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羽良:人心往下疼 水往低处流

张羽良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3月28日讯】邻居的老婆婆独自在田间种菜,年迈而佝偻的身形让她的动作显得有些吃力。这些菜她其实一个人也吃不完,但她一心总牵挂着她那已年过半百的儿子,希望能多种一些好吃的蔬菜给他吃。媳妇劝她不要再那么辛苦,她却微笑的对媳妇说:“你可曾看过水往高处流去?”

这样的想法似乎已不是特例!常去登山的步道旁,就竖立着这样一块石碑,碑文上刻着:“回忆当年我养儿,我儿今又养孙儿;我儿饿我由他饿,莫教孙儿饿我儿。”这不禁让我想起了很久以前的一部电影《犹山节考》,虽然时空背景与内涵不同,但却都是阐述著年老者对年轻者的一种无尽的付出。

获得1983坎城影展最佳影片金棕榈奖的《犹山节考》,描写一个荒僻贫瘠的小农村,为了减轻物质负担,村民一旦老了便会被遗弃在山上等死的故事。剧中当轮到男主角根随村力,背着年迈的母亲走到山上放下母亲时,他心中犹觉得不忍,反倒是面临死亡的老母亲,一再催促儿子快点下山,因为天气变冷快要下雪了,她死前的最后念头仍然是牵挂着自己的小孩。

大江东去浪所淘尽,何止是千古英雄人物!看多少为子女伤心忧烦的父母,数十年后,他们的子女也成为另一批为子女伤心烦忧的父母。父母对子女永无止无尽的关爱与操心,成了上一辈对下一辈牺牲奉献的循环,真像那奔流的水一般往下流去。

孝子原是形容孝顺父母的人,现在却另有注解,新的意思是指孝顺儿女的人,这毋宁是一种错误的因果循环,更是一种悲哀的宿命!宛若《犹山节考》的现代版,但若认真探讨这个现象究竟是孰令致之?恐怕我们之中谁也逃脱不了责任。

“人心往下疼 水往低处流”这句话一旦成为人们口中所谓的人之常情,成为一种固定的观念,那人人将处于越活越没有安全感,更看不见幸福希望的一种冷酷世界中,推波逐流之影响下,甚至让下一代逐渐视父母的辛苦养育为一种理所当然,更失去了反哺之心与感恩之情。

“今不如古”世人的道德感如此,架构健全与完美社会的智慧亦如是。像西方基督教经典中有提到:“你们作儿女的,要在主里听从父母,这是理所当然的。要孝顺父母,使你得福,在世长寿,这是第一条带应许的诫命。”(以弗所书6章113节)

东方古中国更不乏这类的思想与智慧,孟子向齐宣王陈述“推恩之道”时举出“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社会理想,这与孔子对大同世界的理解:“故,人不独亲其亲、不独子其子,使老有所终、壮有所用、幼有所长、鳏寡孤独废疾者皆有所养。”有着同样的思绪。

关心与呵护下一代的成长是自然之情,但会老人的光阴绝不会仅作用在今日的老人身上,毕竟人人都有白头之时。如何使关爱子女之情能与关怀父母之心并进,让我们所处的世界,充满一种温馨与感恩的善巡回,让长与幼同样拥有获得幸福的天地与权力,正是我辈中人所应改变的观念与值得努力的方向。@*

转自《看》杂志(http://www.dajiyuan.com)

本文只代表作者的观点和陈述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网路上流传着《芝加哥论坛报》儿童版“你说我说”单元主持人西勒‧库斯特的一个故事。公元1963年,一位叫玛莉‧班尼的女孩写信给《芝加哥论坛报》,信中写道她总觉得很疑惑,为什么她帮妈妈把烤好的甜饼送到餐桌上,得到的只是一句“好孩子”的夸奖,而那个什么都不做,只会调皮捣蛋的弟弟戴维却能得到一个甜饼。
  • 若说“打动人心”是人类文化活动努力的重点,那“正人心”就是人类文化活动的天赋使命。五千年敬天信神的华夏文明一直教化龙的传人善恶有报之道,几乎所有的先贤圣哲,都要为教化人心、移风正俗而努力,其背后深刻用意就是不让世人轻易沉沦于欲望与私利的满足,而败坏了人的道德与良知。
  • 世事变化无常,利益则是导致世事变化如斯的原因。大者如国与国之间因利益的选择而不会有永远的敌人也不会有永远的朋友;小至个体纵横一生总常感叹知音难觅,因为见利忘义与自私自利已成了多数人的习性。
  • 恋恋春风等闲过,对镜白头,红颜几多时?
    情意浓时空自知,浮生悲喜都如梦 。
  • 一位朋友的住家附近开了一家新的面包店,女主人是从中国嫁到台湾的“大陆新娘”,为了劝她尽速退出中共组织以免遭到天谴瘟疫波及,朋友讲给她听了有关中共残杀中国人的历史与漠视人权的种种劣行,以及善恶到头终有报的道理。虽然这名年龄未满30的新嫁娘对于中共的恶行也能清楚认知,但当朋友请她退党之时,她仍面露难色的犹豫着说:“我觉得这样好像是背叛了自己的国家。”
  • 台湾的立委选举即将展开,相信每一个台湾选民对于如此重要的国之名器,一定具有相当热切而深刻的期盼,期望未来的新科立委,能好好珍惜这一张张好不容易积累而来的选票,真正做到“心中有民意、喉舌为众生”,以不辜负千万人的殷切付托。
  • “阮两人相欠债 你欠阮有较多,归去看破来切切,卡实在……”潘越云唱的《纯情青春梦》余音绕梁之际,也牵引思绪飘向现代人的男女情感,那原本该是“溺水三千,只取一瓢饮”的崇高与坚定,不知何时早已沦落成轻率而廉价!它往往乘兴而来亦随性而去,宛若狂风舞落英,一去不留痕!
  • 若说21世纪在人类历史上将有什么大事会永志史册?那共产政权的失败与瓦解一定会占有举足轻重的份量。当全世界共产组织陆续吹起熄灯号,对于全世界现存最大的共产组织中共的命运将如何?相信全世界的人都在看,也都将摒息以待。
  • 接连的暴风雪不断袭击美加地区,成了国际新闻经常报导的题材,但北半球适逢冬日,这样的天气还无法以异常视之。令人印象深刻的反倒是今年夏天,在中国北京所分别降下的2次飘雪,这件事在无国界的网路上盛传一时,在人权记录极为恶劣的中国,在中共治国之下的首都吹起六月雪,不管事情真实性为何?却很自然而然地被人们视为是,神州大地上发生了巨大的冤屈。
  • “中国大陆三十二个超过百万人口的特大城市中有三十个长期缺水,水资源形势不容乐观。”这句话出自中共水利部水资源司司长高而坤之口,并不令人意外,这只是中共以“战天斗地”的思维将中国治得天怒人怨的必然结果之一;而高而坤把水资源危机推给“水资源人均占有量少”与“干旱成灾”的论调,更一点都不让人惊讶,因为这就是中共的真实嘴脸,阶级成分会错、百姓会错,连老天爷也会错、只有中共永远没错。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