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玉山画作轶闻—(4)麻雀百态、写意达人

梅溪子
  人气: 80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16日讯】玉山伯一生最爱画麻雀﹐1973年思忆起十年前八七水灾台风豪雨时救起之一只小麻雀﹐诗兴画意一来就边吟边绘了“爱雀吟”一图﹐所题长诗开头正是“夫子自道”﹕
平生最爱雀﹐黄雀如挚友。营巢屋檐下﹐朝朝常聚首。
秋深噪霜庭﹐春来跳新柳。相看两不厌﹐闲来忘坐久。

早期工笔画麻雀﹐他有两三张传世﹐台湾光复后所绘许多张雀图﹐皆是彩墨半写意小品。玉山伯在师大教学时写有一篇“谈雀与画雀”文章﹐另外2000年应“长流画廊”之邀﹐录制了“中国水墨画实录 8 ﹕竹雀”32 分钟的一片光碟。此两件文物都弥足珍贵。

说到麻雀﹐嘉南平原处处可见﹐因为有很多晒谷场的存在引得它们飞来飞去﹐一般人很讨厌鸟来偷吃、所以一心只想赶它们走﹔不过老练的画家就不一样﹐反而撒米粒喂食麻雀、让它们靠近来而好好观察再写生素描之。有写生才能写实﹐形似后再加神似﹐那就是半写意、半写实了。

画家还有哲理想法认为“雀多兆丰年”﹐“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符合“小康”自足﹐雀爵又谐音而有“进爵”之吉祥意味。人们意识到“竹报平安、花开富贵”﹐因而台湾人有识之士喜爱﹐在家庭中悬挂复制的林玉山竹雀图或花鸟图。

原作真品要收藏的话﹐在1988年家父就跟我说﹕你买不起了﹐不如直接了当去请求赐与墨宝吧。结果我们三兄弟去拜访玉山伯﹐寒喧后婉转说明来意﹐提到在美国新居将落成。他很慷慨地拿出十几张图画近作、叫每人各选一张。我们道谢再三﹐喜出望外地选了麻雀、兔图、和龙图﹐当做各房传家之宝。@*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就艺术赏析而言﹐首图略带民俗画法﹐一个17岁少年绘画此作算不简单﹔而二、三年后再画之虎﹐已显大将之风
  • 家母说﹕“玉山兄﹐将来小孩要结婚时,您如果要送鸳鸯水鸭图,请不要画在水里沫沫游的。”后来玉山伯真地“从善如流”,开始画着陆的鸳鸯水鸭,而后他的徒子徒孙们也“萧规曹随”
  • 玉山画伯年长家父七岁﹐他们两人诗书画一生交谊﹐家父尊之亦友亦师。笔者虽侨居美国就业于理工高科技﹐但犹记少年时在台湾耳濡目染中华文史艺术﹐因此一直对诗画也略有钟好。近来暇时整理家里收存图书、图片﹐对玉山伯其人其画有更进一步之了解。
  • 美国生活好习惯
  • 纽约天气深秋时乍暖还凉﹐树叶未全变红、一刮风黄叶即飘落满地,不过林丛有些红黄绿平分秋色,风景怡人,尤其是曼哈顿中央公园里景致更为特别。
  • 每次回台湾省亲,一位长辈亲戚都很热诚招待吃饭,这位教授还是位美食专家,不时会到处探访大台北附近有什么特别的菜色。他问我们想吃那种菜,一路从日本旅游下来,内人跟我这时最想念的就是本土的台菜。
  • 此回到东京小游﹐看到了平常大家较不去注意到的一些景观,用图文发表出来与各位读者分享。
  • 枝叶未全红﹐日人怪暖冬﹔
    红黄绿罩笼﹐秋夏春一同﹔
    高地渐秋意﹐丘陵犹夏容﹔
    天理何懵懂﹐四季自不忠﹔
    湖山点缀丛﹐公园变色龙﹔
    北海道义在﹐秋高气爽通。
  • “狗不理”包子英文应该叫啥好呢? 这小吃的英文该怎么说,可让天津老乡伤了不少脑筋。每次中国人请外国朋友吃狗不理包子,都得把“狗不理”这三个字的由来说一遍。不过,即使把历史沿革都说过一遍,多数洋人还是不了解狗跟包子的关系。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