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ite logo: www.epochtimes.com

生态行旅(6)马达加斯加(一)

黄淑贞 撰文、摄影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之三 ~~~ 听狐猴在唱歌

以为会有狐猴环绕相迎
竟是穿越密林
寻寻复觅觅
与之相遇在纠葛的丛林中
听它们在晨间长吼
呼朋 宣示
演唱演化变奏曲

觉得“马达加斯加”不再只是个地理名词,始于阅读《多多鸟之歌》,它是研究岛屿生物地理学必要研究的一个大陆岛。有着与台湾神似的外型,面积却17倍于台湾,孤悬于非洲大陆东南方的外海,乃世界第四大岛。

东部沿岸有狭长的雨林,西部则较为干燥,分布着大草原与干燥的森林。南回归线经过南部,属热带型气候,分布着仙人掌类的植物,颇为贫瘠。因为自一亿六千万年前自非洲大陆分离之后,经过长时间的隔离演化,岛上演化出诸多的特有物种,其生物多样性非常丰富,光是植物种类就有90%的特有种。

高精度图片
Calumma Nasuta是非常小的变色龙

但是传统居民依然以农牧业维生,砍伐森林、放火焚烧以利耕种及蓄养牛羊,每年烧掉2千平方公里的林地,导致生物栖息地的破坏,栖息地的破碎化又不利于物种的存活;加上喜欢养爬虫类的爬友倍增,变色龙、斑龟的宠物市场活络,无疑对岛上生态是个大破坏,目前岛上有4百多种物种列为濒临绝种。

电影“马达加斯加”虽然没能准确的描绘出该岛的独特生态与浩劫,但是,却大大的提升了国际知名度与对岛上生物的关环,这将有助于马岛的生态旅游,以及保护该国已经受创的自然生境。

带着探索的心情,自肯亚飞到这个与台湾非常相似的岛屿,寻找卡通电影印象中的狐猴,与有着南岛民族性格的马拉加西人。

初遇狐猴在Ranomafana National Park
狐猴,一种脸部像狐狸,口鼻部分向外突出的特殊生物,祖先来自非洲大陆,因长久隔离在马达加斯加岛上的各种生态环境,演化成现存诸多的品种。带着卡通“马达加斯加”的印象,进入国家公园展开第一次的接触。

向导之一的Lonet是一位鸟类专家,有着一级棒的眼力,在1986年与一美国学者发现消失了60余年的Greater Bamboo Lemur,促使了Ranomafana National Park的成立。

高精度图片
Ranomafana National Park

进入国家公园不久,他在溪流旁边的灌木上发现很小的变色龙Calumma Nasuta,马上掀起一阵拍摄狂潮,而后红腹狐猴 (Red- bellied lemur)在桥边跳跃上树,追随的步履更加的坚定。

公园内林道曲折蜿蜒,规划着来回的路径,跟着向导们迂回穿梭,在流水与滴滴的雨声中,展开寻觅之旅。穿越密林、跨过障碍,站在他们所指的方向寻找可能的身影,向上抬升的颈部,想要仰视树冠层及抓握在树干上的灵巧动物是辛苦的,左摆右挪,望眼欲穿,不仅脖子酸痛,细细的雨丝滴在发上、眼镜上,模糊了眼也备感艰辛。

高精度图片
吃着竹子的Greater Bamboo Lemur

大竹林狐猴(Greater Bamboo Lemur),身体垂直,以三点不动一点动的姿势,双脚一手抓握在林子上,另一手持竹节,撕裂竹片后再慢慢的啃咬,如吃甘蔗一般。棕色的虹膜透着无辜纯真的眼神,身批短短的棕毛有如玩具熊。失踪后再现身,通常代表着族群量的稀少,公园该区只有15只,列入濒临绝种是宿命。

借着地上的食痕(啃咬过的细小竹屑),向导又发现另一种金竹狐猴(Golden Bamboo Lemur)。与大竹林狐猴不同的是它只吃幼嫩的竹子,所以接近树冠层活动,它也是此一国家公园要保护的濒危物种。大家站在泥泞的地上,几乎相叠的排在一起,以最佳视角仰视褐色身躯,强壮的大腿抓坐在弯曲的竹枝上,小巧的双手握着细竹快速咀嚼,逆光遥望呈弧状的身躯肥嘟嘟的,无法看清腹部的金黄色。它们是相当罕见的哺乳动物之一,通常是夜行性。

今日我们非常幸运,可以在昏暗的雨中见到这种濒临绝种的狐猴,森林的砍伐及火耕造成栖地的流失,觅食、避敌、繁殖都成问题,加上它们只吃竹子,这种饮食上的专一性更不利于它们的生存。更绝的是,它们吃竹子会累积毒素在身体之中,这能毒死大部分哺乳动物,却伤不了它们,演化的神奇真是令人叹服。

穿梭在林内,无法辨识诸多的植物种类,却犹如置身于台湾低海拔森林,山苏、蕨类、野姜花、笔筒树散生在国家公园内,活动于树梢、翱翔于林间、爬行于任何可攀爬物体上的诸多生物,却都是陌生且稀奇的。

高精度图片
国树旅人蕉

早知国树旅人蕉是旅人的救命法宝,若迷路可以在叶鞘内钻洞汲水,至于听闻原生的它们会沿着南北方向生长,经指南针的比对证明是错的!海拔1000公尺的森林内,或许有雨吧,几乎听不到鸟鸣声,修补过的鞋透着湿意,寒气自脚底向上窜升,肚子在哀嚎,在园区外的小店来一杯暖暖的热汤,来一份久违的虾料理,满足上心头,等待夜间继续探索之旅。

高精度图片
午晚餐的虾料理

连绵的雨中,大家不发一语的迈开稳健的步伐,再度朝着公园内前进,想赶到定点,守候夜行动物的出场,除了窸窣的衣物摩擦声、呼吸声,夜真的很静,更显得流水声的轰隆奔放。

小小的一块凹地挤了30多人,屏气等待。在森林底层的灌丛中,有着许多的兽径,利用的动物不一,Civet cat就从其中之一探出头来,忍不住小心的说:“出来了”,敏锐的它又钻了回去;不多久,又从另一兽径出现,在手电筒光束的照射下又藏了回去,就这样躲藏了几回,出现的时间也越来越长,比较不会仓皇逃窜。

就在众人专注的同时,向导要我们到另一个地方,指着树上的漆黑处,原来是如老鼠一般大小的鼠狐猴(mouse lemur ),小小的身躯,俐落的动作,游窜在枝叶茂密的夜森林中。这神奇的生物在冬天时会吃3天睡4天(8月是马达加斯加的冬天喔),在树冠层筑巢,并且一周更换一次居所,以保持巢位的鲜绿,避免天敌的锁定与袭巢。小小的生物大大的脑,懂得保卫自身安全。

在这样的夜里,有着许多神奇的事,夜精灵的天下更显得失去敏锐感官的人类无法自在,匆忙来去,不再留恋,归还属于它们的夜,回到我们的灯光世界。

——转载自《新纪元周刊》第70期 @

(待续)(http://www.dajiyuan.com)

评论
2008-06-24 8:57 AM
Copyright© 2000 - 2016   大纪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