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良:戏剧与人生

文/张羽良
    人气: 13
【字号】    
   标签: tags:

上古人类用最原始的身体语言来表达对大自然的敬畏或叙述生活与劳动的经验,并不因为没有文字的出现而阻碍了情感的传达。随着文字的创造,地上的人们更掌握了细致而精确的表达工具,能以诗歌、绘画、文学与戏剧等等方式来演绎深刻的心理活动,人类的文化活动由此而日益丰富,文明也因此开展。

不论是使用哪一种方式,能“打动人心”永远是这些人类特有的表达方式所努力的重点。《吕氏春秋‧音初篇》记载了中国最早的一首南方音乐,夏禹娶涂山氏之女后,就忙于治水,根本没有时间陪她,涂山氏写了一首歌唱道:“候人兮猗”,意思是“我等着你”,坚定而短短的4个字足以取代千言万语的力量,也生动的传达了她对大禹的思念之情。

若说“打动人心”是人类文化活动努力的重点,那“正人心”就是人类文化活动的天赋使命。五千年敬天信神的华夏文明一直教化龙的传人善恶有报之道,几乎所有的先贤圣哲,都要为教化人心、移风正俗而努力,其背后深刻用意就是不让世人轻易沉沦于欲望与私利的满足,而败坏了人的道德与良知。故能打动人心的文化活动,自然就成了维系人心与道德于不坠的最佳方式。

戏剧正传承著如斯的精神,《封神榜》说人与神的关系,《岳飞传》述一个忠字、《目莲救母》传扬孝行、《三国》演一个义字,这些刻划着人物风采、临摹人物思想与心理活动的戏剧,最容易让人领悟为人的真正意义所在。

此外带有当代生活体验与描述社会矛盾的戏剧更能直接穿透人心、引发共鸣,如关汉卿的《窦娥冤》正是中国古代悲剧的代表作,其对人世奇冤而引发天降六月雪、大地三年干旱的描述深植人心,影响久远。

人生若戏,该怎么为自己的生命演一出美好的戏?需要我们对人生的真实相有着更多的领悟与了解。戏如人生,选择具有正面教化意义或是流于低俗甚至邪变的戏剧观赏,对我们的一思一念都会起著至大且钜的影响,甚至变异了善与恶、是与非的价值判断。戏剧与人生关系如此紧密,吾人能不慎乎?@*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3月15日讯】(大纪元记者吴涔溪、孙帼英、张羽良台北报导)神韵纽约艺术团台北首场开演前,在君悦饭店举办了一场温馨感人的贵宾招待会,答谢台北仕绅名流们对神韵纽约艺术团的支持。现场贵宾与神韵迷们相互打招呼的第一句话就是:“神韵,你看了没?”
  • 世事变化无常,利益则是导致世事变化如斯的原因。大者如国与国之间因利益的选择而不会有永远的敌人也不会有永远的朋友;小至个体纵横一生总常感叹知音难觅,因为见利忘义与自私自利已成了多数人的习性。
  • (大纪元记者张羽良台中报导)听到学校老师对神韵的极力推荐,逢甲大学公共政策研究所所长马彦彬博士,赶在纽约神韵艺术团于台中的第一晚登场就立刻前来欣赏演出。看完表演后他有感而发的说,中国这个几千年的民族,已经有2百多年没有展现这样的大气了,神韵的演出让他重新看到了这样的大气,他真的很感动。
  • (大纪元记者张羽良、孟宪腾台中报导)在南投县竹山国小任教的吴昭勋,透过学校同事的推荐,带着学舞蹈的女儿来观赏纽约神韵艺术团在台中市的第一场演出。《升起的莲》让她深受触动,她说:“三位被迫害的修炼者,虽然在那狱中受到残酷的压迫,仍然能很坚定的知道自己要修的法是什么,这一点让我回馈最深,最令我感动”。
  • 【大纪元3月9日讯】(大纪元记者张羽良台中报导)仪容出众、仪态优雅的台中市国际礼仪推展协会创会长黄秦渂,3月9日带着学舞蹈的外甥女,来欣赏纽约神韵艺术团在台中市中兴大学第一场的演出。在终场接受记者采访时,她表示神韵借着舞蹈与艺术的表演形式融入佛法的内涵,使得观赏者能享受到心灵上的洗涤,让她觉得艺术演出能有这样的一个功能是很好的。
  • 恋恋春风等闲过,对镜白头,红颜几多时?
    情意浓时空自知,浮生悲喜都如梦 。
  • 一位朋友的住家附近开了一家新的面包店,女主人是从中国嫁到台湾的“大陆新娘”,为了劝她尽速退出中共组织以免遭到天谴瘟疫波及,朋友讲给她听了有关中共残杀中国人的历史与漠视人权的种种劣行,以及善恶到头终有报的道理。虽然这名年龄未满30的新嫁娘对于中共的恶行也能清楚认知,但当朋友请她退党之时,她仍面露难色的犹豫着说:“我觉得这样好像是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 勇于尝试也从不轻言放弃的个性,激发她努力学习的意志;面对生命之路难免遇到的风霜和冰雪,琼文乐观的勉励自己:“只要给自已机会,就有希望!”
  • 祷告是基督或天主教徒日常的功课,也被虔诚的信徒视为是,人和神彼此接触的机会。基督或天主教徒相信人是神的器皿,能够因为信神敬神而得到神的恩典,可以将完美的神性注入到这个器皿中,让带着缺陷的人性有走向或升华至神性的机会,而那也意谓着生命境界的向上提升。
  • 小时候常听起长辈们感叹时光的飞逝,特别是每到中国新年,难得相聚的亲友一见面时总是说:“怎么一年不知不觉中又过去了?”当时年纪小,很难体会话语中的感慨与无奈。直到上了小学六年级,在某个背著书包上学的早晨,心中突然有个声音跳出来告诉自己:“珍惜现在啊,若可以,不要再长大了!记住今天这个想法,因为你将会印证到什么是岁月如梭。”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