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覃小白(下)

杜雨
    人气: 1
【字号】    
   标签: tags:

每年省局系统内有一个财务大检查,覃小白才调去工会不久就被找去谈话。他是在代 理万长开导三天以后的表彰大会上,被代理万长当着全万职工的面亲自宣布调动的。
谈话是在万部大楼的二楼会议室。说是会议室,布置的却像一个高级休闲场所。房子 已经被装修过,周遭一圈高级沙发,灰黄色的沙发靠背上都附有雪白精制的针织品, 房顶中央吊着一个晶莹剔透的高级大吊灯。进门以后,覃小白看见正面沙发上坐着一男一女两个都近四十的人,男人显得干练,目光炯炯,女的看上去也很精明。墙角的 沙发上还坐着一个年青的人,他面前的茶几上放着笔记本和笔,显然是个记录员。三 个人都在审视地看着他。
“你叫覃小白。”女人开口,她有着饱满的女中音,声音像蒋雯丽。覃小白点点头。“在工会管财务?”还是女人问。覃小白又点点头。“好,你坐那儿吧。”她向他指 指旁边的沙发。覃小白走过去,坐进沙发时不意感到像坐进了一个洞里,这使他身体 后仰,不由自主地就靠在了沙发背上。“好暄乎!”他想,重新调整了坐姿。
“你是什么时候到工会管财务的?原来不是小许吗?”男人开口了,声音略带沙哑。
“我是两个月前才接手财务的。许师傅因为生……预产期休息后,我才被调去。”
接着他们又问了问他以前的工作和为什么被调来工会,当听说他是因为见义勇为后, 女的夸赞他好样的,说他们也听说过,没想到是他;随后又问了问他的学历以及管财务怎么样、适应吗?屋子里有一股轻淡的茉莉花香味,覃小白感到有点儿热,解开了 怀。
“你觉得你们工会的财务管理怎么样哪?”女的问。
他觉得她的声音有一种磁力,挺喜欢听她说话,“还行,收取支出的账目都很清楚, 好像没有什么问题吧?”他看看墙角沙发上的年青人,那人与他年龄相彷,在他们谈 话时,他只埋头记录。
女人微笑了一下,“是吗?”
男人在翻面前放着的一个黑色的笔记本,之后抬起头说︰“小覃同志,今年的秋冬运 动会开销比往年大了许多耶。这事你知道为什么吗?”
“不知道。往年的账簿已经封存,我不清楚。我接手后只有今年的收支,弄了将近一个月才理清,所以也并不知道往年大不大。只是就收支和底帐进行了对比,然后汇总 。”
“你知道今年的秋冬运动会是谁采办的吗?”男人转开了话题。
闻听此言,覃小白心中一 。他还记得中午的那顿丰盛奢侈的午餐,有名的国际大饭 店——就是那个城市的标志性建诛——那气派阵势,每人的身后都站着一个靓丽的服 务小姐,服务周到,就差没夹菜往嘴里送了。一开始他还不习惯,可看主席和司机很 坦然。光那顿饭就花了一千八百块钱。这点,他是在接手财务会帐后才知道的。“知 道,是刘主席带我去的,坐万里的以维可车去的。”
“都采办了什么?”
“有运动服、篮球、足球……”那次采办的可真不少,把以维可车装的满满的。他还 是挤在座位上回来的,屁股底下还垫著羽毛球拍盒。凡是诚实的人都有一个好的记忆 力,覃小白每件东西的数量都记得一清二楚。年青的记录员一边记录,一边拿出计算机摁著,待覃小白报完,他向另两人展示了一下数字。“就这些吗?”男人说,“你 好好想想不会错吧。”
覃小白点点头,“应该不错。”
“这就不对了。即使加上物价波动的富裕量,与你们的财务帐还差一万六千多块呀。 你在想想。”
“呃,对了。还买了五副鱼具。”
“鱼具?”
“是,鱼具。”
那两人交换了一下眼色,男人向年青人点点头。
“钓鱼的鱼具?”
覃小白点点头,当时他就感到意外,秋冬运动会怎么买起鱼具了?而且他始终也感到 纳闷︰钓鱼怎么会成为运动项目?可每年的夏季运动会偏偏就有这个项目。覃小白始 终觉得这是不伦不类的。
“每副多少钱?”
“两千六。”
“两千六?”
“两千六。”
覃小白肯定地点点头,他记得那个看起来与刘主席很熟的胖老板推荐鱼具时,他以为 是一件工艺品。那的确是一件特漂亮的东西,鳄鱼皮的皮套,手工精良,几乎浑然一体。里边的鱼具,老板说是玻璃钢和碳素经过特殊加工制成,伸出长短节时,若不是 由于头部弯勾,在暗处几乎看不到竿体本身。他当时一听价格,不由伸了一下舌头,两千六!比老工人的两月工资还多哪。可刘主席一张口就是五副。
“鱼具现在在哪儿?”
“……”
“你不要有什么顾虑,我们保证会替你保密的,大胆说。”
他并不相信他们的保证,只是脑中的细胞在作怪,“刘主席让我给刘副万长和王副主 任各送了一副。别的,我就不知道了。”
两人低头轻声地说了些什么,然后又看看记录的年青人,年青人点点头。女人向覃小 白说︰“好,谢谢你的汇报。”
“不,我不是汇报,我只是回答。”
那两人对看一下笑了,连年青人的脸上也露出了笑模样。“对,对,回答。好,你可 以走了。”
出来以后,覃小白心中不无忧虑,他知道出事了……
三个月以后,代理万长被免职,随后就被调 ,到另外一个万任副万长;工会主席也 被调了工会,到下边的分万车间任职了。上级新派来了一个万长和一个书记。工会 的财会小许上班了,依旧管财会。覃小白在工会又成了杂务。一次迟到后,被新来的 工会主席叫去,通知他回原班组,说他当时就是被临时借调的。
……怪不得他上班的路上会注意到周华健唱的《轮回》,那正是对自己生活的写照, 只不过是自己提前感悟罢了。覃小白听到通知后,暗自 奇地想,“头顶三尺有神明 呵”!
自此以后,万里再也没有人提起他见义勇为的事迹了……

(完)(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4月20日,法轮功迫害真相调查连盟(CIPFG)日本分部在日本长野市举行了300余人的大型集会和游行,声援正在北美和中国大陆进行的人权圣火传递活动,并在当地发起了要求在北京奥运前停止迫害法轮功的百万签名活动。因时值北京奥运火炬传递到达日本长野前夕,活动引发了当地政府和民众的高度关注。多家媒体到现场做了报导。
  • 在任何群众聚集的场所,最近经常发现有人请民众签名支持“人权”;不管晨昏正午、或日晒雨淋,这群“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调查团”的志工,不放弃任何有人群的场合,坚持不懈地做“全球百万连署”征签活动,请民众支持“2008年奥运前,中共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
  • 由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发起的“人权圣火全球传递”自去年8月9日在雅典点燃圣火后,历经欧洲、澳洲各大城市及美国东西海岸多个城市后,于4月19日抵达美东缅因州波特兰市(Portland)。缅因各界人士举办迎接圣火仪式、游行和集会,谴责中共迫害人权,呼吁“反人类罪行”与“奥运”不能同时在中国进行。
  • 由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发起的“人权圣火全球传递”自去年8月9日在雅典点燃圣火后,历经欧洲、澳洲各大城市及美国东西海岸多个城市后,于4月19日抵达美东缅因州波特兰市(Portland)。缅因各界人士举办迎接圣火仪式、游行和集会,谴责中共迫害人权,呼吁“反人类罪行”与“奥运”不能同时在中国进行。
  • “法轮功受迫害真相联合调查团”(CIPFG)发起的“全球百万签名反迫害”活动,在嘉义地区CIPFG成员的推动以及义工群的参与下,目前已在当地获得广泛反响。在阿里山及仁义潭等旅游景点,每天都可看到穿梭在人群中的义工,呼吁游客关注法轮功的人权,各级学校也掀起“百万签名反迫害”的热潮,大家共同的愿望就是—在奥运前,中共必须立即结束对法轮功的迫害。
  • (大纪元记者Cathy4月18日在奥克兰报导)神韵于奥克兰ASB 剧院18 号下午场的演出让新西兰真正明白了什么是完美,观众屏气凝神的神态与发自内心的阵阵掌声都在告知一个信息:这里已为神韵倾倒。当演出结束之时,观众喜悦之情溢于言表,仿佛希望让所有的人都能分享他们获得这一份意外的喜悦。
  • “那个党从中央到地方没有哪一级政权是当地人民一人一票选出来的,政权本身没有合法性。那些官员搞出来的法律也没有经过人民表决通过过,法律本身也没有合法性。可以说现在这个政权法律都是非法的,他们一会儿说防止和平演变,一会儿说防止颜色革命,我赞成结束它的统治,”吴兵说完喝了口酒,这威士忌闻起来有点甜,喝起来并不甜,他并不喜欢喝甜酒。
  • 这些天来,在海外,有些留学生和华人演出荒诞剧。他们集会示威,抗议西方媒体对西藏事件的不实报导。众所周知,在中国,媒体被共产党一手控制,天天都在发布不实报导,可是这些人却安之若素,从不抗议。唯有这次有几家西方媒体发布了不实报导,他们就"忍无可忍",要大声抗议了。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们知道,在西方,有新闻自由,你可以听到各种不同的声音(包括中共官方的声音),兼听则明,你可以比较鉴别。在中国没有新闻自由,连互联网都受严格控制。这次西藏事件发生,当局一方面封锁新闻,阻止西方媒体到现场采访,一方面又批评西方媒体的报导不真实不可信。这分明暴露出当局的做贼心虚和一手遮天,蛮横霸道。那些也口口声声要讲真相的人不去抗议中共的新闻封锁,不去争取新闻自由,却只是在那里抗议西方媒体报导不实。这算哪门子事?
  • (大纪元奥克兰记者站报导)4月17日,神韵纽约艺术团在新西兰奥克兰ASB剧院的第一场演出受到中西方观众的热情赞誉。一位从中国大陆来新西兰探望儿女的大学社会学教授凯文看过演出后,对神韵倍加赞赏;尤其是对女高音歌唱家黄碧茹演唱的《了解真相》感触最深。
  • 五星红旗似海,爱国口号震天的场面很多年没有见过了,3月29日下午在加拿大多伦多市中心 DUNDAS SQ 的场面(如图),让我立即想到了文革中红卫兵小将们在天安门广场接受毛主席检阅时热烈亢奋的情景。人们激动地挥舞著红旗,高呼著“中国万岁”的口号,高唱中国国歌“义勇军进行曲”:“中华民族到了最危险的时候”。老侨、新移民和签证学生们热泪交流。倒是华人社团领导们,冷静局促地在人群中游走忙碌。活动名称是“维护西藏真相,捍卫祖国统一”。他们认为,西方媒体在报导中国政府针对西藏骚乱事件上集体抹黑中国,西方社会集体对中国恶意敌视,西方一些民众愚昧无知。同时,中国政府为了维护国家统一采取武力手段是必要的。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