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态行旅(3)肯亚(一)

黄淑贞 撰文、摄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

之二 safari进行曲

潜伏的身影在长草中忽隐忽现
虎视眈眈的眼神专注凌厉
延长与紧缩的线条交互清晰呈现
Cheetah的夕阳出击
带来一车欢欣与等待
一扫低迷的失落

有人说肯亚是动物大观园,加上在英国殖民时期就已开发,因此旅游设施便利,来这里看动物,可以过着公主国王的生活,也可满足野性的呼唤。坐在旅行车上,带着望远镜用心的搜寻藏匿或是现踪的动物,在非洲原野的自然气息中,配合动物们的呼吸,跟着它们的路径,几趟safari下来,只能说因缘不同,际遇不一,自己的经历一定和别人不一样。

肯亚虽然横跨赤道,大部分的领土却在高原之上,海拔1000-2000公尺左右,因此没有想像中的炎热,倒是要适应日夜温差大的情形。肯亚境内有许多地方可以观看野生动物,保护区、国家公园或是私人经营的,只要时间够,直接与野生动物面对面是绝对可以预期的,带来的震撼与精神上的满足也绝对值回票价。

方舟坐等巨兽临门
从首都奈洛比经过长途跋涉与轻装换车之后,慢慢进入Aberdare国家公园,它位于北半球,在肯亚北方,是个雨林型态的国家公园,与我们印象中干燥辽阔的草原有着天壤之别的不同感受。茂密的树林以及经常弥漫细雨的环境,让这里的safari很不相同,来到此地已经傍晚,工作人员上车说明规则之后,我们便身处在“方舟”的庇护之下,等待夜晚的降临。

“方舟”型如一艘船,座落在一处高原之上,有创意的将楼层区分为A、B甲板,A上B下,分隔出不少的居住空间,小小的房间贴心的设计,有暖脚的热水袋,也多了毛毯以抵御高山上寒冷的温度。登高进入A甲板,居高临下,方舟边的池塘在灯光的照射下显得温暖宁静,蒸腾而上的热气缥缈的在空中飞移,有点人间仙境的错觉,这份虚无迅速的洗涤风尘仆仆的心。

高精度图片
濛濛中,方舟乃现。

洲野牛、大象、疣猪在灯光的诱引下,纷纷前来,伸出舌头舔拭管理人员每日在泥中增加的盐巴,这种生理呼唤而形成的舞台效果,非常闪亮耀眼,游客只要坐在方舟之内,许多珍贵的镜头都可以收藏。

来此的旅客被关在方舟之中,不得随意外出,因为外围是野生动物的家,为了安全起见,限制行动是对人类必要的保护。而这温暖的空间,有火炉、交谊厅、观景台、卧室、餐厅,安逸的寻求最佳姿势等待等待中的动物,可以彻夜不眠的守候,也可以依赖房中的电铃讯号判断来访生物的种类,并决定继续睡或起床披衣探看,贴心的设计经常令旅客大感过瘾。

拜访的那天,天空漂下细雨,阵阵寒风袭入,想拍照却又怕相机淋雨,没有勇气与天气抗衡,想要忽略迎面的雨丝,却必须接受身子弱的事实,只能瑟缩在无人守候的空间,等待来访的动物们。夜虽渐深,许多夜行动物更加活络,班蹼、猎狗、犀牛来来去去令小小的池塘充满生气。

高精度图片
清晨中的水牛

隔日在清晨的雾霭中,非洲水牛在迷雾濛濛中来到,留下短暂又诗意的一幕,看不出身为非洲五霸之一的霸气,倒是埃及雁、苍鹭等鸟类会自然让出路径供其走动,微妙的互动不禁令我莞尔。其余轻巧可爱的小型森林鸟在清晨的觅食时光中更是活力十足,轻盈跳跃,在细雨丝丝的洗礼下,略带狼狈的娇俏依然惹人怜爱。

细雨下,方舟现踪,神秘面纱轻掀,初见面却已要分离,来去匆匆,依依难舍。

荆棘灌丛的动物天堂
望向浴室以铁丝网区隔的窗口,虽然鸟鸣不断,大地犹在沉睡中,一片漆黑。起早、睡早是肯亚safari的口头禅,寻找花豹的旅程即将展开,也是此行我衷心盼望。

这个荆棘灌丛的国家保护区,地大人稀,天气干燥又炎热,属于半沙漠型态,视野也比较开阔,与森林型态细雨纷飞的Aberdare国家公园孑然不相同。坐在车内游走园区,享受发现的乐趣:看长颈鹿优雅的步行及伸出长舌头卷嗜刺槐上的叶,也欣赏长睫毛扇动带来的媚惑;河岸边,看猴子互相理羽的亲昵、看怯生生的Dik-Dik逃窜灌丛中,也看彩色羽衣飞翔在枝头与空中,小小的车内空间情绪鼎沸、热闹非凡,却又必须压抑心情,以免干扰。

高精度图片
优雅的网纹长颈鹿

尽管有经验的向导会锁定在大型动物身上,我们带着图鉴,却有更贪心的想法,哪怕是一只小小的鸟也要看清楚,就这样,时光不断的飞逝,各类平易近人的物种──网纹长颈鹿、飞羚、大象、非洲水牛……纷纷报到,独缺花豹行踪。

高精度图片
高挂在刺槐上的织巢鸟巢

听通风报信的向导说,在某处可见,我们却直到离去都未见到神秘的豹踪。本以为非洲五霸观赏容易,才发现世事难料,没有绝对,虽然扼腕,却又无法久留再度等待。看着刺槐上高挂着织巢鸟巢的非洲印象,聆听着肯亚的safari之歌,放松心情的Pole Pole Sa Sa,不想坏了心境。

高精度图片
红嘴犀鸟在午休时候拜访

炎热的午后,不是safari的良机,红嘴犀鸟在后园鸣叫,当我低头看书时飞掠而过,黑白色调加弯弯的嘴,是这片土地上经常可见的鸟类。而非洲乌鸦不示弱的在空中盘旋着,穿梭在矮灌丛中的织巢鸟,也并未因天气炎热而按兵不动,事实上,这个午后时光充满了生机,更显得大地一片沉静。暖风持续的吹送,应该补眠的午后,我醒着。看天、看鸟、看灌丛,想着在这里生存的生物,要不是有翅膀,就必须要皮厚,否则无法抵挡尖锐的刺,更何况是经常奔跑、穿梭与觅食在丛棘之中。在车行劳顿之后,午后赤足在后阳台,暂停步履,休憩。

高精度图片
长颈羚两足站立吃着叶子

翌日清晨,猎游车快速的行驶在向外的泥地中,飞溅的石块,喀喀的敲打着底盘,而飞沙自窗外飘入,又是一阵迷离。再看一眼长颈羚,两足站立吃着灌丛中的叶子,娟秀、挺立的姿态是诸多人追寻的奇迹。而族群数量很少的细纹斑马还是形单影只,孤独的吃着草,仿佛遭人放逐一般,缺乏群体生活,相较于马赛马拉迁徙的队伍,那里的草原斑马多了许多社交生活。(待续)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66期 @

高精度图片
理羽的Northern Olive Thrush

(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5-26 8:10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