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手,就有桃花源(59)蝶恋花

第七章之七
游干桂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千变万化的蝴蝶令人迷醉。

儿子说,屋顶花园里蝶影幢幢!这可吓了我一跳,以为真的匪徒入侵,原来是粉蝶、青斑蝶、凤蝶大举攻占堡垒。

凤蝶最先来访,体型硕大,外表美丽动人的它,一眼便辨得出来,上翅多为单色的纯黑,下翅缀满色彩强烈的对比,它喜欢阳光充足,满布多汁野花的潮湿之地,如果家中种有樟科、木兰科,或者柑橘之类的,它就更喜欢了。

我曾亲眼目睹青带凤蝶,停在柑橘叶上排出细蛋,再找另一株叶片,下了另一排蛋,没多久一只只小小的毛毛虫在几天后破卵而出,漫爬在柑橘树的叶片上。

毛毛虫是天生的滑降巧手,它可以拉开一条细细的丝,从树的一端荡到另一端,一百只毛毛虫,可以想见是多壮观的荡秋千画面;随着风的吹拂,群丝乱舞,一只只毛毛虫就这样分家,各自创造新生活。
它们仿佛从天而降的精灵,身影轻盈的跳着华尔滋,滑向十楼、七楼、五楼,三楼,或者任何一楼种有柑橘类的树梢上,多有趣的景致,令人忘神!

叶子便一叶、二叶、三叶的缺角成残,知道毛毛虫化茧的时刻已近,凤蝶的幼虫已由丑小鸭变天鹅,咖啡色的小虫,摇身变得绿悠悠的成虫,加上两条蛇信似的触鬓,状似威武,量愈吃愈大,叶子愈来愈少,忽焉几天它羽化成蛹了,多曼妙的蝶化世界。

黑凤蝶的幼虫绿悠悠的,看来就令人喜欢,虽然它将我最爱的小柑橘的叶子,啃得七零八落,我还是不忍除之,就让它尽情享受吧,反正那些柑橘我可食可不,但凤蝶的生态史我可不能不看呀。

冬季来临时,它们多半消失无踪,原来是形成蝶蛹,长达八、九月过冬去了,隔年春天再度羽化成蝶,真是有趣。

屋顶花园里最多的是粉蝶,如枽鹉蝶像个气质高雅的贵妇,粉蝶便似淡雅秀气的佳人,高山、海边、乡村、城市处处有它,尤其喜欢出没在小白菜、油菜、高丽菜的菜园里,如果未洒农药,没多久光景,整个菜园的叶子便被它啃得千疮百孔。

最近则来了斑蝶,算是娇客,赏蝶的人说它是花丛中的舞娘,由于身上带着某种毒素,敢惹它的不多,天敌很少,动作便很迟缓,一副悠哉游哉的样子,不怕人,更易使人亲近。

斑蝶的幼虫化蛹时会找一处固定的地方附着,吐丝定着,尾部著叶托钩,形成有趣的吊蛹。

其他如灰蝶、小灰蝶.、尺蛾也常来,让顶楼成了蝶影幢幢的地带,美丽极了,没有演讲的早晨,泡一壸古早茶,一边啜饮,一边赏蝶,倒也一乐。

住在山边雅筑的这些年,除了闹里取静之外,我意外成了“赏蝶大师”,我备妥望远镜、迷彩装、迷彩帽,偶尔沾黏一些蜂蜜,招蜂引蝶一番,倒也兴味浓浓;在花与花之间穿梭,除了人映黄花分外美之外,悠悠花香,吐纳著几许清凉意。

蝶的学问太厚重了,我无力转述,只想幸福的醉在蝶花弄影中。@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昆虫一物,我了解甚少,只知道它存在久矣,少说也有四亿年了,论起资历,它可是人类的老前辈,体型不大的它们,居然可以通过严酷的地考验,没有与恐龙一样走向灭绝,定有高招,人类把环境弄得愈来愈不合适人居了,也许该开始向昆虫学习存活之道了。

  • 客居山野,鸟声不断,在透早里轻敲门窗,许是好风好水,依龙脉、卧明堂,气势纵横,人也就神清气爽开来,野客鸟盘据不散,常常来访便成了朋友,它知我很爱它,便常来窗前相会了;我从中理得鸟真是聪明,可辨别好人、坏人,爱鸟人、伤鸟人相处久了,偶尔还会跳舞给我赏。

  • 花,有神韵,我特爱之。法国作家巴尔扎克说:“生活中的花朵,只有付出努力才能盛开。”
  • 雨,一直是我心中隐秘的灵魂,这大约与老家宜兰有关;兰阳雨长驻心头难忘怀,雨声扑通,一年下了二百多天,对雨便有了情感,不止爱听雨,也爱赏雨、看雨、唱雨,当了作家之后,常写雨,有人说,宜兰出文人与雨有关,雨天闲着也闲着,诗兴全发了。
  • 揉合著山水、植物、建筑的园林文化,文人皆爱,建筑师威廉.查布斯就曾这样形容中园林:“中国人设计林的艺术,确实是无伦比的;欧洲人在艺术方面的成就很难项背,只能像对太形一样,尽情吸收其光辉而已。”
  • 俄国作家高尔基在《意大利童话》中有一段话:“生活,就是为了一种神秘的东西,所做出的痛苦的牺牲。”神秘的东西指的是什么?
  • 对很多人而言,结果最重要,但对我来说,过程则优于一切,我决定享受经过的每一分钟;在我的潜意识里,一直有一幅田园景致,我扮著牧童,轻歌欢唱;我答应过自己,这个梦一定要圆。
  • 人老是如此,凡事都以物与钱为尊,被物化了,人就不是人了,我不想事事都跑完一圈才了解又回到起初。我只做能力所及的事。请相信,我非超人,也没有十八只手,不可能以一抵三,无法轻轻松松月入数十万,我有的是量入为出的理性。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