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外电评论:中国女子被诱骗 偷渡英国卖淫

陈迈克编译

《新纪元周刊》第95期【西方看中国】

人气: 19
【字号】    
   标签: tags: , ,

【大纪元12月9日讯】福建是中国人口走私的中心──在英国货车后面窒息而死,以及在莫克姆湾(Morecambe Bay)因拾贝而遭溺毙的移民都来自该省。现在,福建女孩正被招募到英国各地的妓院,成为妓院网路的一份子。也因为英国法令的特性,以及处理人口走私未臻完善,致使此一问题无法根除。

中国女子被诱骗至英国卖淫

英国《卫报》十月十一日报导,《华商报》(Chinese Business Gazette)是在伦敦中国城流通的免费报纸。经营两家妓院的老鸨琳达(Linda)在该报刊登招募广告,征求女佣和“小姐”。女佣的工作是煮饭、打扫和照顾“小姐”。

这些“小姐”每周一次在华人经营的妓院之间轮调,其目的是为了取悦嫖客并和有关当局玩“躲猫猫”。这些年轻女孩被以提供赚钱的正派工作机会的承诺,诱骗到英国。她们为了偷渡英国支付走私犯几千英镑的钱。一旦到了英国,最后的下场通常是,沦落在郊区公寓和住宅中的妓院。

这些“小姐”不准外出,也不知道:她们自己在哪里、日期、甚至月份。很少人会说英语,或知道自身权利、英国的避难程序或法律制度。她们被迫相信,她们别无选择,只有留在妓院工作,直到赚够了才能赎身。她们与英国社会的唯一接触是,与她们从事性交易的男子。

妓院网路赚取暴利

几十个女孩在琳达的妓院里来来去去,这是几乎遍及英国每个城镇的妓院网路的一部分。这些女性不会求助于证人指控操纵她们的犯罪集团,因为她们的脑海里灌满了她们会被英国警察强奸、关押,以及回国后会发生什么事的恐怖谎言。试图逃跑的女孩通常会被追捕到,并从当地的看护中心或医院中被劫持走。

这一行显然有暴利可图。去年,英国警方发现,九千三百万英镑透过一家中国餐馆的银行账户移转到中国,而这家餐馆涉嫌透过人口走私和经营妓院牟利。

一名龙姓女子在中国时,每个月的工资少于五十英镑。在抵达英国的第一天,她便与七名嫖客发生性关系。她因罹患梅毒而被一家妓院抛弃,后被琳达收容。琳达为她注射抗生素,并要求她每天从早上七点工作到隔天凌晨两点,每周七天。每次二十分钟的交易可以赚到二十英镑。据她估计,她已经与七千多人发生过性关系。她希望尽快赚钱然后回中国。

福建恶名远播


二零零三年,七月二十四日,十六名福建籍女子使用假新加坡护照,企图偷渡到英国,在厦门被捕。
(法新社)

英国的妓院网路据称,掌控了四千多名中国年轻女性。警方和社服单位从失踪人口的报告得知,超过一千人已经失踪,她们几乎全都是福建人或经由福建偷渡到英国。

令人不解的是,福建是中国最有钱的省份之一,它已高度工业化,并为西方生产商品。到处都有很多机会。


福建人对工资要求高,所以很多外地人来福建打工。图为二零零六年二月四日,来自江西、四川及河南等省份的外地打工者。(法新社)

福建人要求的工资比当地工厂支付的每周八十四小时二十五英镑还高,所以这些工厂的工人多半来自安徽、湖北、河南等贫穷的农业省份,当地居民因为贫穷,所以不会这么挑剔。

福建省从七十年代开始有这种犯罪记录,当时从台湾走私贵重物品的黑帮,也开始运送人。九十年代,他们率先走私人口到英国,这些偷渡客大部分是替历史悠久的香港华人社区的餐厅工作。直到二零零零年六月,五十八名福建男女被闷死在路经多佛(Dover)的一辆货车后面,英国才知道该省是人蛇集团的避难所。

偷渡的方式

走私犯可以买到假护照,这些假护照使偷渡客成为日本或韩国公民,以减少英国移民局的怀疑。偷渡客可以先坐飞机或坐车到俄罗斯,中国人可免签证进入该国。然后他们可以直飞英国,尽量避免在希思罗(Heathrow)机场着陆。另一个选择是飞往一个欧洲城市,然后搭乘廉价航空公司EasyJet的班机进入英国,目前马德里到伦敦的路线是较受喜爱的路线。

偷渡客事先会得到一张英国的手机SIM卡,和一组电话号码。当她们抵达英国时,可以启用手机,打电话给负责联络的福建人。她们被告知在进入海关之前,先在机场晃一晃,这样海关就不知道她们是搭乘哪一个班机来的,否则她们可能会被遣返。到了海关时,她们就声称自己是寻求政治避难的青少年。这样英国就必须让她们留下来。

使儿童偷渡英国的原因似乎是英国法律的特性,特别是一九八九年的〈儿童法〉 (Children Act)。根据这项法令,独自旅行的外国青少年如果申请政治避难,就必须被允许进入英国,并由当地政府扶养,直到他们年满十八岁。

英国处理人口走私未臻完善

有鉴于人口走私已成为全球性的问题,联合国于二零零三年制定一项草案,呼吁各国联合行动。但是在西欧,当时只有丹麦、法国和西班牙签署这项协议。直到二零零六年年初,英国政府才签署这项协议,并设立“严重组织犯罪部门”(Serious Organised Crime Agency,Soca),将锁定走私犯列为优先事项之一。

在一个伦敦人权组织工作的克瑞尔(Lucy Kralj)表示,受害者很少获得同情。她曾见过很多中国年轻女性沦为娼妓,这些娼妓甚至不知道基础生物学。克瑞尔说,她的工作已经成为“相信难以想像的事”。但是英国政府、社服单位、移民局和警方的许多人,似乎表现得好像他们一点都不相信这些事。◇

本文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95期【西方看中国】栏目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12-12 5:4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