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炎帝故乡的明星 周游列国以美声铨释人生方向

男高音关贵敏 一再谱写生命传奇

李梦华

关贵敏伉俪

    人气: 8
【字号】    
   标签: tags:

【大纪元4月28日讯】说起关贵敏,凡是卅五岁以上八、九十年代在中国大陆待过的人大都耳熟能详,许多人当年还曾是他的歌迷。原想淡出艺术圈子而移居美国,可是在海外多年,关贵敏发觉喜欢听他唱歌的朋友总是希望他再唱,他想自己还能唱,也就再次把歌带给他们。

近年来,参与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巡回艺文活动,关贵敏演唱《我是谁》一曲时,往往触动观众心灵深处,令人泪流不已。《我是谁》道尽一个生命来到世上寻寻觅觅的迷茫与无助,最后在黑暗中找到光明的方向。此曲由曾经灿烂最后归于平淡,进而找到人生方向的关贵敏唱来,雄浑的歌声诠释得淋漓尽致,令听众有了新生的希望。

美国加州身心研究所所长、医学博士刘杰绅说:“关贵敏的歌声圆润而具有很强的穿透力,很有底气;从丹田之气发出,传到声带,声带的震动带有很强的但很平衡、祥和的能量,然后再从天目、上额或头顶打出去,这就有很大的空间,很大的穿透力,听的人能感受到他的能量。”

他,已走过大半个世纪。

对于很多人而言,他的名字不仅仅是一个符号,而是和他的歌声紧紧连在一起,带着深深的历史烙印,象征着一段历史、一种回忆,和一部令人万千感慨的青春。

然而,当所有人还在他的歌声中重温往昔岁月,他却已从昨日走出来,在潇洒天地行中,谱写新的传奇。

他,叫关贵敏。

他出生于日本投降前一年的夏天,祖籍山西长治。长治即古时的潞州,是“炎黄子孙”中所指的炎帝的故乡,是“精卫填海”里精卫鸟曾经誓言要填平的大海所在处,也是女娲娘娘补天时干活的地方。历史上潞州出过许多著名的人物,而《岳飞传》里的陆文龙、王佐断臂的故事也都发生在这里。

也许是受这种深沉浓厚的历史氛围熏染,关贵敏对许多历史故事如数家珍,并且从小就与传统的民族歌谣结下不解之缘。

北京音乐演出 一鸣惊人

当年在农业专科学校读书的关贵敏,毕业后被分配到工厂搞检验工作,他喜欢随意哼些民间小调,并常被同学、同事们推选在搞文艺活动时出来唱唱“应节的歌”,做梦也没有想过自己日后会成为一个万人瞩目的歌星。

对于唱民族歌曲,他只是有种“打心眼儿”的热爱。

后来悖不住大伙儿的极力“怂恿”和鼓励,他终于决定试一试。经过六年的努力,他敲开了北京中央电影乐团的大门;一九七八年,他被录取了。于是,离开生活了卅多年的山西长治,他来到国人向往的北京城。

从此,关贵敏的生活出现戏剧性的变化。

那要从七九年在北京中山公园“五四青年节”的一次音乐会讲起。那天参加演出的都是当时就已很出名的演员。当报幕员报完关贵敏的大名,只见从台侧走上来一位憨厚朴实的小伙子,一点不像“搞文艺”的。

那时北京观众对他还很陌生,台下情绪反应并不高。

可没想到等关贵敏一开口,他那年轻而富有浪漫气息的男高音一下子把观众都吸引住了。

他当时唱的是《教我如何不想他》、《黄河之恋》,曲罢,他被轰鸣般的掌声要求,一再返回舞台,从此关贵敏的名字传开。之后不久,他的成名作《青春啊,青春》、《浪花里飞出欢乐的歌》、《我们的明天比蜜甜》在全国唱响,关贵敏一下子成了红极一时的人物。

演唱风格独特 亲切自然

专业界的评价是,关贵敏融西洋发声和民族唱法为一体,形成了自己独特的演唱风格;音域宽广,音色甜美明亮,韵味醇厚,既能演唱难度较高的外国歌剧选曲,也能演唱中外民歌。

关贵敏步入歌坛以来,曾演唱及录制歌曲上千首;一九八七年关贵敏被评为全国听众所喜爱的歌唱演员之一;一九八九年参加第十三届世界青年联欢节,获最高艺术成就奖。曾先后为故事影片《甜蜜的事业》和电视片《哈尔滨之夏》等五十多部影视片录唱歌曲。

有人说,关贵敏最让人佩服的就是,他的一切,都来得那么自然。一般男高音的唱法都是“举轻若重”,每一句都充满激情让人振奋,而关却正相反,是“举重若轻”——再高再难的歌到他那儿,就唱得那么亲切轻松,让人听了神清气爽、如沐春风,多少烦恼都随风消逝、无影无踪;让人误以为那些歌很容易唱,而事实上,等到实际演唱时才知道它的难度。

有人这样评价他和郑绪岚合唱的那首《妈妈留给我一首歌》:那“灿烂纯净的嗓音在寂寥黑暗的背景里交织徜徉,如那个时代里唯一可以自由的东西——梦想。很多年后,在深夜的巴士车站上等最后一班巴士的时候,仍会想起这支歌……”

即使后来病得很厉害,整个人面黄肌瘦,说话有气无力,在出去演出都带着药包、药罐子的那段日子里,关贵敏仍然是非常优异的,别人唱不上去的他却能很轻松的唱下来。

一般人唱歌时讲究口形要圆,甚至舌头都要侧卷,使整个口腔呈圆筒状,但关贵敏似乎从来就“不来这一套”。他的口形就像没受过训练的人一样总是扁扁的。越是专业的人就越佩服他,因此当年在唱歌的人里,有这种说法:关贵敏引领男高音新潮流。

摆脱噩梦 走出生命之春

一九八三年,正当他的歌坛生涯发展到高峰,卅九岁的关贵敏在一次体检中突然被一个意外的消息惊呆了:他患上了乙型肝炎兼早期肝硬化!医生们都劝他不要再唱了。可当时关贵敏正走红,他的歌曲正在社会上流传,他觉得不唱太可惜了。

“我去了很多北京有名的大医院检查,都说我要住院休息,很多人也介绍了很多民间秘方、老中医等等,包括末代皇帝傅仪的御医陈先生都帮我看过病,可吃中药看中医都不能解决根本问题。每天的生活就是吃药和躺在床上。”

“后来有人介绍我去练气功,确实管一点用,加上治疗、吃药,八四年开始,我又能演出了。于是,演艺界很多人便都知道我在非常入迷的练气功。”

九六年过年期间,有一个军乐团的朋友说:“我认识一个人,她修得比你好不知多少倍。”关贵敏一听很来劲儿,就这样认识了这个人。这个人介绍他看《转法轮》。他说:“我相信这是一个很高深的功法,就决心要炼。这时,我感觉小腹部位有东西旋转,这样一来,我就开始炼法轮功。”

关贵敏说,不久之后,他的身体就发生了奇迹般的变化,再也没有之前那种疲惫劳累感,睡得好,吃得好,脸上手上曾经出现过的老年斑在不知不觉中消失了。他感到精力前所未有的充沛,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身心健康”。这种改变表面上看似平淡,但对生命的影响是天翻地覆的深远。

随其自然 快乐前所未有

娱乐界、文艺界的人常常因为生活紧张、压力过大,导致身心健康受到严重影响,圈内人士酗酒吸毒等极为普遍。关贵敏说,很早以前他就思索过这个问题。

“其实不管是谁,职务再高,国家元首啦、普通百姓啦,官做得再大,都是苦乐参半。比如说,我做为一个歌唱家,在这个名人的圈子里也有痛苦。就说这舞台轮流转的,你看到老一辈歌唱家,人们对他们的冷落,心里一定是有一种失落感。我在最红的时候,就看到了这一点。”

高精度图片
关贵敏伉俪为美国华盛顿DC追悼法轮功学员遭迫害致死演唱。(摄影:马有志/大纪元)

“再比如说,每年为上新年晚会,演员们都削尖了脑袋往里钻。为保住名气不落,演员与演员之间争啊、斗啊,甚至大打出手,有的人人格都没了。唉!名人也有他们的痛苦。人把这些看得很重!谁压轴、谁的名字放在前都要争,活得多累啊!”

“炼法轮功后,我明白了,如果你命里有,你不争它都有;命里没有,你怎么争它也没有。要随其自然,不可强求。再大的名气又怎么样?你想,很多人连自己爷爷的名字都不知道,更何况他爷爷时代的歌唱家是谁呢?人就记得眼前的这点东西,人在世上也就几十年,在宇宙的时间长河里,也就是一瞬间,任何名和利都不可能带走。”

关贵敏说,看淡了一切,身心健康。按照“真、善、忍”的标准去做一个好人,这种快乐的感觉是前所未有的。

高音辽阔高亢 宇宙共鸣

一九九六年,关贵敏举家移居美国。然而,由于修炼法轮功,他无法回大陆,无法回故乡山西长治,更不用说去开演唱会,和他的千千万万歌迷见面,和他们分享这些年来他在艺术殿堂的所获、他的喜悦与他的所悟、所想、所得。这对于一个唱了一辈子民族歌曲的艺术家而言,无疑是极大的遗憾、损失,甚至是痛苦的。但是,也没有什么后悔的,因为当艺术与生命二者不可兼得的时候,他更看重对生命的选择。

近几年,关贵敏随着新唐人电视台“全球华人新年晚会”和闪耀的文化新秀“神韵艺术团”在世界各地巡回演出。对于数十万亲耳听到关贵敏荡气回肠的歌声、亲眼见到关贵敏容貌年轻依旧的海外华人而言,也更没有什么可遗憾的,因为“他乡遇故知”的人们,毕竟已因这个来自炎帝故乡的海外游子的到来,重温了乡情和往事,更从他的亲身经历,了解到故乡发生著的真实的一切,以致对未来人生道路的深深思索。

歌唱家关贵敏的特有音色不仅优美纯净,还具有极特殊的无法形容的特色,仿佛含有地球上所含的一百零六种元素之外的特殊元素,极富吸引力。在任何时候,他的歌声都能把你带到最刻骨铭心的往日岁月,不管是忧伤的还是快乐的。

他的高音不仅辽阔高亢、韵味回荡,而且突破了那种美声唱法在高音区头腔必须全部打开才能产生完美的共鸣效果,他只要轻轻的,就把高音发挥得完美辉煌灿烂,仿佛整个宇宙都是他的共鸣腔,这才是关贵敏所具有的特色。他以这种特色轻易地驾驭高难度的外国歌曲,这才是国际声乐大师级水准的标志。

──转自《新纪元第39期》
(http://www.dajiyuan.com)

如果您有新闻线索或资料给大纪元,请进入安全投稿爆料平台。
  • (大纪元记者王文旭德国柏林报导)刚刚结束了布拉格之行的美国神韵巡回艺术团,2008年3月13日下午抵达德国柏林,即将开始在德意志首都的四场演出。记者第一时间采访了神韵艺术团副团长、中国著名男高音歌唱家关贵敏。关贵敏向到场的记者简要介绍神韵晚会的节目内容,并特别对记者表示,希望原东德的观众能来观看晚会。
  • “神韵”的独唱节目在形式上只用钢琴伴奏,歌者采用的都是美声唱法或民族唱法,讲究发音方法,曲调上节奏平和、稳重,歌词内容多以思乡、善恶、人生的思考、法轮大法真相等为主题。独唱节目的背景天幕采用简单而大气的与每个歌曲内容相配合的风光图画,同时天幕中有滚动显示中外文的歌词字幕,所以中外人士都能明白歌的内容。“神韵”的几位歌唱家都具有各自独特的风格。来到欧洲巡回的几位歌唱家,男高音关贵敏的声音清亮高亢,女高音白雪的歌声柔美婉转,女高音姜敏的歌正大坚定,女低音杨健生隽永淳厚。
  • (大纪元记者黎丽英国报导) 2月21日是元宵佳节,是一年中第一个月圆之夜,在这大地回春的夜晚,享誉国际的神韵巡回艺术团一行百余人,兴致勃勃地抵达伦敦,虽然经过六个小时的旅途奔波,但是艺术团成员个个精神抖擞,毫无倦意。在当晚的接风宴会后,神韵巡回艺术团的团长著名歌唱家关贵敏先生,舞台监督陈缨小姐及旅英作曲家玄同女士接受了大纪元的采访。
  • (大纪元记者李真、田清心东京报导) 20年前到日本学习、后来在日定居的罗小姐本期待在神韵13日东京演出中见到阔别20多年的校友、著名歌唱家关贵敏,却因为关贵敏正在欧洲巡回演出而失之交臂。虽然见不到关贵敏,但欣赏完神韵表演后,她还是止不住赞叹登台的歌唱家技艺高超,期待神韵明年再来,也期待关贵敏再访日本。
评论