被选中,也被隋炀帝封为夫人。
  • 郭璞说: “我的祸患在江南,为此已谋划很久,还没有看到能够避免的征兆。虽然这样,在南方还可以延期,留在这里过不了多久。”
  • 墨子说:“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这是诸侯所说的良宝。它们可以富国家、众人民、治刑政、安社稷吗?回答是:不能。所谓的贵重良宝,必须兴天下之利。而和氏璧、隋侯珠、三翮六翼的九鼎,不能给人们带来实利,所以这些都不是天下的良宝。今天在一个国家施行义政,人民必然增多,刑政必然大治,社稷必然安定。所谓的贵重良宝,必须有利于民众,而义可以使民众得到利益,所以说:义是天下的良宝。”
  • 左右官吏问苻融,用赛跑怎么能分辨出真贼?苻融说:“其实很简单。强盗抢了包袱后,自然要拚命跑开;见义勇为的捉盗人,在后面追,他起步晚,可还是追上了强盗,说明他跑步的速度比真强盗快。因此,跑得慢的就是盗贼,跑得快的是捉盗人。让他们比赛跑步,自然就真相大白了。”

  • 在昆明南城旁,有一座古钟楼建在城墙上,楼大约二丈见方,一口很大的钟挂在里面,四周只剩出了刚够一人行走的地方。这钟到此刻还有很大的用处,每遇城内发生大火警时,便先去撞起这钟来,它的声音宏大悠扬,能使全市的人都听得到。听到的人,都感觉有如醍醐灌顶似的,能发人深省。
  • 五岁时,鲍靓对父母说:“我本来是曲阳李家的儿子,九岁时坠入井中死了。”他父母寻访到李氏,向他调查询问,全都符合应验。鲍靓的学问包含内外,通晓天文河洛之书,逐渐升迁南阳中部都尉,任南海太守。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