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艺海漫游】敦煌艺术大展(二)

嫣华采访报导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4日讯】敦煌石窟的开凿,前后经历了十个朝代,贯穿了千年的历史,古老的敦煌似乎不受时光洪流的影响,石窟中凝结着各个朝代的艺术文化,静静的述说着当年它们的辉煌故事。因为保存了从五胡十六国到元朝之间各朝的文化特色,壁画中除了众多伟大的神佛画像之外,工匠笔下钜细靡遗的记录着当时供养人形像的部分,尤其具有考古价值。

供养人形像──当时的服饰

为什么要供养呢?解说员翁吟雪解释道:供养是为了还愿,还愿可能就会供养石窟,会请工匠来画。例如六十一窟的供养人为曹元忠,他的父亲是曹议金,曹议金娶了回鹘国的公主。图中的这四位都是曹家的女眷,右边第一位是回鹘国的公主。我们可以看到她头上戴着桃型冠,还有发饰上面戴着步摇。为什么叫步摇呢,翁吟雪说走一步摇一下,所以就称它为步摇 。
额头上的装扮叫做花钿,脸上的装扮则称为面靥妆,这是唐朝女人的风格。

河西归义军节度使曹议金为当时敦煌的最高行政长官,曹氏家族在敦煌开凿了数个洞窟,以供养人的形象出现在壁画中的,包括曹家众多女眷及曹议金的孙子曹延德的画像。

翁吟雪说:她们手上拿着的供养的香炉,穿的是石榴红解地的长袍,现在看到的已经变成氧化成黑色,其实它原来是红色的。脚上穿的是软布的翘头鞋,据说因为她的裙子非常的长,所以要把她的裙子勾在翘起来的地方,走路的时候可以不会绊到脚而特别设计的。
曹元忠的妈妈穿的是传统中国人的衣服,宽袖,头上戴着也是一个桃型冠,另一位是她的女儿,也是曹元忠的姊姊,曹议金的女儿,她嫁给于阗国的李顺天。曹延禄及其先祖曹议金历代均为敦煌节度使,回鹘公主是曹议金的夫人,女儿则嫁给于阗国的国王,而后来他的孙子曹延禄又娶了于阗国的公主,可见在当时联姻制度是如何的盛行了。

巴东表示,在敦煌里面,除了前面的佛教艺术,还有壁画艺术,还有建筑艺术、音乐舞蹈以外,还有一个非常重要,就是所谓服饰方面的艺术。
因为我们知道敦煌是一个多元的民族,包括有中亚、西亚的东西交汇的一个民族,几乎都在这个地方发生。因此从他们的服饰中,尤其在供养人身上,我们可以看到当时真正的当时人的穿着。

从庄严肃穆的礼佛仪式中,清晰的看到技艺精湛的工匠,细腻的画下了她们的服饰、纹样,虽然壁画上早已失去鲜艳的色彩,但盛装的贵妇仍然不失华丽的风采。
唐代汇集了多种民族的文化艺术,从壁画中可以看到各种不同的服饰变化,由此亦可一窥丰富多采的大唐风范。

壁画乐舞及乐器

高精度图片

在莫高窟的四百九十二个窟洞里,描绘乐舞的场面至少占有二百窟以上,壁画中呈现着载歌载舞的热闹气氛,其中有关乐器的描绘竟然多达数千件之多。有的吹笛子、有的弹琵琶,有的弹琴、弹古筝,都是非常盛大的一些场面。在画面中还有人在舞乐、跳舞,上面有飞天,云端上还有菩萨,非常祥瑞的象征。古代的音乐舞蹈,它是怎么样呈现的,在敦煌的壁画上或者文献记录上,我们都可以看到很多纪录。
根据推测,工匠可能是以当时的宫廷生活作为蓝本,而描绘出来的乐舞场面,这些累积了千年历史的壁画,早已成为今日研究中国古代音乐史不可或缺的一项重要史料。

壁画的局部特写更能够聚焦的看清楚乐舞的型态,曼妙的舞蹈者及专注弹奏的仕女们仪态万千的表演场面,充满动态的画面中,仿佛轻轻的流泻出乐音来。

乐舞是所有敦煌艺术里面最活泼生动、有声有色的部分,美丽典雅的天女散发着高雅怡人的气息。不论是反映当时的现实生活,还是根据佛经中的记载所描绘,或者是担任绘制的工匠所见、所想,壁画中呈现的乐舞,把敦煌妆点得无比的曼妙华丽。

高精度图片


高精度图片

巴东表示,大家可以看到在画面上颜色非常鲜艳的是绿色,也可以看到画面上的色泽,像菩萨身上的肤色都变成黑的,这个是因为当时用的颜料里面有硫或铅的成分在里头,那么经过时间以后就会发生氧化,它就变黑或变成脸上有些斑的痕迹。经过千百年的岁月,现在所呈现的面貌,是一种岁月苍古的痕迹。

藏经洞

这一次敦煌展的重量级展区是经书及绢画的真迹展,是向法国吉美博物馆商借展出的,然而这些一千多年前的中国艺术真品为何会流落到欧洲去呢? 巴东先生说:在一百多年前,有一个管理敦煌的游方道士叫王圆箓,有一天在清理灰砂流砂的时候,不经意的情况下发现有一墙壁坍陷,后来发现后面好像有洞窟。发现竟然有五万多卷古代所流传的绢画档案,资料文书浮雕像艺术品等。

但是后来敦煌的文物出土以后呢,中国政府当时正在一个内忧外患的处境,所以也没有能力去保护这批文物。后来西方的国家包括英国、法国、美国等等陆陆续续来敦煌盗宝,几乎敦煌的宝贝都流失到国外去。

高精度图片


如今在世界很多博物馆中都可以找到藏经洞的宝物,从此敦煌成为世界顶级艺术文物的故乡而声名大噪。法国的学者伯希和,当年到敦煌盗取了六、七千件。这次从法国的吉美艺术馆借了十几件非常精美的敦煌佛画。从中国出去的艺术品,又重回到华人的地区来做展示,本来是令人兴奋的事,但谈到这点大家也都不约而同叹息不已。

然而在惋惜之余,不免又同时兴起一些疑问,假如那些文物一直留在敦煌,不幸遇上当年毫无忌惮大肆破坏的文化大革命时,这些精美的宝物是否能安然的保持到现在? @*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在密闭没有光线的情况下,我们可以想见当年的工匠们,拿着烛光一笔一画的在每一寸壁面上勾勒出细致繁复的图案,他们要付出多少时间和毅力才能完成这一座宏伟的石窟,凭借的只是一颗对神佛敬仰与奉献的心。
  • 黄老先生的魏碑书法不但独步艺坛,而且远近驰名,除了在国内各大展览常有个展联展外,并先后在美国、法国、瑞士、德国等国举行个展,深获各界好评。其作品广受各地及友邦人士珍藏。
  • 胶彩画源于中国唐朝时期,当时是被用来绘制金碧辉煌的宫廷建筑,承传到日本之后,他们将胶彩画发扬光大,广为画家所喜爱,发展到后来更成为日本的国画。金跟银很明显的有突出的感觉,这也是胶彩画特色中,一种具有别致的装饰作用。
  • 陈冠宇觉得要诠释一首乐曲一定要注意原创者内心所要表达的东西,演奏者必须忠实的呈现出来。即使呈现的方式不同,演奏者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跟自己的不同的创新,但是一定要注重原创者所要的东西。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