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侯念祖:中共对世界安全的威胁

侯念祖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5日讯】在这个时代倡言中国共产党是这个世界的最危险敌人,因为他仍然如同以往的不断威胁这个世界的安全,甚至更为有害;这样一种说法,是许多自我标榜为进步学者与评论家,所谓的“冷战思维”吗?从今天安世立先生为我们所揭示的许多案例来看,这种批评的说法显然是错误的。

“冷战”时期的严峻情势仍旧存在,而且更为严峻。在冷战时期,威胁是很容易很体察的,主要也局限在军事或战争的潜在威胁范围之中。然而,在今日这个号称“后冷战”的时代中,对于世人们安全的威胁变得隐讳而难以直接体察了。

这种威胁不但是以一种安世立先生所称的“软力量”(soft power)、一种藉由扭曲的宣传与直接资助的方式在欺瞒着世人,以掩盖中国共产党政权的法西斯真面目;同时,这一对于世界安全的威胁也早已跳脱传统的军事层次—虽然这一部分也从未被真正放弃,而扩张到世界人民日常生活的各个场域之中:决策过程、媒体、思维、研究、艺术文化、经济、环境、食品、健康,以及,更为严重且深刻的,人类存在最基本的道德与价值等范围。

威胁世界安全的敌人仍然存在,只是他们更善于伪装。正如我在一开始所指出的,定位中共政权作为世界安全的敌人,并不能被简单批评为一种“冷战思维”。我们经常会使用一些术语来混淆我们自己的认知:例如,以冷战/后冷战的二元区分,就仿佛我们已经走进了一个全新的和平时代一般。我们必须知道,这样的术语只不过表示着时间的流逝,或顶多只是威胁形式的改变,而非威胁的消除。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这种对于人类世界的敌意,早已成为共产党徒的本质的一部分。

马克思在1848 年所拟定的〈共产党宣言〉(Manifesto of the Communist)中以这段话为开头:“一个幽灵,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游荡。为了对这个幽灵进行神圣的围剿,旧欧洲的一切势力,教皇和沙皇、梅特涅和基佐、法国的激进派和德国的员警,都联合起来了。”而以这段话为结束:“他们公开宣布:他们的目的只有用暴力推翻全部现存的社会制度才能达到。”

这两段话就十分鲜明的表达了共产党人对于现存人类世界的态度:整个世界都视我们的敌人,所以我们必须将他们消灭殆尽。而在随后1871 年的巴黎公社(Commune of Paris)闹剧,被前一年还彼此视如寇仇的法国与普鲁士军队所共同组成的联军弭平,更在经验上让共产党徒们了解到他们的激烈主张是无法被正常的人类世界所接受的;因此,他们也将视整个非共产党意识型态(communist ideology)的正常人类社会为敌人。

与全世界为敌的中共对世界安全的威胁托洛斯基(Leon Trotsky)虽然未曾成为苏联共党政权的真正掌权者,但是他的“不断革命论”( The Permanent Revolution and Results and Prospects):“新生的社会主义国家不可能顶住来自怀有敌意的资本主义世界的压力,除非社会主义革命能够迅速地在其它国家展开。”却成为布尔什维克(Bolshevik)的重要革命理论。“不断革命论”很显然的是以对于非社会主义政权的深厚敌意作为基础的。

相较于他们的共产党先祖们,中共的领导者在对于世界的疯狂敌意上,可是一点儿也不遑多让。毛泽东曾经狂妄的表示,我们不怕打世界大战,也不怕打核大战,哪怕中国人死掉一半,还有一半!

而在所谓的“改革开放”之后,又先有中共军委副主席兼国防部长迟浩田疯狂的表示:“无论如何我们中国共产党是不会退出历史舞台的,我们宁可要这整个世界、甚至整个地球与我们党共存亡,也不会退出历史舞台……要美国人死一、两亿人确实是残酷,但只有这条路才能换取中国人的世纪,中国共产党领导世界的世纪。”

其后又有中国国防大学防务学院的院长朱成虎嚣张的扬言:“中国可能对美国使用核弹,同时要摧毁美国二百个城市以上,这种大面积的地区,同时在核战中可能要犠牲中国西安以东所有地区和人民。”

这些思想与言论,所表现的正是一种最深沈而恐怖的敌意:最了不起的情况就是,全世界和共产党玉石俱焚。也就是在这种共产党人所具有的对于世界的本质性的敌意上,我们才能理解中共政权为什么对于全人类—包含中国自身人民—来说,是最大的安全威胁来源:因为对于世界的敌意,因此任何我们正常人所认为的风险,在他们的眼中都不是一回事。

甚至,他们的心态正如毛泽东所曾经说过的:“只有大量地消灭敌人,才能更好地保存自己”。既然是敌人,多死一个算一个,于是,含铅毒玩具可以大量输出、有毒食品从未间断、致命传染性疾病(SARS、禽流感)的讯息可以封锁,反正,世界可以灭亡,只要本党得以生存即可–“更好地保存自己”;同时,既然是敌人,那么,即使打交道也不必过于客套,于是如同安世立先生所指出的,各种对于西方民主国家的决策干预、司法介入、媒体操纵、蛮横外交与言论压制等,也都成为可以解释的。

中共法西斯这种以全人类为敌的本质是与生俱来的,这在《九评共产党》一书中,已经有了很彻底的分析与揭露。但是,相对来说,令人感到义愤的是,对于这样一个恐怖的法西斯政权,却在全世界范围内被容忍、被姑息。这是人类社会从未有过的在道德上的深刻堕落,特别是才在半世纪前,我们才刚经历过纳粹法西斯的邪恶,而人们信誓旦旦的宣示过“Never Again!”,如今,却轻易的遗忘了这样的宣示。

对于这样一个邪恶政权的本质,或许我们唯有透过不断的讲真相,以揭露他的真实面目,因为,尚有不少世人是被这邪恶政权的宣传与造假所蒙蔽。但是,我们也必须指出,即使人们知道了真相,也未必会放弃他们的利益而改变他们对于中共卑躬屈膝的姿态。

从这一方面来说,人类世界的确需要一场彻底的道德自省与觉醒的行动,正如同《九评共产党》在中国大陆所催生出的自我觉醒与退党行动一般,世界各地的人们除了必须关注这一退党浪潮之外,也必须彻底的反思这一退党运动所具有的伟大的精神与道德觉醒意涵!(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2-25 1:23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