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访民致两会公开信: 还我们权利与尊严

人气: 2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2月27日讯】
全国人大代表
全国政协委员:

你们好!

当此一年一度的“两会”召开之际,我们这些权利受到严重侵害,在社会中得不到应有司法救济而被迫走上上访之路,且在上访中又被进一步剥权甚至夺命的访民,再次向你们这些代表着我们利益与权利,承担着参政议政责任的代表与委员们,陈述我们的境况,发出我们的呼吁,希望你们真切地了解我们的心声,知道我们所处时代的真实情况,认真履行好你们的职责,以不辜负你们的身份!

作为中国第57个民族的“访族”目前究竟有多少人,尚无任何一个部门有着精确的统计,由于这个群体的不断增加,也使得任何统计都是暂时性的。仅据我们访民自身通过各种途径掌握,中国目前上访人数应该在一千万以上。一千万,对于中国13亿多人口的确不是个大数,但如果考虑到其分布的广泛性——遍及全国所有城乡,层次的多样性——几乎涵盖社会每个层次的人,时间的持久性——有几年到几十年的上访人,影响的深远性——深刻反映着社会存在的各种问题与矛盾,等等各方面因素,这个群体不仅不能被忽视,而且应该给予高度重视。因为我们访民的人权状况就是中国人权最真实的写照,我们访民反映的问题就是中国社会深层而全面的问题。可以说了解中国访民的情况,就是洞悉中国最直接的窗口,而如何解决访民的问题,也就是如何医治中国今日社会病症的问题。

我们上访群体的产生源自于中国行政侵权与司法侵权的普遍存在。近十几年来在城市拆迁、农村征地、企业转制、军人安置、职工保险、司法不公等方面,存在着大量被侵权的群体,制造出农民无地种,居民无房住,职工无岗上,转业无业就,老病无保障,司法造冤案等等惨状,加上历史上多次政治运动受迫害而没有给予公正处理的群体,汇集成了中国目前上访的主流。

我们之所以走上上访之路是由于现在社会没有提供有效维护我们权利的法律救济途径。当我们的权利受到来自权力的侵害后,由于权力左右司法,因此我们没法通过当地的法院来讨还公道。我们通常是在权利被权力侵害后,在试图通过法律途径来讨还权利时,又进一步受到法院的司法侵害。不得已,我们依照中国《信访条例》,走上了向上级乃至北京中央政府投诉上访的道路。

我们上访既有《世界人权宣言》中关于“人人有权享有生命、自由和人身安全”,以及在财产、信仰、言论等方面权利不容侵犯的规定的依据,同时《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第35条“公民有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与第41条“公民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有提出批评和建议的权利;对于任何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向有关国家机关提出申诉、控告或者检举的权利”,也给我们上访提供着法律支持,还有《信访条例》规定“本条例所称信访,是指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采用书信、电子邮件、传真、电话、走访等形式,向各级人民政府、县级以上人民政府工作部门反映情况,提出建议、意见或者投诉请求,依法由有关行政机关处理的活动”,而其中采取走访形式向上级反映问题或投诉就是通称的上访,这也给了我们上访以明确的界定。可见我们上访维权是符合国际国内有关法规的,是受法律支持与保护的。

我们访民所反映的问题,根据2003年国家信访局局长周占顺接受《半月谈》杂志采访时所说:“当前群众信访特别是群众集体信访反映的问题中,80%以上反映的是改革和发展过程中的问题;80%以上有道理或者有一定实际困难和问题应予解决;80%以上是可以通过各级党委、政府的努力加以解决的;80%以上是基层应该解决也可以解决的问题。”可见,我们访民反映的绝大部分问题是合理且应该解决却没有解决的问题。而另据中国社科院一份调查显示:“实际上通过上访解决的问题只有2□。有90.5%的是为了‘让中央知道情况’;88.5%是为了‘给地方政府施加压力’”。如此微乎其微的解决量,与4个80%的对比,可以看出这个社会讨还公道维护权利途径的缺失,可以想到我们上访群体面临的困境与受到的极端不公对待。

不仅如此,我们上访群体所反映的问题由于通常都与地方权力的腐败有关,所以在上访中常常遭到权力主导下的进一步迫害,如威胁、监控、跟踪、骚扰、软禁、殴打、关押、拘留、劳教、判刑、关黑监狱,关精神病院,甚至有的上访者还被权力部门雇佣黑社会追杀在上访路上。在这方面最近“维权网”公布的一份民间调查报告——《血泪上访路——上访调查报告》,详细地列举了有关迫害上访群体的情况,其中两份调查显示上访群体中40%左右遭到过拘留劳教与殴打,而3%多被关过精神病院。可见我们上访群体的悲惨遭遇,可见我们没有起码的人身自由与生命、财产权的保障,也由此可见这片土地上的人权灾难。

在人类社会发展到21世纪的今天,在一个自称繁荣崛起的国家,居然存在着如此大规模的人权灾难,这显然是与文明社会相背离的,是生活在这个时代的人们都应该高度关注与警惕的。作为这个国家的人民代表与政协委员,对于发生在身边的这种灾难难道没有义务设法出面制止?

胡锦涛先生当政以来,先后提出过依宪治国、科学发展、构建和谐社会等口号,也多次提出要推进中国的政治改革与民主建设,同时在刚结束的中共17大上还专门提出尊重公民的表达权,这应该说是符合我们访民意愿,也是反映时代发展要求的,然而现实中却依旧是对上访群体残酷镇压与无情打击,一批批访民被无端关入黑监狱、送入精神病院,以及被劳教、判刑。这种现实与口号的严重反向,使得我们访民深感失望与痛心,并且因此产生强烈的被欺骗感。

在中国即将迎来举世瞩目的奥运会召开之际,我们这些深感人权被侵害而又无法找到相应救济的访民认为:如果一个国家连基本的人权都不能保护,那显然不是一个现代文明的国家,而生活于其中的人也不能称其为现代文明意义下的人,甚至都不能称为完整意义上的人,而奥运会应该是文明规则下的文明人类的竞技游戏,那些没有现代文明精神的国家显然是不配参与其中的。作为举办这届奥运会的东道主国家的公民,我们希望自己拥有完整意义上的文明人类的人权与尊严,唯有如此,我们才会真正感到自己与他国人的平等,感到自己与他们是同类,而不是异类,也才感到自己参与奥运庆典的相配。

为了让世界人权也内含上中华民族,为了让《宪法》赋予我们的权利不至悬空,为了让胡锦涛先生的口号得到兑现,为了让我们能尊严地享受现代人的称谓,为了让我们能自信地参与奥运的庆典,也为了让我们的人权灾难从此中止,我们强烈呼吁“还我们权利与尊严”。为此我们访民具体要求如下:

一、落实《世界人权宣言》与《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赋予公民的基本权利,保护公民的言论、出版、集会、结社、游行、示威的自由。依法批准我们访民成立“互助自救会”,准许我们创办陈述冤情的网站、报纸与刊物。

二、废除违宪的劳教制度,释放一切被无辜关押的上访者。清理针对上访群体的黑监狱,学习班,精神病院,让那些被非法关押的访民获得自由。

三、修改《信访条例》,中止一切阻止打压上访的行动。现行《信访条例》在属地管理、6条禁止性规定与代表不得超过5人的条款上,存在严重违反法治精神的问题,必须修改。任何打压上访的行动都是违反《宪法》与《信访条例》的,因此必须严禁地方政府的这种违法行径,并追究有关官僚的责任。

最后,我们访民预祝出席“两会”的人大代表与政协委员能尊严地承担起自己的职责,在这次大会上彰显出做人的良知,展示出现代独立人格的风范,做一个无愧于历史, 让你们后人感到骄傲的人!

2008年2月27日发

附《公开信》签名材料:

截止2008年2月27日15:21,合计签名人数为:12709人

签名仍在继续中。

公开信发言人:

赵景洲(黑龙江上访人):电话15904604879

王桂兰(湖北上访人): 电话:13522439281

付景江(黑龙江访民领袖刘杰丈夫):电话:15004549591

程英才(河北上访人):电话:13439125975

王玉冰(黑龙江上访人):电话:15904635160

全国进京上访个人签名总人数3601人

其中被非法关押毒打人数1312人

被拘留人数1042人

被劳动教养人数184人

被关进精神病院人数122人

各省人数:

黑龙江749人,河北472人,河南374人,湖北316人,辽宁298人,山东277人,山西206人,湖南122人,上海95人,江苏82人,内蒙68人,甘肃63人,四川59人,吉林55人,浙江50人,宁夏46人,新疆45人,贵州41人,天津39人,江西36人,陕西35人,安徽28人,重庆27人,广西21人,云南20人,北京11人,广东8人,海南4人,青海4人

共计:3601人

各省集体访:

黑龙江逊克县农民林地问题560人

黑龙江宝清县连丰村农民失地问题594人

黑龙江宝清县尖山子乡银龙村失地380人

黑龙江木兰县新民乡新胜村失地(6000亩)与被克扣直补款农民603人

黑龙江齐齐哈尔市企业转制养老保险338人

黑龙江鸡西市正阳煤矿转制养老金问题787人

黑龙江省未结案人员286人

河北稿城市东城街150户全体村民500人

山东烟台市福山区被抢占土地(6000亩)农民2500人

湖北恩施市商业改制下岗职工300人

湖南江永甘益村集体山林问题1600人

河南省信阳市淮滨县城关镇398户因灾后搬迁补偿款被侵占1610人

共计9108人

两项合计:3601人+9108人=12709人





(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评论
2008-02-27 11:48 P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